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常人到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我从小大病没有,小病不断,打针吃药就象吃饭一样平常,长大后为了学业拼命,为了名利奋斗,搞的身体一团糟。唯一未磨灭的就是那颗向佛的心,还去皈依。记的有一次在庙里烧香,人家都在许愿,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许什么愿,就许了个“如果有一天我也修成佛,我也普度众生”,在人世的争争斗斗中妄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成佛,如何修,什么是法,根本就不知道,甚至以为天天看佛经就能修成。

机缘终于成熟了,五年前,我有幸得到了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知道这是宇宙大法可以指导我修佛。虽然刚开始对法认识不深,但任何困难都挡不住我修炼的决心。

一、突破家庭的压力

当时来自家庭的压力很大,丈夫从小被共产邪灵洗脑,中毒太深,反对我修大法,我平时工作忙,还要做家务带孩子,从早忙到晚,他还总是横眉冷对,经常借题发挥或无中生有的找茬吵架。开始时,也会狠狠的顶他几句,顶过之后,就觉的错了,我是修“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他是个常人,我怎么和他一般见识了呢?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了吗:“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转法轮》)后来他再吵,我就不出声,不和他吵,虽然刚开始心里很委曲,但知道那都是我以前欠下的,他是在帮我消业。他看我不出声,吵两句也就不吵了,我按修炼人的标准,不和他一般见识,那段时间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心理状态下强忍着。

在修炼中,在从人走向神的路上,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丈夫虽然也承认我身体是好了,但因为怕共产邪灵的迫害,不听不看,也不接受任何真相资料,还说大法的坏话,后来我问他:我按大法的要求做好人,你说说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只要你能说出来我有错,我改。他想半天也说不出来。后来,他干脆整天把离婚挂在嘴上,还不让我开口说什么,我没办法,只好给他写了一封信(可惜当时在信中没向他继续讲真相),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离婚财产的分配:孩子是共同的,只是和我生活,由我抚养,但他可以随时来看孩子,家里的债务(当时还欠有近十万元的装修款)归我,其它一切财产都归他,我走,等等。在常人看来,他也许看了这封信感动了,也许觉的自己太过份了,但我感觉到是操控他的不正因素解体了,从那以后再不提离婚的事,而且对我也不再那样干扰了,也不会无中生有的乱发脾气了,我知道这一关过了。当把那颗心放下时,什么都好象没发生一样,真是“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洪吟》〈因果〉)。

为了给自己多点学法、炼功时间,我就在晚上等家人睡后学法,早上天没亮,家人还没起床时,爬起来炼功。有一次炼第二套功法,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静止了,比水晶都透明,清澈无比,非常美妙;还有一次打坐中,感觉自己突然动不了,看似坐在一个细腻无比的雪白的瓷碗中等等。

经过不断的努力,我现在可以在家里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他也自当看不见,有时看我看书灯光暗,他还会悄悄给我把灯开亮。

二、对比修炼前的我和修炼后的我

以前自认为自己是个很正义、很善良、大公无私的人,自从修大法后,再一比较,真是天地之别。看看自己以前的心态,在常人生活中不吃亏,时不时贪点小便宜,如:加班时,给自己多写一个小时,因为别人多写两三个小时呢,还认为自己比别人强;买东西时,人家多找了钱,赶紧离开,心想是他自己找的又不是我偷的;上车先抢个好位置,还认为这有什么,人人都这样,很公平,先到先得嘛;以办公事的名义去办自己的事,心想别人比我更甚;谁要惹着我了,据理力争,斗的过就斗,斗不过时心里还气的不行,到处和别人诉苦等等。现在回想起这些还真有点后怕,在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中,随波逐流的我还认为自己比别人强。

