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恶者必定偿还所犯下的一切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前些天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清清楚楚的。在梦里,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跪在油锅旁嚎啕大哭:“刚刚被锯了身子,现在又要下油锅,我不该迫害法轮功呀,但我们只是执行命令,我们也是受害者啊!”那油锅里的油冒着灼人的热气,警察赤裸着上身,被五花大绑。身上血肉模糊,不停地滴着血。

醒过来后,甚是震惊。当今这些作恶者,有几个人相信善恶有报?有多少人被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诽谤、造谣所毒害?有多少人参与了迫害真、善、忍的修炼者犯下大罪?那么多的人,特别是那些实施迫害的直接执行者──警察,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升官发财的目的,动用了一切迫害手段,一般的殴打、电刑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魔瘾,他们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斑斑在册。

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恶警用扫帚蘸大便糊在法轮功学员的嘴上,强迫犯人抓住女法轮功学员的腿在地上拖磨,直磨的得衣衫破碎、鲜血淋漓,连那些作恶多端的犯人也不忍目睹。

辽宁抚顺的法轮功学员崔健购物时被绑架,在沈阳市铁西区公安分局被恶警用打火机烧手指,用针扎手指甲和脚趾甲,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利用背铐往高处吊,致使手铐勒进肉里,双手肿胀的象馒头,以至于双手长期麻木。

在辽宁、黑龙江等地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狱警发明的抻刑被致残、致死。抻刑,也叫抻床,是邪党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最残忍的酷刑之一。其类似于死人床,但由于撤走了床板,使身体悬空,对身体伤害更严重,更残酷。这种酷刑在吉林省的吉林监狱、吉林省女子监狱使用最多,后来邪党将其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验到处推广。在吉林监狱,“抻床”是将两张单人铁床并上,将学员按在两床中间的角铁上,四肢分别铐(绑)在床的四个角上,拉紧,过一段时间拉紧一次,就是将两张单人床分别向两边拉开,中间床缝用砖挤上,每挤一次砖对人体的伤害极大,此刑极似古代的“五马分尸”,又叫“车裂”。受害者被绑在抻床上,手脚不能随意活动,恶徒将抻床摇、抻、拉、拽,手脖子、脚脖子的肉慢慢的被撕开,手脚已经不过血,骨头节都被抻开了。遭受此酷刑的人,马上就会全身疼痛难忍。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直至筋断骨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致残。

这种令人发指的酷刑同样被吉林省女子监狱用来迫害女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抻床是将人的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然后抽走床板,只让腰部支撑在中间一根半寸粗的铁管上,其余身体部位悬空,再把重物压在腿上,疼痛至极,全身关节象被割开似的,每天二十四小时这样绑着,大小便无人问津,直到所谓的“转化”。被“抻”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抻刑”迫害过的学员之多,程度之严重远不止这些,每一个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抻”过,而且不是一次,是数次,有的遭抻床折磨的次数甚至都数不清。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警对被迫害而绝食的或不能吃饭的学员强行插管灌食,时间一长,导致学员恶心呕吐,甚至被插伤食道、呼吸系统等,使学员致伤甚至致死;对坚定不“转化”学员进行长时间体罚,如罚蹲,罚站,有不少学员由于长期被罚坐小板凳,臀部都坐烂了;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由视房、坐班或增加人倒班监视,到学员坚持不住为止;对坚持炼功的学员,将其两腿双盘捆绑,直至学员痛的坚持不住,被迫答应“转化”才予以松绑;通过加班、加大劳动量、延长收工时间迫害法轮功学员,伙食极差,每天都有定额,完不成的话就被强迫加班……单说恶警使用手铐施行的酷刑,就足以令人头皮发麻:将两手铐在床头上成天成宿站着,不让睡觉;有两手一上一下地铐、平仰铐、蹲着铐、背着铐、举着铐、坐飞机式的铐、吊着铐、铐在暖气片上、胳膊担着铐着把两臂撑着铐在两床间、坐老虎凳等。恶警逼写所谓的“转化书”,不写就立马把学员两手扭着劲地铐起来,把头压在床底下,一会工夫被铐者便腰酸背痛,头胀目眩,两胳膊酸痛动不了,汗流浃背。有的被撑得嗷嗷叫,惨不忍睹。不写“转化书”就一直铐下去。法轮功学员曲素梅的腿被迫害伤残,信淑华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知去向;法轮功学员蒋桂云、孟凡秋、胜连英、周华、王曼丽因不穿囚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被铐着;杨利威被铐晕死过去两次,抢救过来再接着铐;杨利威、王会男、龙淑芬、闫春娇被他们铐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袁书哲被铐了两个多月,腰骨严重负伤。

