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还钱包的困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前些天,我在后门外的杂物上无意中看到一个钱包,我还以为是小舅子丢失的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身份证、驾驶执照,还有一张建行卡,没有一分钱。我一下明白了,这一定是小偷把别人钱包偷了,取走了钱扔下的包。我仔细查看有没有电话,好通知失主来取,但没找到。

我告诉家里人,家里人开始赞同把钱包还给失主,后来又担心了,说“万一咬定是你偷了钱包怎么办?这个世道什么人都有。”我说我是大法修炼者,要处处做好人做好事,别人丢了这些证件,要花钱去补办,手续也很麻烦,还给人家多少可以减少他的一些损失。

我和妻子按照身份证上的地址去问,那里的人都不认识失主。妻子又拿了驾驶执照去问附近的司机,一群货物出租车司机看了后,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主张丢了算了,免得惹麻烦,到时说是我们偷的;有的说吃饱了,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让他自己补办证件不就得了;也有主张交给警察,马上别人又说“警察哪里管你这些,那些土匪日嫖夜赌还忙不过来呢?”……最后,我们坚持要把钱包还给失主,一名司机叫我们到交管所去问司机的电话。

我们又骑车到了交管所,一问,星期六没上班,只好回来了。等到星期一,我们又去了交管所。好不容易麻烦交警帮我们查一下失主的电话,得到的答案是失主没留电话。回来后,就想干脆把钱包交给交管所,让他们转交,于是又到交管所。没想到交管所的工作人员说这个不归他们管,让我们交到区交管所去,那里离我们这有五公里。

跑了这么多路,妻子抱怨说:“怎么做件好事就这么难啊!”区交管所要爬很高的坡,没法骑自行车了,只好把自行车骑回家,又坐公交车。终于到了区交管所,说我们捡到驾驶执照,麻烦交警帮我们查下失主的电话,女交警态度恶劣地一口回绝:“不查。”

我解释说只是想把证件还给失主,女交警用异样的眼光瞪着我们,冷冷的让我们把证件交给值班的。我想也许她以为我们查到电话是要失主拿钱来赎取或者敲诈失主。妻子说:“你把这个还给失主,他们就赚不到补办证件的钱了。”

站在交管所的门口,真有点五味俱全。做件好事再三求人都不行。妻子说:“这到底是我们在做好事,还是求别人做好事啊?”没办法,我们只好把钱包交给值班人员。至于他是否交还失主,那就看他还有没有良心了。

值班人员也没有问我们姓名和电话。我对妻子说:“我们不求什么回报,那些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好象我们是小人。他们哪里知道大法弟子的心性呢?”回来后,先前我们询问过的人对我们说:“连个谢都没有,丢东西的也不知道是你做的,还不晓得那个交警还不还给他。要是我,早就丢到垃圾桶里去了。”

在中共治下的社会,全民道德不断下滑,物欲横流,尔虞我诈,人与人之间缺乏诚信和善意,做好事成了一种异类甚至受到伤害。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南京的彭宇主动帮扶摔倒的老太婆,结果反被老太婆一家诬陷是他撞倒的,法院判他赔款四万多元。

大法弟子不贪不占,不整人害人,与人为善,帮助别人,在道德普遍下滑的国人眼里,许多人觉得不可理解。在这样的社会里,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让世人认清中共邪恶本质,远离邪党,“三退”保平安,得以被救度,就更令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难以思量了,其难度、其风险都是巨大的。加拿大联合调查团和其他证人证实了恶党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告诉世人,有人都认为大法弟子在危言耸听。在中共“一切向钱看”和无神论洗脑下的许多中国人,对救度他们的大法弟子昧着良知地举报,使很多大法弟子被判刑、劳教、关进洗脑班、送进精神病院,遭受残酷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而举报的人,却为得到邪党的一点黑钱奖励沾沾自喜。多么巨大的反差,多么悲凉的结局,让我眼在流泪、心在滴血……

我们看到,高智晟律师舍身取义也是同样的悲壮,甚至被人恶意中伤。大法弟子将《九评共产党》发给人们,让人们认清共产邪灵,回归清醒和理智,跳出邪灵的毒害,抹去邪灵在其组织成员身上烙下的兽记,使这些人在天灭中共之时不遭受《圣经启示录》所说的火与硫磺的永远煎熬,真正拥有美好未来,真的是在救人啊!将来的历史会证明大法弟子的伟大壮举,将来的历史会赋予高智晟律师以及和他一样的人们是人类真正的英雄。

我从心底发出呐喊:那些好坏不分、恩将仇报的中国人啊,人如果没有良知道德,就如同行尸走肉啊!被共产邪灵毒害了的生命,站在大海啸即将来临的沙滩上,却对劝告他们离去、避开大难的人恶意相向,历史的悲剧还在重演。

那些还相信中共、跟随中共、默认中共暴行甚至助共为虐之人的良知都被钱收买了吗?都被钱包起来了吗?我捡到的是一个钱包,将它还给,那不只是在归还钱包,而且是在归还许多国人丢失的良知善念。请接受吧,我的同胞、我华夏亿万炎黄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