全力救世人 无憾迎师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七·二零”以来,我一直为自己不能摆脱旧势力的干扰而苦恼,更为自己没能圆容好家庭而自责。被邪恶谎言毒害的丈夫仇视大法,见到大法资料就毁。搬到新的城市后,由于自己没能坚持学法,心性没能得到及时的提高,在陌生的环境中,在孤独和茫然中中断大法修炼长达四年之久。

就在我几乎混同于常人的危险时刻,慈悲伟大的师父再次将我从迷失中唤醒。记不清有多少次在梦中师父慈悲的点化,叫我从新修炼;记不清有多少个凌晨师父在我耳边轻声叹息:哎!这么好的东西都不要了吗?蓦然惊醒,屋顶上脸盆大小的绿色法轮在长时间的旋转着,仿佛在召唤着迷途的孩子,同时再一次唤起了我未泯的佛性。一九九六年得法时那幸福而又难忘的时刻又一幕一幕浮现在我的眼前……一天,抹干泪水后,我毅然赶往百里之外的娘家再次请回了给予我第二次生命的《转法轮》

法轮在旋转,师尊在微笑,慈悲的目光似在叮咛:“缘份这根线牵的很牢”(《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我就地炼功,五套功法依然记忆犹新;盘腿打坐时,我竟奇迹般的颠起老高。我心潮翻滚,哽咽自问:恩师在蒙冤、同修遭迫害,你在干什么?是在可耻的苟且偷生!我为自己关键时刻不能维护大法深感无地自容,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抄书,背法,心性迅速得到回升。就在《九评共产党》刚发表的第一时间,我走出家门证实大法。我利用卖冷饮的机会在市场上公开讲真相劝“三退”。为了拉近我和众生的距离,我时常白送饮料,挨摊走,当面劝,强大的正念清除着我所到之处的邪恶因素。师父看到了我的心,把一个个有缘人引到我的面前:来自天津的药品推销员在雪天得法了;年近七旬的江苏老太太来妹妹家做客得法后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来自辽宁的一对夫妇怀抱着刚满七个月的女儿从我面前走过,女婴冲我甜甜的笑个不停,小手牢牢的抓住我不松开,我抱过孩子亲吻着她,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家人得救了。每到这时,感受师父的洪大慈悲,我都情不自禁当场落泪。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我结识了众多的同修,他们为我补全了师父的所有讲法,还有可摞成几尺高的《明慧周刊》。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深深的感到大法拓宽了我的思维,赐予我更多的智慧。也使我和同修形成了整体,跟上了正法程。

去年十月一日,我乘公交车去娘家证实法。临近下车时,公车被勒令停车,因一女乘客丢了手机,把警察叫到现场扬言挨个搜查。车厢内被搅的天昏地暗,邪恶气势疯狂而嚣张。情急之下,我分别给两个地区的同修打电话,求助同修给予加持。这时,师父的法突然打入脑海:“人的思想占了上风,那他就会走向人;神的思想与人的正念占了上风,他就会走向神。”(《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是啊!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怎么能惧怕这些被旧势力利用的邪恶之徒呢?它们根本不配迫害我!正念出,神威显,求师父加持后在乱糟糟的车厢内我机智的发放着《九评共产党》光盘,车上的摄像头对我不起任何作用。就在这时,乘客中一个二十多年没见面的初中同学认出了我。做梦都在寻找的朋友啊!你可知道,是我师父的无量慈悲使你我相见。由于我忙于讲真相劝“三退”,竟然忘了自己身处险境。一个半小时过去了,车启动了。同学接过护身符,到站后高兴的下车而去。望着得救的生命,内心涌动的慈悲使我泪眼模糊。不记得警察是何时离开的,显然所谓的“搜查”又是一次“假相”。我也深切的体会到,是师尊的浩荡佛恩为弟子拂去了沉积已久的污垢,使弟子有能力修去修炼路上许许多多阻碍精進的人心,从而才能顺利通过了这一次次的有惊无险。

看似惊险的一幕过后,我感到周身一片清凉、舒畅,就在此时,我眼前蓦然映出一片广袤无垠的旷野,旷野上散落着一个个足球大小的金灿灿的苹果,一尊金色的巨佛微笑着一抬手迎面向我打过来一句话:我撒下的种子终于成熟了。

中国大陆的同修们:让我们以法为师,做好“三件事”,整体协调精進,加大救度众生的力度,无憾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早日恭迎师尊归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