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所谓“回访”的一点反思

与齐市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四日】看到齐市综合栏目中,齐齐哈尔劳教所与市劳教局的邪恶之徒相互勾结,对曾经在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的“回访”的消息,让我回想起一年前的两件事。

一年半前,有两位同修在当地讲真相时被绑架了,二位同修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在本地同修的整体营救下,正念闯出了魔窟。大家進行了一次切磋交流,认为应及时曝光邪恶,不给邪恶立足之地。参加交流的其他同修认为只是要曝光这次发生的迫害,而许多同修在此之前或多或少都不同程度遭受到非法劳教,关押,问讯等,对于自己所遭受到的迫害是否要曝光竟然无动于衷,或怕心左右不敢去触动邪恶,或不愿再回忆那段痛苦的经历,或认为时过境迁、都过去了没有提的必要了。当时有一位同修提议:大家能否从自身做起 ,揭露邪恶的迫害,同修们都在唧唧喳喳谈论着别的,好象没听到这句话,过了一段时间也没见一位同修写出所遭受的迫害,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我知道自己身边有二位同修都曾经被非法劳教过,找到其中的一位,跟她谈了要曝光邪恶对她的非法劳教,她竟然说出自己没有被迫害过,关進监狱不是迫害,自己没遭什么酷刑。我听了这话,非常惊讶,我知道这是那个旧势力说的,那个旧势力怕被曝光解体。我们大部份同修没有经历那邪恶的残酷迫害,但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大环境,失去了一个堂堂正正修炼的环境,这不就是针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迫害吗?怎么能说你没被迫害过?监狱在常人眼中那都是罪犯呆的地方,你進了那里,难道你认为那是应该的?对的?你把自己当成罪犯了,你这不是认为修炼大法有罪了吗?你这不是站到旧势力那边去了吗?

我又去找另一位同修,那位同修糊里糊涂,满嘴说别人不说自己,结果一样。时至今日,也没见这两位同修曝光她们所遭受的迫害,容忍了旧势力的存在,人为的滋养了邪恶的魔。对正法修炼的法理认识不清,没有真正溶入正法中。如果每一位同修,尤其是那些遭受过残酷迫害的同修都能将自己的迫害经历写出来(或请人代写)那些邪恶早就曝光解体了,还能有今天的所谓“回访”吗?它为什么不访那些没遭受迫害的同修?是因为那些同修从来就没承认过它的存在,邪恶都不敢靠近人家,就是你不曝光邪恶,你那个空间场不正,它才敢来。

这件事的出现,也看到齐市当地同修真的是信师信法不够。关于曝光邪恶,师父也发表过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真的是触及自己的根本执著(自我)就不要大法了,还是停留于为私为我的个人修炼状态。你不想一想,曝光当地邪恶会给当地整体证实法的环境带来多大的变化,多么有利于救度众生啊!没有为整体,为当地民众的救度去想,只想保全自己,怕惹事上身,没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我们不能被旧势力牵着走啊,我们得主动的修啊。今天发生回访,大家发正念;昨天发生丑剧上演,大家发正念;明天不知发生什么,为什么就不能让那件事不发生,早早的解体它呢?

修炼的路上不進则退,观察那些处于个人修炼之中的同修,在九九年之后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上,师父讲的法符合自己观念的,他去做,不符合自己的,拼死固守着自己的执著不放。修炼的路上哪有停歇呀!不踏踏实实的修自己,最后积攒太多的执著根本就放不下了,完全变成了只是为了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保留自己想保留的。

每一位同修都应该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听师父的话了,师父的每一步安排你是否听师父的话去做了,真正的实修。

请齐市同修彻底找一找自己的根本执著,问一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而修炼,走出为私为我的个人修炼圈子汇入正法修炼的洪流中来,修成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

在此建议齐市同修拿起笔来揭露邪恶,重视当地的交流,打破间隔,整体配合,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层次所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