法轮功学员辛敏铎,是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测量分公司的职工,业务技术骨干,是单位、社会、家人邻里公认的大孝子、大好人。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功真相,在1999年7.20以后七年来,遭到了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直至死亡。死状极其痛苦悲惨,两眼圆睁,家人为其努力合眼都合不上,真是死不瞑目啊!据辛敏铎2004年给辽河油田职工家属的公开信自述:“在盘锦市看守所,我被用手铐大字形固定在地板上,鼻子里插个管一直插到胃里,犯人用针管天天往里面打米汤。这样过了几天后我的胳膊受伤不能动时,恶警叫犯人每天放风时拽我的胳膊,美其名曰:给我活动活动,怕我胳膊被绑残了。实际上是给我上刑。那疼痛无法言表,开始疼得大叫,后来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样整整过了26个日日夜夜。……”

在盘锦市劳动教养院,我曾经被关在笼子里吊了七天,我双手被吊着,那个大队长唐晓彪往我脸上吐唾沫,天天电棍电我。还有一次我被连续吊了三天三夜,最后脚肿得老高,自己的拖鞋都穿不进去;我曾经前身被电棍电得看不到一块好地方;曾经被拿头撞地板;曾经被一群警察拿着警棍轮番打;曾经在操场上被1米8大个的恶警陈长力拳打脚踢,直累得他呼呼直喘;每天上厕所受限制,曾经因上厕所的问题多次挨打;曾经胳膊上被绑着锹把,再绑在床上强行打点滴三个月;曾经每天被强迫坐塑料板凳,有近两个月时间,每天要坐18个小时。曾经被野蛮灌食。

2002年3月5日,因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插播电视真相,中央“610”下令在长春大搜捕,当时共抓了5000多名法轮功学员,看守所每个号至少有50多人,号子里厕所里关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在净月潭的一个山里,有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用大刑的地方,好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因大刑被折磨死。法轮功学员刘海波就在这个魔窟里被扒光衣服跪着,警察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到他的内脏,这个大学毕业生被电死。

绿园区医院大夫刘义,30多岁,也被酷刑折磨死在这里。还有其他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因酷刑被折磨致死在这里。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更是令人触目惊心。“610”人员及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女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生殖器进行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对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所有衣服。大连市一位文静的姑娘常学霞,因为不转化,劳教所管教万雅林强迫犯人把她衣服脱光,一丝不挂,刑事犯几个人开始用手掐乳头,揪阴毛,嘴里不断的说下流的话,后来看她还不转化,就拿用来刷水槽的刷子,往她阴道里捅,下面放一盆水,捅一会看看刷子上有没有血滴在盆里,看没出血又换成大的鞋刷子疯狂捅她的阴道。一个叫王丽君的女法轮功学员,曾经3次在小号里受刑,恶警强迫刑事犯用系上扣的绳子在她的下身阴部来回的使劲拉,使整个阴部都肿起来。在大队长的指使下,刑事犯把拖把杆折断后往她阴道里捅,导致大出血,后整个小腹和阴部都肿起来,像放了一个球一样,裤子提不上,上厕所蹲不下,排不出尿,两个月后还不敢坐,腿也瘸了。另外还有一个未婚女孩也被用了这种酷刑。许多女学员都被扒掉衣服大字型绑在什么都不铺的硬板床上很长时间,受尽了警察、监医和男犯的侮辱。

