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平房同修就整体正法形势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我在平房地区属于一个新来的学员,有些事情可能接触的不是很深入。希望更多平房真修的大法徒们,为了更好的救度平房地区的众生拿出自己宝贵的意见来。利用好大法网络资源,投稿切磋。

一、协调人的问题

长期以来协调人人选的问题成为了平房地区同修的一个死关。听平房同修简述从“七·二零”后很多跟过班或得法比较早的同修,不是因为个人修炼存在问题,就是做大法工作存在人心。都处于不修状态或自修状态。不能做好正法时期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三件事”。早期曾出现过近五十名同修参加法会后无一幸免全部被抓。致使附近村屯同修不信任平房同修,各做各的。再加上后来的协调人也是重复着前任同修的工作心,忙于工作而被抓捕。

表现形式上有的协调人是被认定的,是被认可的。但是两方面同修都没有静下心来,在法理上退一步,让有热心有能力的人来协调。都往前抢,大家想一想师父说:“大法弟子们切记,将来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以任何借口把大法分成部、派、门、宗等类似行为都是乱法。”(《精進要旨》〈定论〉)认可的也好,认定的也好,是不是都是当时正法形势需要,形式在不断的变化。还老在延续哥俩好,哥仨好的状态。是否应该大家一起溶于法中,做到“无脉无穴”呢!到目前为止,又出现一个叫李彦鹏的人。自称自己高度渐悟。由于协调人不在法上,盲目跟随崇拜导致这次两位同修直接被恶警抓捕。两个资料点被破坏,所有同修又产生新的执着,怕这次抓捕牵连到自己,人人自危,放纵邪恶使邪恶为所欲为。

二、配合

在做大法工作中一些具体问题产生分歧,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做事都得符合自己认识法的一面,不能全面认识法,不能从矛盾中退一步把矛盾当作提高的契机,而是当作痛苦。抱着人心不放,人为的形成间隔。致使某一些同修被孤立了,有一部份同修去信基督教,有一部份邪悟了。他们都是我们昔日的同修,我们没有形成整体配合去帮助他们走回大法修炼中来。救度众生,发资料还存在多与少的问题,讲真相也是不能做到位。做与讲永远都是那一部份同修,不能打开局面更广泛的救度众生,整体升华,整体提高。

三、发正念问题

从师父讲法中我们知道发正念是大法弟子运用功能行神事,解体另外空间邪恶终止迫害。在此仅举一例:平房国保大队恶警郝保祥,李明洪,从“七·二零”一直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也有很多大法弟子参与针对他们发正念的项目。我与同修切磋对他们发正念的基点是什么时,同修竟然说不出来,或者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恨。师尊告诉我们所有生命的命都在师尊手里,为什么这两个恶警的官职或身体没出现法理中的现世现报的状态呢?并且又增加了一个恶警史红。我想可能大法弟子们都在执着这件事,那么它就成为了干扰同修的一个因素。我们是佛家的,是修善的,那么发正念首先是祥和慈悲心怀众生的,没有爱和恨,就是要一个生命服从大法的安排,或者同化或者解体,那么大法自然会显现出威力来。我们不是承认邪恶,而是按照师父说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善解一切众生。

四、营救同修

一个月前有两位同修被抓,事隔一个月平房分局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人电话还是不详,被抓事情经过也是不详,营救力度,到了哪一个过程还是很多同修没有参与進来,使迫害有延续发展的趋势。不是邪恶迫害我们了,我们才去营救同修。而是平时是不是应该就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和“彻底解体邪恶”一事,那么邪恶还存在吗?

五、集体学法

“大道无形的修炼其实是一种无形的形式”(《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理解大法的形式是与原来的任何一种信仰都对不上号的,是真正的符合、适应于现代人的修炼方法。那么我们如何在当前理解跟上正法進程呢?只有学法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师父一直在强调学法的重要性,不带着任何执着学法才能真正看到法理,师父的法身才会在法中点化我们具体事我们怎么去做,理解好,集体学法,切磋,讲真相,发正念,这种形式就是大道无形的形的一种体现。

在此我希望平房精進的同修赶快就近组织小型学法小组,静心学法破除一切形式上的间隔,也奉劝那些做证实大法工作的同修放下心来想一想,自己在同修被抓后自己都做了什么?通过这件事提没提高上来?是不是还停留在嘴上不承认迫害?同修有什么漏我们都要营救,看到整体有问题自愿提出自己的好建议。行动上有没有落实到师尊要求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彻底解体邪恶》)我理解你抓了一个大法弟子,是我们资料发少了,真相没讲到位。我们都出去讲改变以往闭塞的环境打出一条通道来。破除一切猜忌,间隔,矛盾,有话当面说。我们要修真呀!抓了一个大法弟子我们站出来十个百个合格的大法徒,你看环境会怎么样?它还会抓捕吗?

同修们不要忘记世间一切是师尊说了算,没有了这方面的心也就没有了在这事中修的因素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