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和人民,究竟谁养活了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经常遇到许多人,会说这样的话“共产党给我钱,谁给我钱,我就给谁办事”。说这些话的多数是国家公务员,当然还有极少数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末劫时期,人类道德沦丧,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这个人还是知恩图报,还有良心。不过我们首先必须要搞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共产党给你的钱是它自己的,还是骗来的偷来的,抑或是抢来的别人的钱。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首先得弄清楚共产党和政府以及人民之间的关系。

从中央到地方,国家政府机关都是低于党委机关的,从省长、省委书记到市长、市委书记到县长、县委书记直到乡镇以及村长和村支部书记,党的书记都是一把手。而这一把手都是中共自己的人——党员来当的。这就象是木偶戏,政府只是木偶与傀儡,而真正起作用的是后面的因素。也可以说它是附体、寄生,而实际上,它所起的作用也正是这样的。说寄生实际上不太准确,因为它操纵着主体,还是附体这个词形容得透彻。国家政府的收入全部归党所有和支配,所以有些人才说是共产党养活了他,给他的钱,而不是说政府给他的钱。在我们中国老百姓的眼里,政府和中共混为一体,政府就是中共,中共就是政府。然而在世界上其它的非共产国家里,即便是执政党,他们的政党的维持和活动经费的来源都是靠党员的党费以及外界的赞助的,从来没有一个政党敢于把国家的钱据为己有。中共没有自己的企业,却把整个国家的钱据为己有。同样是国家公务员,台湾的不会说是现在执政的民进党给他的钱,因为他们清楚,那是国家政府给他的钱,是他的劳动所得,而不是民进党恩赐给他的。

人们知道国家的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靠税收,地税国税关税个人所得税等等。在美国公民又被称为纳税人,在我们中国没有这个概念。可是分析一下就会发现,其实国家的收入来自于所有的公民。虽然我们也许不是企业主,也许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也许不是农民不用交公粮,但是国家的收入中确实是有我们的一部份。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个问题,大家都知道国家的收入靠税收,而那些大的企业是它的纳税大户,那我们可以想一下,国家的税收是企业缴纳的,但是企业不会自己承受这些损失,它会把这些转嫁给消费者,比如一块香皂,成本1.8元,但是纳税后成本变成了2.0元,这些多余的钱谁来出?当然不是企业和企业主,这些多出来的钱都是我们消费者买单。所有的商品内含的税收都是老百姓的钱,我们买的商品多少,实际上,我们所“缴纳”的“税”就有多少。也许有人对我说的这些话有点不以为然,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税收增加以后,企业主不会维持商品的原价,他也要相应的调高商品价格。所以也许我们没有直接给国家交过钱,实际上国家的税收最终都是来源于我们老百姓。

对于中共的电信、石油等各“国有”企业垄断所造成的高收费、高价格问题,一直为中国老百姓深恶痛绝,其实这么高的收费和价格无非是中共想从中国老百姓身上榨取更多的钱而已。当竞争渐渐开始,国外企业开始进入内地的时候,老百姓才如梦初醒般发觉,原来一直都承受着高收费和高价格,这些并不是如中共所说的成本高所以价格高。

除了税收,中共还有别的收入途径,那就是名目繁多的罚款。这个事相信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而且带有中国特色的——必须完成指标。计划生育有超生罚款、交通有罚款,99年以后又有了一个新的罚款项目——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罚款。

而这些罚款对于被处罚人而言常常是天文数字,就象早先的超生罚款,对于贫穷的农村而言都是动辄上万的。对于计划生育小分队进村,人们形象的称之为“鬼子来了”,他们继承了日本鬼子和文革小将们的特征,对老百姓实施打砸抢。据我的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说,有一次他们下乡,户主得到消息,早就跑了,面对紧锁的房门,有人一脚踹开,然后大家七手八脚的搬东西,对于一个铁锅,可能是他们觉得搬走也不值多少钱,所以有一个人拿起斧子一下把铁锅砸漏了,他的举动引起一片哄笑。曾经有人算过从实行计划生育的1983年到2000年中国超生了一亿人,那这一亿人在这十多年中带给了中共一万亿的罚款收入。