再看看修法轮大法后不知不觉中改变了的我:有什么活都会抢着干,没领导(部门领导)的架子,职员没做好的,我自己做,也不计较什么,做事先考虑别人;不是自己该得的一分都不要,好多次买东西时人家多找了钱,我发现后都送回去,有一次卖鱼的多找了钱,但她马上又想起来了,边拿回边说:“别人不好说,但就算多找给你了,你也会送回的,对你,我放心”。还有一次买了肉,我边走边数着找回的零钱,发现多找了八元,我马上送回,卖肉的人再三感谢;有熟悉我的看我没带够钱时,经常主动要给我赊帐,我都婉言拒绝了,笑笑说:谢谢,下次带够钱再来买。有一次为朋友的事出差,他有急事需要解决而求我帮忙,我去了,办完事走时,他很感谢,给我来回机票的两千多元钱,我没有要(因为朋友生意上亏了很多,而且遇到了很麻烦的事情,他已经很难过了,我不忍心再要他的钱)。如果在以前,为别人办事,就算不给报酬,也理所当然要为我报销路费了,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要为别人着想,要考虑别人能否承受的了,要象书上说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转法轮》),我想不能再为他雪上加霜,况且我有能力支付机票款。我也经常向他讲大法的美好,他也很认同大法。

我不再象以前那样生活在争争斗斗之中,就算别人真有什么事误会了我,善意的说明问题,对方接不接受无所谓,不会再象以前那样,非得争个高低,心里还气的不行。现在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是令我生气时,我马上就能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和常人一般见识呢,神遇到这种事会怎么样呢?这样一想,再令人生气的事,好象也淡了。

是师父、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使我真正的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使我走上了生命真正回归的路,在我学法背法中常常被超常的法理折服的五体投地,常常被师父的慈悲感动的泪流满面。纵有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对恩师的感激,在这里仅用一句最简单的话说声:“谢谢您,师父!”

三、讲真相,救度众生

在这方面我做的不是很好,当然什么都不是借口。除了两个知心朋友外,没人知道我修大法,讲真相时也都是以第三者角度讲。记的刚开始发资料时,拿上几张光盘转了两小时也没发完,总好象到处都有人盯着我,弄的自己身心疲惫。后来同修说:这种状态不对,我们是做着讲清真相、破除谎言、救度众生的事,是最正的事,该是那些不正的因素害怕才对。

后来,一次比一次做的好,再后来我给自己规定,只要没什么特殊情况,每天发几张光盘,这样积少成多。记的有一次,去一栋不大的居民楼发,那栋楼以前没发过,且只有一条路能進去,对面是个死胡同。那天晚上很黑很静,我刚拐進那条路,发现前面有一家三口,他们听到后面有脚步声都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这一带邻居几乎相互都认识,我放慢了脚步,想离他们远一点,这时后面又来人了,我只好往前走,对面三个人進了楼道,楼下铁门“嘭”的一声关上,自动锁上了,而且他们走到楼梯转弯时又伸出头看了我两眼,可能觉的我面生,看我是不是到他们那栋楼,干啥的。这时我也走到了楼下,为了不引起后面人注意,什么也没想伸手就去拉锁着的铁门,铁门竟然开了,心里明白是师尊在帮我,我進去后,想轻轻的掩上门,不让它锁上一会儿好出来,没想到门还是自动锁上了,我進了楼道,把资料发了,出来时,胡乱一扭一按门就开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泪水已在眼中打转,深深感受到师尊在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做的正,师父和正神都在帮我们。

记的有一次和两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讲三退大潮。她们非常吃惊,说是第一次听到真相,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呀!中共太可怕了,以前一直相信电视的造谣等等。她们着急的问我她们怎样就能三退呢?那天我走在哪,她俩就跟在哪,缠着要我讲多点,再讲多点,因为我是和同事一起去办事的,没办法有更進一步向她们洪法(当时看她们的表现,好象很急切的要了解更多),只是讲明了真相,答应帮她们三退,以后有机会告诉她们更多,就依依不舍的分别了。如果有缘,相信她们一定会有机会得法的。

大家都知道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时间不会再有多久了,让我们任何时候都不懈怠的做好我们该做的,不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遗憾。

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