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边远地区堂堂正正发资料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二零零七年寒假,我不用上班,我想我应该充份利用这个假期,到比较远点的农村发资料,救度那里的有缘人。

在每次出发前,我必须先学法、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一般都选择一些两县交界处、比较偏远而且路又不太好走的村庄,因为晚上发资料的同修去那里不方便。每当我学好法、正念强的时候,发资料就特别顺利。每当我人心出来带有各种人的观念时就不顺利。

有一次,我上午十点出发了,大概在十一点十分到达预定村庄。我以为那个时候大街上人少,正是人们做饭、吃饭的时间。但是邪恶的旧势力抓住我这个人心干扰的很厉害,好象到处都有人。只贴出去、发出去几份资料。想想自己离家这么远(其实不是很远),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我感到很孤单,也很沮丧,心里没有一点正念。

我推着自行车在大街上走着,无意中发现一只小白狗正在跟着我,我平时不喜欢宠物,也就没在意。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我一回头发现它还在默默的跟着我,摇着小尾巴,仰着头看着我,它是那么可爱,好象在期盼着我去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时,我突然想到我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因为有些干扰,就丧失救度众生的信心呢!同时,我又想到师父说过:每个大法弟子身边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这也是对我信师信法和证实法的决心的一次检验。

于是,我来到通往另一个村庄的大道上,四周静静的没有人。我坐在路边发十二点的正念,求师父加持,彻底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决不允许任何邪恶的旧势力干扰我去救度有缘人。人心和各种观念都消失了,心里充满正念:救度众生,我们做的堂堂正正,正大光明。什么时间都是最好的,不分白天和黑夜,师父都会给我们安排好的。

接下来我又走了三个村庄,贴和发资料近二百份,正念一直很强。一点左右,我在一个村子里刚贴出去一份真相,突然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你站住,你是干什么的?”我回头一看,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发着正念迎上去说:“你好,大兄弟,今天遇到我你真有福气。”接着,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很害怕,不停的向四周张望。我说:“你不用怕,我在救你!”最后,我给他起了个化名帮助他退出了恶党,并给他两份不同的真相资料。他非常感激,还说:“竟然还有人不理解你们,把你们发的资料撕掉,太可气了!”当他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时,说:“大姐,你稍等一会儿,我办完事,开车送你回家,你们真了不起!”我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一个村庄离我母亲家不远,但却分属两个县,地处偏僻,路极其不好走,又经过两三片坟地、一个大沟。我感觉象是另一个世界,遥不可及。我几次想去那里发资料,都被各种人心挡住了。那个村庄距离我现在住的地方比较远。有一天下午,我终于下定决心去那里,然后到我母亲家,晚上再和母亲(同修)到附近的村庄发资料。为了晚上带母亲方便,我是骑摩托车去的。走了半个多小时的马路,上了土道,土道越来越不好走,路上的沙子越来越多。

走着走着,摩托车熄火了,怎么也发动不起来。往前看,路很不好走,离那个村庄好象还很远;往后看,路也不好走,但母亲家却清晰可见(心里的感觉)。我推着车硬着头皮往前走,不敢回头。我不知道自己能向前走几步,也许马上就会停下来掉头回家。要是去干别的事,而不是救人的事,我早就给丈夫打电话诉诉苦,让他来接我。但是不能让他知道,他不支持我出来发资料。我也不敢看表,怕时间太晚打消我自己去的念头。

突然我脑子里打出一念:“如果神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呢?会退缩吗?不会的!”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但是我去的念,还不是很强。我就这么一直往前走,路上的沙子很厚,我推着车很艰难,脱掉羽绒服,还是满头大汗。不知什么时候,坐垫也丢了。我回头看见坐垫就在不远处,但为了节省体力我没去捡。心想:“如果它是我的,它不会丢的。”我试着打了几次火都不起车,我决定把车留在半路,否则,它会耽误我的时间,也会消耗我的体力。虽然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但是把车放在路上还是不放心(这是人心)。我把车拖到旁边的玉米地里,用玉米秸子把车盖上,然后我拿着东西轻装上路了。

我边走边发正念,什么都不能干扰我去救度那个村庄的有缘人。这时,我明显的感到脚下生风,整个身体都变轻了,不知不觉就走進了村子。我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走大街穿小巷,非常顺利的把资料都发出去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非常轻松,来到放摩托车的地方,我把车推到路上,拍拍它说:“咱们回家,你要配合!”真是没想到,打一下火就起车了!坐垫还在原地等着我们,当时我心中的那份喜悦和激动无以言表,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妙和神奇!

那个寒假,不算晚上,我大概出去七次,虽然遇到过几次干扰,但都是有惊无险。因为我始终抱着一念:“我是去救人,做的堂堂正正,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有一天下午刚在一家门口放了一份真相资料,一只小狗就跑出来,对我叫了两声。我走出去不远就听见有动静。我回头一看,一位中年妇女正拿着资料向我这边张望着,我迎上去准备向她讲真相,她一愣马上就進去了。

还是一个下午,我刚在一个电线杆上贴一份真相,没想到房顶上有人在干活,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表现的非常邪恶,气势汹汹的问我从哪来的,并说我的行为是违法的。我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场面,但我坚持不为假相所动,心里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义正词严的说:“我从哪来并不重要,而且我的行为并不违法,重要的是我冒着危险来救你们村的人,让你们明白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使你们不再受共产邪党的欺骗,为你们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两个老太太也相继从房子上站起来,听着。就这样,他们在房子上我在下面,僵持了一段时间。最后,这名男子有所缓和,他说:“你走吧,但是你必须把那东西带走,否则村委会找我家的麻烦,我们承受不了!”我说:“既然你不知道珍惜这份资料,那么我也不会把它留在这里,我会把它贴在别处,去发挥它更大的作用!”我小心的揭下资料,然后不慌不忙非常坦然的离开了。拐了个弯,我把它贴在了另一个电线杆上,那时我心中已没有一点怕的感觉,真是“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