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中要注意向内修各自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几年来,我市有一些同修处于严重病业状态时,大多数都有一些同修去关心帮助,但成功的几乎没有;也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被邪恶绑架后,我们集体营救成功者微乎其微。一次次整体配合暂时失败后,有的迷惑,有的麻木,有的消极,更普遍的是归罪于被帮助的同修没提高,认为别人的帮助是次要的,对方的提高是主要的。从结果看来可能是这样,但从过程看来我发现参与的整体没有提高到法对整体的心性要求,如果能向内看,就会发现我们整体配合中存在太多的人心、自我和正念不足。从开始看来我们整体的正信不足,正念不强,因而正行不会端正彻底,又如何得到好的结果呢。很多人都没有理解“整体提高”的法,不相信“整体提高”的法的威力,不相信在整体向内找,真正提高到法要求的不同标准时,被帮助的同修也能提高。

大陆同修为了在一定的修炼境界内自保安全,很多人都局限在自己现在的小圈内,关心同修凝成整体的意识较差些;营救王博是我们整体用心最多的一次,但有的很大片区整体怕心大,连负责人都长期不许大家在本片发真相,更别提制作和普及本地真相了;甚至很多同修,还没能达到过把同修的事视为己任的无私无我的境界,所以不能理解全力营救的同修用法律讲真相的新项目和动钱的问题,不能理解向法官讲真相的心态和方法,又有些同修听说请来六名律师后产生欢喜心,崇拜心,求结果的心,很多事还没做另外空间的难度就已经很大了。表面形势一紧张,很多人不是向内找自己的不正心态赶快归正、找自己配合营救中应讲的本地真相是否到位、应发的正念是否金刚不动,从而提高上来,反而冷冰冰的站在自我的状态上,不负责的扔出几句认识枉加指责全力参与的人,不是默默补充,而是抵消着整体的力量,过程中负责人被干扰的很厉害。就象一盘散沙,虽然聚之成形却间隔太大而无力。

我们都知道自己要做好“三件事”,但师父的外国讲法都是在不同层次上解释《转法轮》,其实法无定法,师父还讲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这种表现既是在以好人的形式圆容大法,也是在用行动有力的证实大法,开创环境;有些同修觉的时间紧不想关心整体,其实我们可以分清主配角色适当分配时间。当我们从周刊或其它信息中看到每个消息时,至少也可以在心里发出一个声援的正念,哪怕只是几秒钟,动真念时,对整体的正念之场也是威力强大的;比如对整体的大项目或营救帮助本片同修,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讲清真相的工作是否应充当主角,当然也不绝对,状态好的在完成自己该做的一切后,还可以帮助其他同修做好。其实只有整体的提高、凝为无漏的整体,才能让邪恶望而生畏,才能更有力的救度方方面面的更多众生。相对师父的要求,我市在这方面还差距很大,很多片还没有主动负责的把营救和帮助同修视为己任,多数人都喜欢发几次正念配合一下,认为简单易行,其实正念的威力是和心性紧密相关的。师父讲过,“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相。”(《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所以大法弟子讲真相是最有力的。揭露邪恶、揭露这场迫害就是有力的消除和抑制它。”(《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可我们很多人为什么在遇到问题时看不到或忘了这些讲法呢。

其实师父叫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自己。如何凝聚成无漏的强大整体,修炼人就应该向内找,而不是向外看。如果向外看,就会承认并放大同修的不足,却不知道这一切假相都是让你找自己动了什么念,那一念背后的执著心是什么,从而去掉它,提高后正念正行。个人认为,凝成整体是一个修炼过程,过程中有整体配合做事的表面形式,但又不等同于常人中的互相帮助,是一个需要去掉自我消除间隔走向整体成熟的过程。每个大法弟子都在做一些救人的事,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中把个人做好“三件事”都归到了个人修炼中,近期一再指出整体配合中的不足;记得师父经常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法理。师父讲出来的是法,我发现,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这条路时,才能又暴露出很多的在高境界中的私心和自我,比如怕影响自己修炼或救人成绩的心,错把人中观念当成理智而不敢全面讲清真相的怕心和私心,负责人出于各种顾虑不敢正念正行带动整体的顾虑心,怕难求易的心,还有听到别人做的较好后不平衡甚至挑刺儿的妒嫉心。有的已经形成自然了,或听到差距被刺激了的虚荣心,轻者往往言语攻击对方,重者隐约排斥对立,还有因怕心或是强烈的自我而不愿配合整体项目的心,此时还会拿师父的讲法找借口说谁悟到的谁做,其实师父在外国讲法中早把做法都讲明了,只是做不做的问题了,……这些心可能使我们暂时形不成整体;在去掉一些心能形成整体之后,还有做事心,求结果的心,用肉眼看形势的着急心,欢喜心,攀比心,依赖心,崇拜心,学人不学法的心,苛责心……这些心还好发现;但过于强调自己对法的认识和做事方法的强烈自我,是许多刚容進整体的人都容易有的表现,会暂时影响整体配合。

