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师恩天高 赞大法神奇(图)

我的小车与火车相撞纪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年底,在波兰第一次获知法轮大法的,四年来,我见证过很多神奇事,今天我特别讲讲我遇到过的一件离奇车祸。

高精度图片


这些照片是我的朋友在现场用手机拍照的。当时因相撞太猛,起用救火车上的卷扬机,用钢缆才将小车与火车分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星期二,我开小车从波兰首都华沙出发,前往一百五十公里之外的波兰中部城市罗兹去参加那里的法轮功集体炼功活动。周二是我的换休日,每周二,我都会去那里参加集体炼功。平时周二,我都是中午出发,但这次,刚好有位罗兹的商人要与我谈谈陶瓷生意,所以我决定提前出发。我在汽车后备箱里装了满满的一箱陶瓷样品,连小车后排座都放满了。早晨八点钟左右即上路了。

华沙市区的早晨,正是人们上班的高峰时段,大路塞车很厉害,为了节省时间,我拐上了一条小路。说是小路,可路上的车一点都不少,只是红绿灯不多,不塞车而已。很快,我来到一火车道口,这个道口没有栏杆,至今,在记忆中也没有看到任何信号灯显示。我看见前面的小车慢慢的开了过去,我也放慢车速,小心翼翼过铁道。

突然,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周围一下变得很静,双向行驶的一辆又一辆的车都不见了,怎么回事呢?车怎么都不见了呢?我左看右看极力想找如水的车流都哪里去了,可是什么都没看到。正在我奇怪之时,一个庞然大物就象从天上掉下来一样,一下出现在我小车左前方,并且紧贴我的小车在行驶,我实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使劲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一看,没错,这个庞然大物在向前行驶,而我的小车在向后倒退,我们紧紧贴在一起,这是个什么东西呀?我歪头向上看,看不出是什么,再看,实在是贴的太近,这个东西又太高,我的脖子都拧酸了也没看出这是个什么,我收回眼光,休息一下脖子。这时透过小车的前挡风玻璃我看见了两条铁轨,我一下愣住了,这不是火车道吗?我怎么把车开到火车道上来了?难道和火车撞上了吗?这绝不可能!

很快,我们双方都停下来,左门是打不开了,我从右边车门下车一看,顿时惊呆了。这个庞然大物真是火车,三节车厢,红颜色的还带着蓝边。

我站在那里是真糊涂了,我开车技术再不好,不至于分不清汽车道和火车道吧,我怎么自己把车开進了火车道呢?而且开進来三、四十米远自己竟然不知道,这事怎么捉摸都想不明白。最初,我就认为是自己把车开進了火车道,所以和火车贴到一起了,那么,我到底是怎么把车开進来的呢?我站在那里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顿然猛醒,这哪里是自己开车开進了火车道,根本就是撞车了,我是被撞進来这么远的,是师父救了我,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我刚刚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是师父把我拽了出来。而我却象常人一样,“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因为这用常人的理,是根本解释不通的,一个火车把一个小车正面撞出去三、四十米,这力量有多大啊,我竟然就没有一点感觉,不仅没感觉,而且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不仅毫发无伤,而且连惊吓都没有。佛法威力在这一瞬间,就是这样静静地展现出来。我想起了《论语》开篇的第一句话:“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师父如此苦心呵护弟子,师父啊,我这不精進的弟子,让您这样替我操心,偿还命债啊!

想到还债,我又惊呆了,三节车厢,至少有上百人,这是什么债啊,要一起来取命,我曾经做过什么,竟造下如此之大的业力?猛然间,几个月前,多次做过的一个梦境显现在我的脑中,那个极其清晰的、难以相信的梦,竟然是真的,今天发生的一切,显然都不是偶然的,

梦境中,我匆匆走進一个大厅,这个大厅象现在的电影院一样,一排一排的座椅由低向高排列着,座椅上坐满了人,我显然迟到了,刚刚進入大厅,就看见椅子上的人都站了起来,向外涌出,我一看结束了,也没敢问什么,就随着人群一起出来,出来的人都急速奔向停在地面上的一排一排战斗机,而且立即起飞,我也飞在空中,并很快到达目标上空,我清楚的看到炸弹在地面爆炸的火光,火球,一排一排,密集度很大,却没有声音。当时,我心里大吃一惊,这种炸法,不是连老百姓都炸了吗,说不定还有孩子哪。一瞬间,我又坐在一位长官面前,正在谈我的想法和忧虑,大概是说我可以去炸某个目标,但不能这样大面积的普遍轰炸,这会死很多贫民百姓。谁知这位长官面无表情的听完后,拿出一张纸,向我展示,说“这是你和我们签的合同,你没有选择“。看到这个合同,我当时无话可说,只好默默离开了。随后,我就醒了。后来我把这个梦讲给朋友听,感叹不知我的哪一世曾经是飞行员,不知是从哪里起飞,又轰炸了哪里,不知造下了多大的业力……

