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敢不敢按照师父要求做”谈谈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正法進程到了最后,还来谈敢不敢按照师父要求做,似乎是很可笑。有的人会说,大法弟子哪个不是按师父要求做啊。在八年的证实大法中,大街小巷、城镇乡村都布满了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的足迹,为此有的同修被抓、被迫害,甚至失去了生命,难道还不是在按照师父要求做吗?

前些日子,明慧网上同修的一篇文章《摆正基点,从为私为我中走出来》,对我触动很大,使我对正念正行,也就是敢不敢按师父的要求做有了新的认识。下面举两个身边的例子将自己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交流。

玉姐一次在小学校门口发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保安人员缠住,并打电话报告了当地派出所。玉姐想到背包中的九评等真相材料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做的,是救人法宝,不能落到这些人的手里被毁掉。于是她冲着围观的人们高喊“天要灭中共,三退保性命,大家可千万不要错过机会呀!”又迅速的把包中的九评等真相材料抛向在场的人群。后来她无论是在派出所还是在拘留所,没有一点怕心,把自己所到之处,当作讲真相救人的场所,无论面对谁,不管是警察,还是拘留所中的犯人,都把他们看成是与自己有缘的人,是责无旁贷的救度对象,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邪党一切组织才能保命的道理。就是警察“提审”时,她不看对方是笑脸的,还是恶脸的,一律慈悲对待,开口就是揭露恶党对众生犯下的滔天大罪,让对方快快脱离它,选择美好的未来,其它的话题一概不配合。后来她被送劳教,体检时,她的血压高达二百二十,吓的劳教所说什么也不敢收。这样就堂堂正正回家了。这期间,她还为一些警察和犯人做了“三退”。可见虽然同修有漏被抓,但她能坦然面对,无私无我,心里把救度众生当作头等大事,没有怕心,正念十足,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去留由师父安排。

同修小丽,参与了当地某项大法工作,由于某种原因,受到牵连被非法抓捕。这时她首先想到的是,怕人家说自己是在搞政治,怕自己遭到迫害,并在某种成度上配合了邪恶,虽然她极力的回避了所谓的“敏感”问题,来保全自己,结果每次恶警来都打她,打的一次比一次狠,最后这个同修被打的多次吐血,不能進食。恶警将她带到县医院检查时,还不顾她的死活给她戴上了手铐脚镣。此时恰好被当地大法弟子发现,将该同修所受到的迫害及时的在当地(县城)曝光,大法弟子们又为她发正念,恶警才有所收敛。这个过程中她完全是用人的观念去对待,首先想到的是寻求保护自己,结果事与愿违。

据我所知,她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是大法把她从病魔的死亡线上救回来,难道她面对恶警行恶时,真的想不起来自己是大法弟子了吗?就没有想到用正念制止行恶了吗?大法威严的一面就体现不出来了吗?后来与小丽交流时,她说想到了这一点,当时心里也一直不停的发正念,但就是没有什么效果。可见当时她头脑清醒,但心稳不下来,抑制不住怕心,因为那需要平时严格要求自己,长期修炼出来的正念才能做到的。

这方面我自己有过切身的体会。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发真相材料时,不慎被蹲坑的便衣警察抓住。当时我一下子心慌起来,虽然心里想用神通把他们定住,以便走脱,但控制不了心慌。结果可想而知,被抓到了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中告诉弟子:“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念出即刻见效。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想想师父的法,再想想自己是如何做的,一个神使用自己神通除恶的时候,心怎么能胆胆突突的呢?更何况我们是师尊的弟子,正法时期的大法徒,回想起来真是无地自容,更无脸面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后来由于自己注重了这方面修炼,分清了“怕”不是我,并不断的发正念清除怕心,使自己在这方面提高上来了。二零零七年的一次法会被邪恶发现,散会出来时,大门口布满了恶警,当时大多数同修被抓,自己能够做到心不动,便正念走脱,见证了信师信法正念强的威力。

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总是认为修炼道路长着呢,所以不能从一点一滴做起,有时遇到涉及到切身根本利益的时候,明知道不对也去做,不敢按法的要求做,甚至不敢想到法,还一再原谅自己:这次就这样吧,下次做好就行了。不敢提高上来,不敢向前走一步,怕的是什么?不就是怕损失自己的利益吗,这种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怎么能升华上去呢?