其实佛法无边,大法开创了大穹圆容不灭之法理,之无量智慧;还有我发现整体一直过于苛责负责同修的不足,甚至有时会表现的极其不善,其实都是弟子,都是负责人,只是自己尚未负起责任来或是应该反过来对负责人负责而已,当看到师父在讲法中期盼负责人千万要负起责任,千万不要放弃时,我看到了这项工作的难度,看到了整体包括负责人的不足及师父对负责人的期盼和鼓励,同时我找到了某同修甲为什么曾被听到及遇到的几个极其不善的表现所强烈动心的根本执着,那就是对修炼界这片净土的美好追求与向往,同修间的自私排斥不信任和随便扣大帽子等非常不好的表现,曾一度影响了修炼环境在他心中的形象,严重影响了他的情绪和在整体中正念正行中的脚步,那种伤心的打击一度让他的心凉了好多,这对他来说是警察都达不到的破坏力,后来一段时间他只在身边配合较好的极小的圈内做事,虽然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走出了一条小范围营救同修的路,也依然带动着同修,但在整体中却没有尽献师父赐给弟子的所有所能和正悟,没有全面完成自己在整体中应负的责任,并在其中修好自己。

而当他决心去掉根本执着后,马上感觉到邪恶任何表现都不可能再动摇他在整体中正念正行,那个残留的私和怕的根没了,遇到干扰很自然的就容易出正念了,从法中看到的法理又从新变得多起来,也很快理解了师父讲的一念生善恶的一层含义和真实情况,理解了为什么在整体工作中都会遇到各种心性干扰;我体会到了师父一再叫我们整体提高中的良苦用心,那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在更好的完成责任中修上来啊,每个人都不例外啊。直到现在才真的相信,别人再不对的事,你都得找自己,既有前世的因缘被旧势力安排的干扰所致,又有师父叫我们提高上来从而正念正行的因素。在此,也希望所有同修在严重的动心或怕心而正念不强时,最好找一找根本上的执着,而不只找表面。

从另一方面讲,凝为整体的过程中,要转变人中观念,在法上认识法,才能树立强大的正信正念,才能带动整体的正行。当初有很多地方只开一次法会,使大家在法上初步认识到佛法的博大精深与超常,很多同修马上就能放下观念突破怕心走出来了,并开始在法上认识法,深深的体会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在帮助几个自暴自弃的同修中,某同修甲看到了师父讲的“也不要对学员有固定的成见认为其不行,我这个师父可认为行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句法使甲有了正信,知道用什么样的正念来对待同修表现出来的假相,也体会到了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体会到了师父讲的善能化解一切象钢铁一样一切不正的邪恶的道理;在甲营救不报姓名不能去见面的同修中,他牢记师父讲的:“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从而甲保持了坚定的正信,再加上在其它心态上归正自己,最终在早期就走出了一条成功营救的路。过程中还闯过了很多不同状态同修的干扰排斥甚至误解怀疑,发现了自己为什么会被同修伤害的根本执著。

后在甲两次成功营救另一位同修的过程中,因第一次营救成后发现他做的太差了,还不如他家中被甲鼓励的常人,而在他第二次被迫害后甲心生苛责,向外找被迫害同修的不足,结果没能在第一时间内营救成功。师父当时就打到甲脑中一句话:“修炼过程中谁都有过”(《也棒喝》)。后来他很愧悔,当甲去掉向外找的苛责心态后,又正念正行,发现被营救同修也提高了好多,很快就营救成了。几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中,深切体会到了凝成整体的过程是一个实修自己的过程,更深切体会到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说起来简单,那是经过深厚的修炼基础才能够做的到的。”(《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个人感悟,谈出来只为抛砖引玉,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