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私”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最近,我县一名大法弟子第三次遭受强迫洗脑和非法判刑,前两次共被非法判刑五年,遭受了各种非人的折磨。期满后不久,该同修再度遭到绑架洗脑,然后非法判刑两年。我那麻木、“平静”的内心终于感受到了强烈的内疚与痛苦,更深的是自己那骨子里的“私”的本性。

以往,看到明慧网上报道的各地的迫害案例和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总是带着一种表面的遗憾与无奈,好象离自己很远,爱莫能助,觉的总有人去揭露邪恶,总有人去营救同修,或者认为同修正念强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正念强就能否定旧势力,就能安全,就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甚至潜意识中认为那是一种必然。总之,把否定与解体旧势力更多的推给了同修们,好象自己该做的就是身边的事,离自己近的事,和努力“修”好自己。这是一颗顽固又强大的私心、一个巨大的间隔。

更具体的表现是:学法以自己感觉中的好恶去挑着看,去刻意感受或邪悟;内心隐隐的期盼着师父的新经文;写东西要找师父的话来做辅助说明,以增强“说服力”和“影响力”,求得发表的机会或同修的认可;做“三件事”有意无意的要让同修知道,喜欢听鼓励表扬的话,也喜欢暗示同修来批评自己,表现自己的“宽容、豁达”;修炼状态稍微好一点时就滔滔不绝的在同修面前说自己的感受,不好时就顾左右而言它;梦中梦见什么神奇的现象也要刻意的去表露一番……越修越觉的自己那样轻浮、繁杂和虚伪。

同修在被绑架前,曾给我打过电话,希望我和别的同修帮他发发正念,他正遭受邪恶的干扰。我嘴上答应,形式上也做了,内心还有个想法是希望他自己能闯过来,自己能正视邪恶,解体它们。所以发正念时也没有那么纯正、强大和慈悲,因为私的因素制约了正念的效果,直到同修被强行绑架洗脑,然后是被非法判刑、劳教,我们都不知道。过后大家集体讨论营救的事情,结果还没有个明确的结果,又相互开始去说自己的关呀、难呀,自己又悟到什么啦。私,还是那个强大的私,被旧势力无限的放大,间隔,破坏,而自己却意识不到,把一切都推给旧势力,推给别人,有向内找的意识也是为了自己怎么“提高”。口说大家要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行动上却是一步不前,处于一种假修的状态。每周的集体学法也好象一种形式一样,虽然在不同成度上去掉了一些人心,有了各自的進步和变化,可是根本上的问题没有触及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我们这个团体是散乱的,被动的。即使到现在,我仍然发现自己有带着怨气埋怨同修的思想,但是我还必须指出的是:我们地区的同修不同成度的都有我说到的现象。我想,向内找,修自己的目地是为了更好的同化法,更好的发挥救度众生的作用,而不是自己怎么提高,怎么救人,怎么去成为伟大的生命,是先他后我的,是去掉“自己”的过程中必然达到的。没有私的生命是何等坦荡、洪大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的方向反了,在私的基点上,就不能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不能做到一个纯正的大法弟子应该有的状态。若非师父慈悲,不断给机会,我们又能做到什么呢?又能拥有什么呢?

我们很多时候停留在表面上去修,为保证自己“跟上”正法進程,做着形式上的事情却不实修,没有法的更多内涵,也没有大法弟子应有的慈悲与正念,所以才有了做“三件事”中的区别心,谁好救,谁不好救,喜欢怎么救,不喜欢怎么救,谁能救,谁不能救……助长了人心与魔性,最后连遭难的同修都无法帮助。虽说同修出现的问题有他自身的原因,可是我们这些其他的学员在正法过程中是消极的,被动的。在得知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后,虽然尽快发到明慧网上了,可是潜意识中还是往外推了。把这份责任和愿望推给了别的同修,自身却没有更進一步的实际作为。还是私,随之变异出的怕心啦,顾虑心啦,疑心啦,统统往外冒。

曝光它,更多的是我自身没有修去的私心和旧势力因此利用来破坏的一些现象,更多的推及到同修身上去,目地不是指责,是希望大法弟子整体都能更纯净、强大。今天的一切难都该由旧势力自己去承受。但我们没修好的一面也要清醒认识和面对,祛除它们。

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