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快去掉依赖心和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正法到今天,很多同修的交流文章都写到了要抓紧时间救人,而我却总象老化的皮筋紧张不起来。在学法时,有时心里也会升起一阵紧迫感,可是过不多久却又退回原样,不知道抓紧,也不珍惜时间,睡觉时间也多。学法不入心,发正念不重视、心不静,讲真相的事情做的也少。时常梦见自己在很肮脏的地方、所到之处暗淡无光。看到有的同修能一人劝退几千人、上万人,而自己却总是慵懒的无所谓,没有慈悲,劝退的人很少,很长时间几乎就没有劝退了。到最近心里对协调人的意见越来越大,几乎要与之决绝。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点化我,给我机会,用同修的嘴提醒我。在同修的提示下,我回头找自己,才知道自己长久以来的依赖心和怕心过重,以至于被邪恶利用放大到对同修生出怨恨心和愤愤不平的心。

自己也曾经做过一些《九评》和真相资料,因为怕心自己几乎都没有发放,都是同修发的,自己还自认为是在参与做讲真相的事情。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协调人不再叫我做《九评》了,真相资料也很少再叫我做。此时我没有反省自己,还认为同修是出于私心,为了他们自己多救几个人圆满他们自己的世界(多么肮脏的念头)。

协调人曾经叫我先从自己的身边做起。我所居住的小区大法弟子很少,邪恶的封锁也比较严,自己曾经遭受邪恶的直接迫害,小区很多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因为害怕,我迟迟不能在小区发真相资料,只是当面给少数人讲过真相,有些也没有讲透,劝退的人很少。有其他同修偶尔到小区发资料,到现在,小区有很多人还只是听说过法轮功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群体,也不知道三退的重要。因为自己的依赖心、怕心以及缺乏慈悲,我不能积极主动的去做讲真相的事情,寄希望于别人,希望别人来带带自己、帮我去掉怕心。我自认为先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发资料,慢慢的可以去掉怕心,再做小区内的。于是有一天对协调人说希望和别人一起到别处发资料,没想到协调人很干脆的一口回绝:“你就免了吧!自己身边都做不好,还到别处去?”(她曾经告诉过我他们是划分区域发真相资料的)。我一下子象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不知道如何是好。协调人的话不得不听啊!其实还是依赖协调人!她不让我到远处发,小区又不敢发,而且他们也很少再叫我做资料。我变的懒洋洋的、无所事事,几个月几乎就没有做什么。

邪恶利用依赖心和怕心在渐渐的间隔我。此时我没有向内找,没有看到是自己的依赖心和怕心该赶快去掉了。心里开始埋怨协调人,认为他们尽让我做自己做不了的,还认为他们划分区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世界圆满。就这样在心里不断埋怨协调人,对她的意见越来越大,认为她叫我做的其它的事情都是麻烦、耗时却不能直接救人的事情。这时却不知道自己的怕心和依赖心已经大的不行了,被邪恶利用放大又生出别的诸如怨恨等等,以至于不想再和协调人配合了,怨气大的很。慈悲的师父还是没有放弃我。此时有同修说,协调人也是修炼中的人,她不叫你到别处发放你就不去了吗?如果真的可以慢慢做好的话,你就去做吧,只要真是为了救人;不要埋怨别人更不要依赖别人,为什么就一定依赖协调人呢?这附近还有没有发真相资料的地方,你就去慢慢的做起来吧。是啊,为什么依赖协调人呢?协调人的安排不满自己的意愿时,为什么就埋怨呢?为什么就不敢在附近发资料呢?

于是在同修的配合下,我自己开始慢慢的去发放资料。第一次仅贴了不干胶,第二次发了几份,第三次我决定多做一些,于是准备了二十多份,那天下着雨,比较凉,出去的时候总象要拉肚子的感觉,过去一直认为自己一凉就会拉肚子,那天就横下心坚决的出去,一边在心里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在放一本资料到人家门上时,看见有一点亮亮的金光闪过,我相信那是师父在鼓励我。等到都发完了回家时,衣服鞋子打湿了大半,却一点没有要拉肚子的感觉。师父一直在看护我。我不再象过去那样怕了。而后来协调人在交流中却丝毫没有限制我到别处发资料的意思。自己的依赖心和怕心导致自己荒废很多的时间。

现在我明白了,自己的任何一个执着心都会被邪恶利用并放大,以达到阻碍我们做好三件事情的目地。就在我准备写这个心得时又因为别的事情而埋怨同修,还是因为自己的依赖心,总希望别人帮助自己去掉一些难关,而那些恰恰是自己该悟的东西、该过的关。并且依赖的本身也就是在给自己增加关和难啊。

写出这些是希望那些与我类似的同修,不要总依赖别人。快去掉怕心,赶快自己行动起来去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