在江氏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本人修炼法轮功和父母修炼法轮功的孩子们,并未能因为他们幼小的年龄而逃过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在迫害中惨死的孩子,年龄跨度从不满8个月至17、8岁。17岁的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一班女学生陈英。1999年8月16日,去北京上访被押返途中,被警察殴打、恐吓、侮辱,被逼跳车,被送至丰润医院后,政委李某说:“看不能活就拔了氧气!”目的是不让家属看到还有活气,当晚又直接将陈英送到丰润火葬场冷冻。而两天后中央电视台却播放消息说: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陈英,因精神恍惚,多次想自杀,趁家人不备跳车身亡。

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有一个被称作当代“小萝卜头”一岁多的女童叫郭月童,因为她的父母不放弃信仰,她随着母亲在看守所被关押了23个月后又被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多,幼小的心灵和身体在那样残酷的环境中饱受摧残。在昌黎县洗脑班迫害郭月童母女的事揭露出来以后,迫于压力,邪恶之徒将她们母女释放,可是随即将孩子的父亲郭玉亭换进去,当时郭玉亭的两腿已经被迫害的不能行走。

目前,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超过3000人,这些被揭露出来的震惊人类的暴行只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信仰群体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不为人知的罪恶。那些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还在继续。当国外媒体将这些滔天罪恶曝光之后,中共邪党充耳不闻,仍然一意孤行、变本加厉,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照常活摘器官、酷刑致死坚定信仰者,公然挑战人类道德良知的最底线,如此还不能唤醒全世界每个人、特别是那些麻木者最深处的人性吗?

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揭露迫害、制止中共的刽子手们行恶,却遭到更加惨烈的迫害摧残。在实施这些灭绝人性、惨绝人寰、超越法西斯的暴行中,那些警察是否想到自己禽兽不如,有如魔鬼,这仅仅是为了工作、执行命令吗?再说,法西斯的党徒都是执行命令,当历史走过那一页,还正义与公理于人间之时,那些就算仅仅是为了执行命令的刽子手能够得到人们的原谅吗?人间的公理与法律能够为他们的兽行网开一面吗?直到现在,纳粹的党徒还被全世界追查、清算罪行。中共迫害法轮功善良群体的恶人们,将来能逃得过吗?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就算在中共倒台之前死了的恶人,同样逃不过阴间的惩罚,不管你是否相信。人自己犯下的罪恶一定要偿还的,不管是谁,这是从古至今的天理。中共恶党的无神论不过是为自己罪行开脱的自我安慰罢了。

今天,历史即将走过这一页,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号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至今已经八年多,法轮功以真、善、忍的最高信仰洪传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全世界2000多项褒奖和普遍赞誉,充份证明了邪不胜正、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那些死心塌地的恶党追随者、犯罪者,必定随着中共的灭亡偿还他们所犯下的一切大罪!

上天是慈悲的,在不久的将来天灭中共还没有到来之前,已经有很多中共党徒三退觉醒,汇入3000万退党民众的洪流中,一些行恶者良知复苏、放下了屠刀,甚至在将功补过。奉劝那些还执迷不悟的行恶者、特别是那些警察看看《九评共产党》,赶紧悬崖勒马,退出恶党,不要再做中共恶党的帮凶,否则不仅成为恶党的陪葬品,自己还要偿还所犯下的一切罪行,不要到时称自己是受害者、无辜者,悔之晚矣!

我们也呼吁全世界良知未泯的所有人,谴责中共恶党对人性、道德、良知、公理、正义、人权以及人类尊严最无耻的践踏,制止这场人类有史以来对信仰群体最大最残酷的迫害!同时,我们呼吁所有中国人,看清中共恶党的真面目,远离恶党,三退觉醒,为自己、为国家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