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思一念的背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长期以来,每当我想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的时候,总是有看不见的,强大的观念在阻碍我,有这样一个观念:“做事会遭迫害”而这个观念的背后是什么呢?今天我有了一点体悟。

本人由于长期以来疏于学法和修心,曾经被迫害过多次,渐渐的产生了很多怕心,后来我无论看到听到什么,都会有一个念头:“那是监视我的邪恶”,如楼上的脚步声,楼下的说话声,看到路人多看我几眼,或在我身边呆的时间长一点,当然这个观念的产生,从表面上,人的一面来讲,是由于邪恶长期监视跟踪造成的,可是我没有想到过要去掉它,而是无奈的被这个观念全盘的操控着,放弃了一次又一次证实法的机会,以至时时刻刻都被怕、被迫害、被自我保护所禁锢和包裹着。

几年来,在梦中自己发现总是在看守所、劳教所里面被关押,而且在梦里还在想:我什么时候又进来了?当时不知道是在梦里,以为真的是在劳教所。那个时候的心态表现是感觉很苦、很想哭、认为没有办法学法和炼功,做自己要做的事情,失去自由,被严格看管很痛苦,想要逃离或者就是在逃离的过程中等等。而每一次做梦后醒来,发现自己还在家里,就感到又一次获得重生,庆幸那只是个梦,并没有真正的找找自己,更发现不了自己梦中的心态有什么不对。只是觉的要反迫害,要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能让这样的“梦”,变成现实。

其实这些梦都是对我的点化,可是我没有找自己的心,没有发现自己早已不是一个修炼人的心态,不是坦坦荡荡以修炼为乐,即使在苦中修炼也是快乐的心,所以才产生了怕,而且越做梦怕心越重。

而今我突然发现,以前认为的“否定迫害”、认为的“邪恶与迫害不应该存在,不应该发生,解体邪恶,”都是站在一个自我的基点上,一个为私的基点上发出来的,都是一种掩盖。用“为救度众生、解体旧势力的安排,不要叫世人被利用来对大法犯罪”,在掩盖我的怕被迫害,怕进劳教所。

就是因为被表面上的思想所掩盖,用为别人着想来掩盖自己的怕心,所以这个“怕”老是去不掉,以至最后发展到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带着这个“怕”,即使什么也不做都会怕。这是一种物质,就压在我的头顶上,使我长期脑子发重、发木、发胀,不能思考问题,严重的时候有类似昏迷的感觉。特别是学法的时候发困,发正念也被杂念严重干扰,不能静心。救人的事更少做,即使做一点,以后那个心里的压力和恐惧心会很大,几乎使我精神崩溃,需要很长时候才恢复。

今天我看到了,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对迫害看的那么重的原因,挖一挖根,在否定迫害的里面掩藏着太多的人的执着,名利情、七情六欲各种欲望的执着,求安逸心,还有想要在大法中有所求,有所得的心。

其实对于修炼人来讲,迫害的原因是业力造成的,那是我生生世世所欠下的债,能够心平气和的还债是一个修炼人区别于常人的最基本的起步。修炼人反过来看问题,“苦”那就是个好事,为什么要怕苦呢?修炼人最基本的就是吃苦,修炼就是来吃苦来了,为什么连最根本的东西都不能想起来,不能坚守呢?

如果真的能够做到,扎扎实实的做到,那才是超越常人的,才能够谈的上救度众生,为众生和世人着想,才能够谈的上否定旧势力和烂鬼的迫害,否则就是个常人,都是为维护自己在常人中的既得利益而找的借口而已。

以前我认为给明慧投稿的都是修炼的好的学员的修炼经验和体会,是带有指导意义的,我修的不好,还是不写的好,通过今天的写稿,我发现,写稿的过程是一个修炼的过程,认清自己的过程,理解法对修炼人要求的过程,同时也是去掉执着的过程。

个人认识,如有不对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