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面子 走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面对面讲真相,有许多同修早已做的很好。这里相对目前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而言,面对面讲真相是我们面临的一道 “新”的课题,面对陌生人讲真相,首先需要放下的是怕心,再就是面子。经过了九年风风雨雨的魔炼,同修们的怕心已经很少了,有的几乎没有了,同修们发起资料来真犹如天兵天将,神来神往。可是为什么一说到面对面讲真相,好多同修就望而却步了呢?其实我想,同修不是不想讲,也不是不会讲,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因为有一颗爱面子的心障碍着同修走不出来。

是的,人都有自尊,尤其平时很要面子的同修,要想放下面子走向陌生人的确很难,面子就象一座无形的大山横在我们面前,要想跨过去,是得需要很大的勇气。我就是这样的,老早就想去面对面讲真相,可就是没有勇气,老在想,人家听了还行,要不听,自己就很没面子,就是被这颗心障碍了很久。有时还想,不能面对面去讲,我做别的也一样,其实就是不能严格要求自己,不想知难而上。

今年夏天我终于下决心放下面子,我知道已经没有时间再给自己耽搁,我就“逼”着自己走向陌生人,开口讲真相。一开始是很难,那天晚上我坐在马路边上,眼看着一个个行人从面前走过,却怎么也张不开嘴,看看表都过十点了,心想不行,今晚决不能白来,就鼓起勇气走向一对老年夫妻,给人家讲真相,劝人家退团(那老先生入过团),说了半天人家也不退,自己感到很失望。回家后问自己,明天晚上还要不要再去,坚定回答:去!心里一遍遍对自己说,一定要坚持,一次没讲成,是自己没经验,可能方法不对,但决不能放弃。我就想,我能决心走出来,并终于向陌生人开了口,就是我的新起点,第二天晚上就又去了,就感觉开口不那么难了,还劝退了三个。几天后我觉的光晚上不行,时间太少,就上午也出去做,下午在家学法,发正念,这样坚持下来,一周也能劝退几十个,其间我也在渐渐修去我的争斗心、显示心,和这颗执着面子的心等等。

记得那次被人家往外赶时,我强作镇定,强装笑容离去,那一刻只觉的心里好苦好苦,那强装的笑容肯定比哭都难看,我站在路边,定了定神,压住那颗觉的受了“伤害”的心,不让它翻腾,在心里用力“抹去”那女孩尖酸刻薄的声音,回过神来,心想她也许缘份不到,也许她跟我前世有怨,不管怎样,我不能因此而退缩。我调整调整心态,从又念起“师尊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片刻之后,觉的自己又恢复了正念,努力克制自己不再去想刚刚遭遇的“打击”,稳住心,继续往前走去。其实后来想想,那哪里是什么打击?那不正好是让自己去掉面子心,给自己提高的好机会吗?那不正是大好事儿吗?这样的大好事儿哪里去捡呀?经过了一段时间,基本上我也能坦然面对了。

这几天背法,背到第八讲“谁炼功谁得功”,我突然悟到师尊讲的“将来专修弟子在寺院修炼要到常人中去云游”,我们在常人中面对面讲真相所遇到的情况不也象是在常人中云游吗?以前背到这儿,怎么就没悟到呢?(法有无边内涵,我理解的只是其中一层。)

总以为师尊是在指寺院专修的,可现在想想,大法开在常人中,我们大法弟子绝大多数在常人中修炼,在寺院中修的有几个?而且我们这些在家弟子现在大部份已成了专修的,每天除了必要的家务,都在专心致力三件事,表面上虽然没進寺庙,那我们常人中的家不就象是常人社会一座座小小的“寺院”吗?这个小“寺院”中有家人,有的还有同修,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在这个小“寺院”中已经很难再有大的心性摩擦,尤其都是同修的家中。小“寺院”环境很少有实践的机会。同时我也悟到了师尊为什么在《转法轮》第八讲讲“云游”的法,在第九讲最后一节讲“大忍之心”的法,讲韩信“胯下受辱”,深深体会着师尊的循循善诱,度我们的苦心。是啊,没有出去云游,不可能碰到“地痞无赖”,也不会“胯下受辱”,那我们的“大忍之心”现阶段哪里去体现?师尊接下来讲,“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师尊是让我们在今天特殊的修炼方式中,要我们的心性标准最后达到这一步,可是现在我们看看自己,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我们的心性标准比韩信都不如,固守着自己的面子不愿受“伤害”,把自己的面子看的比众生的性命都重要,多大的一颗私心呀,这么大一颗人心不去,要带着上天吗?能上的去吗?

同修啊,正法到了最后的时刻,如果有哪位和我一样执着面子的,就让我们狠狠心把它放下吧,你越是放不下,张不开嘴,无形中被旧势力加强放大,你就越张不开嘴。想想那位早已云游讲真相的同修,曾经是处级干部,尚且能放下面子,那我们的面子应该能更好放一些。师尊有法讲到:“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山再高,水再险,只要我们有决心跨过去的愿望,慈悲的师尊就会帮我们。师尊在“周天”一节中有一句法:“我等于把你拔起来再往前送”。我没有参加过师尊的讲法班,可我觉的我的每一次过关,每一点提高,都是师尊在把我拔起来往前送的,每当魔难来时,自己心里觉得很苦的时候,只要我能及时想起师尊的有关讲法,用法来对照,我都没想着要怎么过关,那个关就已经过去了,师尊的慈悲常常让我泪流满面。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好执着的呢?把我们握在手心里的最后的那点“木头渣”,赶紧丢進大熔炉中去吧,腾出我们的手来好去救度众生。

很惭愧,自己也是刚刚走出来,和那些做的好的同修没法比,写出自己近段的一点感受,与同修交流,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