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前几天回了一趟乡下母亲家。五日之行感触甚多,有收获更有遗憾,回来后决定立即写出来,愿与同修共同交流切磋,更希望我没做好之处能引起同修重视,让我们相互扶持共同精進,做好我们该做的每件事。

师父每次讲法都一再强调多学法炼好功,此次下乡,切身感受到学好法炼好功修好自己真是太重要太重要了。不按照师父所说去做,遇到问题时就无法从法上找到答案。“多学法”是信师信法,多学才能多悟,法理清晰才能达到在法上提高;“炼功”是要加持我们自身以达到身神合一,以便有能力有本领“念到”、“智”到、“神通”到,斩妖除魔,讲真相救众生!

我与二、三十人在地里起土豆,这本是讲真相救人的大好契机,可我却不知如何做,犹豫应该只对少数人讲还是对这几十个人同时讲,思前想后,真相还没讲,怕心先出来了,少了正念。师父看到我的执著,立即就给我机会,帮助我,让他们其中一人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做了肯定的回答,我的无惧可能令在场的人感到意外和震惊。不修炼的弟弟忙敷衍斥责,于是人们开始你一句我一句议论起来,可几乎都是对大法的误解,对恶党的恐惧,以及为邪党的辩解,一时我应接不睱,不知所措,以至与他们争辩起来。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由于自己情急状态不好,没人听我的,我也不想多讲了。法到用时方恨少,只有平时多在法上下功夫,修出慈悲和正念,才能有效的救人。我无法得知那几十个人中是否有人因我的讲解而明白了真相,我只深感莫大的遗憾。这次经历使我深深的反思。

乡下农民由于文化低,相对闭塞,见识少,信息来源几乎只有邪党的书本、报纸、广播与电视,除了邪党文化很少能了解到外面的真实世界,他们很多时候以眼前利益决定取舍,今天吃饱穿暖就行了,明天爱啥样啥样,至于什么邪党,现在农民种地不收税反而给钱(土地支补钱)有啥不好……,几十年来邪党的高压政策,谎言欺骗,各种歪理邪说迷惑了大多数中国人,特别是安份守己的老实农民。他们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麻木的逆来顺受,得过且过,胳膊扭不过大腿还是明哲保身吧!

我自己没有做好,深感痛心与自责。由于乡村自身的特点以及我们大法弟子对乡村农民讲真相做的不够,造成大多数农民对大法真相还认识不清。我与同修交流发现一个现象:在那些曾经了解大法真相并退出邪党组织的人,或明白大法真相,默念法轮大法好求福报的世人中,后来却在为邪党辩解。我真不知这部份生命未来会怎样?恩师希望能救度宇宙所有众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重大,我建议同修能多在百忙中利用假期做好充份准备涉足乡村,帮助亲朋好友忙些农活,连络感情(当然常人是情,大法弟子是慈悲),把大法的美好福音与真相送到尚未明白真相的农民中去,实现我们来时的洪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此外,我觉的面对面讲真相时与一两个人讲比较好,真相容易讲明,劝三退效果可能也会更好。当然仅是个人的体会,每个同修状态不同,自然都会根据自己的情况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抢人”“救人”刻不容缓!

还有个建议,就是城乡同修互相扶持,在法上多交流,达到共同精進,整体提高。

再者同修应勇敢的走出自己的修炼之路,无论生活与法上尽量不要产生依赖心。我与母亲十年前一同得法,有时一同学法、炼功、做真相,母亲的身体一直很好。几年前我因家庭变故,很长时间学法不入心,生活上有依赖心,而母亲也陷入情中,很多时候她都在为儿女操心,被家庭琐事缠扰,很少做三件事。当我从新回归法中,觉得自己拖累了母亲的修炼而自责,为此,此次下乡主要目地之一也是想弥补由于自己的执著与漏给同修与大法造成的损失。我与母亲做了交流,给她一篇篇读网上的文章,看得出老人家在用心倾听,用心感悟,时而拭一下眼角的泪水,感受到母亲也正在找回真我,认识到自己的使命,并增添了信心。我很开心,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回来前她老人家说要找机会把家里剩的几本《九评》发出去。

同修啊,让我们在正法的最后,互相扶持,不辱使命,一同走向圆满。同时我也感谢同修在网上发表的交流文章,使我感受太多,在讲真相救人方面也很有借鉴之处,我这次就学会了把真相资料挂在了田间的庄稼上,安全方便,一个安“好”。

我相信在这金秋收获的季节,每一个宇宙生命都在大法恩师的佛光里,收获平安,收获未来!大法弟子自然收获圆满!随师回家!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