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在修炼的路上(无论在家里或其它环境中)所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不是偶然的,不管大事小事,再小的事,你没有把握住心性,表现为常人状态,那对一个修炼的人来讲也是大事,也是失去了一个提高上来的好机会。因为修炼人就是一步步提高上来的,没有这一步步的提高,在关键时刻是无法面对的。同时平时的一思一念也是检验我们修炼人的心性所在位置,真修大法弟子决不会放过的。

问题出现时,当你用人的观念去对待,那你此时就是一个常人,别看你修了多少年,学法多长时间了,而是看你能不能达到法的不同层次标准要求。而你是常人,一切正神都无法帮助你,只好看着旧势力借提高大法弟子为理由,把你“打”出正念来,来操控恶警用所谓破坏性的检验大法来迫害你;当你站在法的基点时,那你就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是一个超越常人的人,是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当然一切邪恶就远离了你。

比如说,在救度众生中,有的人能做到正念正行,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发真相材料,心怀慈悲,是按照师父要求做最神圣的救度众生的大事,任何干扰都是对大法对众生犯罪,做起来潇洒自然,哪有什么怕?根本就没有怕存在的空间。而有的学员则不然,材料总是偷偷摸摸发,不顾材料放置的位置如何,怕碰见人;讲真相时,总是寻找衣着朴素点的,看到穿着好一点的就怕是恶人,怕被对方举报,把众生分成了等级,无意的把一些有缘人推之门外。谈什么正念正行呢?

当然大法弟子在世间证实法,救度被恶党迷惑的众生,都是在常人社会环境中做,不可能没有人心出现,但是出现人心并不可怕,只要及时用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正念归正它,解体那些来自另外空间干扰的邪恶因素,保持住我们的强大正念,万不可以放纵它,不在乎它的反映与表现,更不能允许它在自己空间场中存留,甚至滋养,为旧势力去加强与放大这些本来不应该存在的东西,给自己在今后证实法的路上留下隐患。

我们必须万分珍惜现在的时间,随着正法進程的快速向前推進,救度众生十万火急,已经没有时间去慢慢提高了,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肩负着历史的重任,我们只有无条件的以最快速度同化法(因为我们有多年大法修炼基础),遇事无条件的向内找,才能不负师父及众生的期望,师父已经把无比伟大的荣耀与神圣美好的一切为我们准备好了,法我们天天都在学,我们没有理由不放下在常人中的最后一点执著(尽管表面上好象有很多方面的人心干扰),从而圆容师父所要的。换个角度说,敢不敢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哪怕只是一个方面问题),从根本上来说,是一个信师信法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也是真修假修的问题,是一个能不能跟随师父回家的问题。当然一切来自法中,正念正行靠的是法,我们认真学好法是关键。

回顾在八年的证实法中,在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中,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不可能逃避或走捷径,必须勇敢面对,站在法的基点上认识法,路才能走的正,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尽管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我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但事实上,无论邪恶多么疯狂迫害和镇压,都无法改变大法弟子对师对法的无比坚定信念,不管证实法的路上多么荆棘坎坷,大法弟子能走过来靠的是法,靠的是宇宙大法的威力,而不是常人的勇敢。我们天天学法的目地,是使自己达到不同层次法的标准要求,同化那一层法,去掉一切人心和旧宇宙形成的为私为我的观念,从而保持强大的正念,使自己提高上来,才能更好更有效的救度众生,才能用正念制止恶人行恶。阻止暂时不明真相的人对大法犯罪。当我们的基点摆不正偏离了法,就如同常人一样,而一个常人根本无法面对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邪恶至极的“考验”。

总之,敢不敢按照师父要求做,真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也是每个大法弟子必须面对的。

个人层次所限,如有不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