今天看来,答案是明显的,一个人不论转生多少次,业力不会因此而减少一分一毫,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今天我有幸走進法轮大法修炼队伍,得到了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大法,师父替我承担了业力。我的眼泪禁不住哗哗的流下来。师父在《转法轮》中还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我承受了什么呢?我回到汽车中坐下,在汽车镜子中看到,在我前额正中,有一粒小小的血珠,是左侧汽车玻璃被撞碎后,一个非常非常小的玻璃晶体,扎在额前,这粒小小的血珠就算我承受了,就把我历史上造下的这个大业力都偿还了。我感师恩天高,感佛恩浩荡,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法轮大法好!”

救护人员到现场时,我告诉他们:
“我什么事也没有……”,一句话未说完,一个坚硬的脖套迅速扣在我的脖子上。
“我什么事都没有……”,车座后倾,我从坐姿变成躺倒,显然没人相信我说的话。
“我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我们要把你抬出小车。”
“不用抬,我可以自己走。”
正在拆车椅的手都停了下来,我的头上方探出一个人头。
“你怎么知道你可以自己走?”,
“我已经走出车外一次了”,他瞪着眼睛满脸不相信。
“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问问站台上的人,请相信我……”
“不可能,这前门都打不开,你怎么能走出来?”他们一定认为我在说胡话。
“刚才前门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能打开前门”,我很清醒的再解释,车座又被前倾,我坐了起来。车门真的和刚才不一样了,勉强开了一个缝,我挤了出来。我看见站台上停着一辆救护车。我说我可以自己走,但再也没人听我解释,我知道看见这个现场的人,不会相信我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

当我来到医院以后也是这样,医生拿着拍的X光片子左看右看,就是不相信一点问题都没有,反复再拍,大大小小拍了好几张,医生终于确认没有搞错,最后才同意让我走,但又不放心的一再叮嘱我,身体稍有不适,立即回来检查,任何时间都不要耽误。我心中清清楚楚的知道,这场车祸,因我学法轮功,出的是一个超常的结果,常人是难以置信的。

从医院出来,我来到警察局处理后事,当时我心中充满歉意,那么多警察出现场,那么多乘客耽误上班,整个火车交通大概中断了二、三小时。我向警察表示我的道歉,结果警察们却说,这么严重的交通事故,没有人员伤亡,他们都替我感到庆幸。最后的结局简单的超出我的想象,罚款四百兹罗提,当场结案,没有给我扣分。

更神奇的是,装在小车里的瓷器完好无损,严格的说,这是一批陶器,比瓷器更容易损坏,平时搬运一不小心,就会坏几个,今天却奇迹般的承受住这巨大冲力,完好无损。

更更神奇的是这个肇事后的小车在出事现场和拉到保险公司后,显现出完全不一样的外观,能够打开的车门,一个也打不开了,当时完好的前挡风玻璃和右侧前后门玻璃后来都自动的碎了,车梁在后来也自动的断裂了。我相信这才是肇事后这台小车当时就应该出现的真实面目,是慈悲的师父为确保我的安全,把它推迟变形。

两年过去了,当时到过现场的几位朋友,至今谈起来还心有余悸,“知道波兰的火车前头有个大铁块吗?那个大铁块正好撞在前后门之间,要是提前0.1秒,就会正撞你的头,你就没命了,真险啊!”

我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师父为了度我,为了我能够回到我生命产生的地方,不仅赎了我生生世世的罪,还用“真、善、忍”宇宙大法净化我的身体,净化我的思想,引导我走上返本归真的登天之路。

我真庆幸自己这一世能以人身得宇宙大法,得师父亲度,可这么好的大法,在中国却遭到以江××为首的共产邪党无端的迫害,让无数的中国人痛失机缘。我一直在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从中也使我深刻的认识到应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