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自从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以来,我也去过许多村屯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在同修的一再鼓励下,我想把我零五年腊月的后半月的经历写出来,旨在相互交流,彼此促進。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我以前是一个忠实的基督教徒,信基督三十来年。法轮大法在大陆洪传的时期,我家人有炼的,也一直动员我、说服我。可我一直没有动心。直到我去听去看李洪志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才如梦初醒,激动不已。我充份的认识到,法轮大法才是大道大法、天法、真法,这才是我所要的,也就此走上了一条大法修炼之路。这一年是一九九五年。

由于我自幼一天学没上、一天书没念。此时,我也心生一念:难、困难再大,我也要学、学好。以后,在师父的加持、不断的点化,《转法轮》这本书绝大部份字我都能认识,读出来了,但还有些字我不认识,我就大路边等着去问过路的行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转法轮》我终于能全部的读下来了,不仅如此,师父在各地讲法、《精進要旨》、《洪吟》我全能看了、全能看懂了。

从一九九五年得法直到现在,我已在大法中修炼整整十三个年头了,也算是一个老弟子了。我们伟大的慈悲的师父早在二零零一年《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和二零零二年的《北美巡回讲法》中,也都反复强调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努力做好三件事,要不断的修好自己,并告诉我们的提高、我们的圆满救度众生,我们的一切也都尽在其中。

大约是零五年腊月十五,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我们本市的大法弟子甲同修家住(甲同修被迫害非法劳教未回),也算是给看家吧。上午我去市场上了一百双袜子(一元钱一双),回来后也准备了近一百份大法真相材料、一百张真相卡片,顺便也买了几个馒头以备不时之需,一共装了三个包。

一切准备妥当,当天下午我去了李花村。一進村首先碰到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我就问:你要不要袜子?来者回答:不要!我说:我给你点好东西!马上从包里拿出一份大法真相资料,他高兴的接受了,并说了声谢谢!这里在路边也有两个捡破烂的(文明一点叫拾荒人员),我主动上前搭话“你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了吗?”他俩回答“知道”。接着我说:作为一个人,不管穷富,健康、平安才是最重要的,咱们老百姓不就是图个健康平安吗?他们俩听到之后,并主动告诉我他们都是党员。我说:为了你们两个幸福的现在和美好的未来,把党员退了吧!他们二人齐声说:那就退了吧!(给了他们二人每人一份真相资料)。

总之,碰到什么样的人都有。有要的,说声谢谢的;有不要的,说三道四的;有一对年轻的,好象是俩口子,我给那个男的,他也接过去了,那个女的说:“要这个干什么?”抢过去,就给撕掉了。什么样的人都有。

接着我又一家一家的去送,大约送了四、五份吧,天色已晚,最后这一家是老俩口子,因时间充足,我们唠的话也就自然多了,老俩口因此也都明白了真相。当晚我就住在这家。临走时给了他们两双袜子,他们两个不要,我说就当是留个纪念吧!

第二天,我又接着做我该做的事,照样不误的一家不落的去送。经过大队部,大队正在开会,我也進去了。大队干部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卖袜子的。”他说“我们不买,你走吧!”我又送真相资料,送完前街,走趟后街,我大约送出去十七、八份。在这期间,有一个人去打电话,也就是上午九点多钟,我听到路口有警车的声,我的心“咯噔”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这警车是奔我来的吧?

我正想着吧,警车就到了,下来四、五个警察,也不由分说,就把我弄到车上去了,送到永安乡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察问:你到这里干什么来了?我回答:卖袜子!于是这几个警察对我拳脚相加,这时我倒平静了下来,冷静地思考了一下,与此同时,我也向他讲出了善恶有报的道理。

这时,我就开始背师父纽约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法,师父说:“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与此同时,我也开始反思我自己,我为什么要怕?邪恶怕我们才对呀!师父的讲法、《洪吟》也都一股脑的从我的大脑中反映出来。《洪吟二》中的《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我也正因为一时产生了怕心,才招来了警察,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大法资料,还有没有卖完的袜子都被扣下了,造成了不应该出现的损失,还剩下六、七十份大法资料能救多少人哪!幸好一百份真相卡片没有被翻去!(因为被装在后缝上的衣服后背的兜里)

当日下午,我又被送往市南岗拘留所。管教开始对我说:“你把你的情况详细的写一下”,我说我没念过书,不会写。接着就开始询问,准备做询问笔录。问:那些材料从哪弄来的?答:捡来的,我看挺好的,说的挺对,我就留下了。问:你住哪?答:山东。问:姓什么?答:姓王,他们都叫我老王。

警察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有的管教说:让她回去吧!于是,我被送号里。犯人看到我就问:“你怎样進来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干的是最好的事、最大的事、最神圣的事,所以我没事!”

此时的我也相当冷静、理智,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也都象过电影一样反复的过了一遍。我也在不止一次的反问我自己:1、为什么要向世人讲真相?就是为了证实法、让世人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从而善待大法,揭露邪恶的迫害,真正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从而退出其邪党的组织,因此被救度。2、我为什么要面对面的发真相资料?大法真相资料是用来救人的,太珍贵了。3、同修做的真相材料也确实不易,由于资金紧张,同修们节衣缩食,用节省下来的钱做真相资料。面对面送真相,可使有缘人得到一步到位,避免重复和损失。比如你不要,我即可收回,再送给别人,从另一个角度也有利于向世人讲真相。

当我看到号里的犯人也顿生一念: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身上肩负着大法赋予我的伟大使命,我也是大法的一粒子,世人还等着我救呢!师父说:“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谢谢众生的问候》),我得出去。

就这样,我经历了前后不到三天,腊月十九,我就回家了。后来我也听说,打我打的最厉害的那个警察,头疼了一个半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