交通罚款,这个大家已经普遍知道,据说现在的罚款最小数值已经达到了200元。据湖北省黄石市一位吴姓交警披露,罚款任务每个交警要达到每年10万元左右,达不到的当然要被扣工资奖金了。有资料显示2006年北京交通罚款达到将近24亿元,虽然北京较其它城市要多,但是从2005年的资料显示武汉市交通罚款已经超过1.7亿元。毛估一下,光是交通罚款每年都有数百亿的收入。如果是正当的交通罚款也说的过去,可是众所周知,这里面实在是黑暗的没法说。交通罚款是有任务指标的,为了这些指标,交警就得昧着良心开罚单,有的警察为了更多的奖金便疯狂的罚款,超额完成任务,这就是交警系统的潜规则。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交警把这句话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想罚你,任你没有违反任何规定,也是要罚到你的。

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罚款,这个相信许多人都会有所耳闻,因为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迫害以前有将近一亿人炼功,遍布全国各地各个行业。即使我们保守的估计,8000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罚款,即使每个人被罚款5000元,那总数就是4000亿元。而被中共非法没收的财产更是难以计算了。当然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罚不止一次,那中共的这种非法所得的数字将是更大。

到了后来,中共又有新的发财手段,那就是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也许中共学乖了,一个法轮功学员罚款,最多也就几万,因为许多的人还很贫穷,你想多罚他也没有,但是如果盗取人体器官去卖,那可是赚大钱的。人体器官有多贵,这个不用我说,大家也都知道,对于中共具体杀害了多少人,盗取了多少器官,现在还不能给出具体的数字,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公布这些数字的时候,肯定让人瞠目结舌的。

除了这些,还有广为诟病的城管。其实中共的许多职能部门,都是绞尽脑汁的在罚款上面下功夫,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公安、检察、法院、工商、税务、消防、文教等等,几乎各个行业都有自己“创收”的办法。这些部门最常见的就是给人民办理各种证件或者推销一些东西,虽然说的好听,只收取工本费,可是老百姓知道它的所谓“工本费”究竟比真正的工本费高多少倍!

这些是收入的来源,而国家政府负责支配这些资金,我们是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同时又养活了党政两套班子。全国公款吃喝开支,1990年为400亿元,1994年突破1000亿元大关,2002年达2000亿,到了2004年,这个数字变成了3700亿元,而2006年更是达到了6700亿元。假如按照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有关部门负责人所说,2004年底公务员的统计数字为640万,当年3700亿的公款吃喝,平均到每个人头上就是近5.8万元,这也是个不小的数字。只要能与公务接待沾上边的,都要由公家买单,公款旅游、私客公待、公款送礼等现象很普遍。公务接待成了个筐,什么费用都可往里装:吃的开成办公用品,用的开成资料费,礼品、旅游费开成会务费,甚至嫖赌费用也开成接待费,实在没有正规发票,那么就用假发票甚至打白条。而且主管领导明知有问题,也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笔一挥,什么违规费用都可报销。由此可见,不是共产党养活了人民,而是人民养活了共产党的这些贪官。即使是国家公务员,你们拿的钱也是人民的钱,而不是共产党的钱,是人民养活了你们,而不是共产党。

对于国家公务员来说,确实是国家给你的钱,是共产党操纵着国家给你的钱,但是那些钱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只不过是共产党把它从人民手中骗过来、偷过来、抢过来,然后给你一些赃款而已,那你是为人民去办事呢,还是为了骗子、小偷和强盗办事呢?

中共党文化中有这么一首歌,歌名叫《唱支山歌给党听》,歌词大家已经耳熟能详,无非是把中共比喻为母亲。然而,当一个人真的这么认为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想过没有,真正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的是他的父母,而不是中共,他这种忘恩负义、认贼作父的思想简直是禽兽不如的。

对于极少部份人,共产党确实给了他更多的钱,超过正常工资很多倍的钱,然而,这些钱不是没有代价的,这些钱是用来收买这些人为它作恶用的,用人民的钱收买走狗反过来欺压人民。上海宝山区年仅42岁的恶警魏志耘,因为积极迫害法轮功,于2007年1月29日遭恶报暴毙而亡。2006年中共在上海开“六国峰会”期间,上海警方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曾获当局奖励一万元。她死后,中共给她家里15万“抚恤金”,然而,这些钱是用来买她的命的。据我所知,中共“610”收买许多人作为它们的眼线和卧底,要他们盯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数目大概几百元吧。看到这里,那些拿着共产党给你的钱的人还能无动于衷吗?是那几个钱重要,还是自己的生命重要,我劝这些人还是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否则后悔的时候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