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来到农村发《九评》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从零五年末,我和几个同修到农村发《九评》。我们全市三十七个乡,约一百三十万人口,每户一本得二十多万册。开始我感到压力很大,但想到是师父让我们广传《九评》,而且要做到遍地开花。为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再苦、再难也得做。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只是看你有没有这个愿望。

开始没有地图,我们两个同修坐公共汽车到某大队看有多少自然屯,每屯有多少户?每个屯子有几条街,哪進哪出,回来一加,就知道这个大队有多少户了。晚上带《九评》去发,近处骑自行车,远一点就花钱打车,第二天坐公汽回来。再远一点或资料多,就带车去。有时一个大队带八百份,去四个人发一宿,早上回来。我们这一组人年龄最大的六十二岁,最小的五十三岁。两年来,我们几个不管冬夏,严寒酷暑,从没间断过,有时一周最多下乡三次,现在基本上三十七个乡剩结尾了。这期间,有的同修脚走出泡了,有的脚趾甲磨掉了,虽然很累,大家也没怨言,都很欣慰,我们觉得我们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有同修说:“我发材料象旅游一样,很轻松。”

当然开始不顺利,怕狗咬,怕遇上人,但每次只要学好法,发好正念,协调好,每次都很顺利。记得有几次本来准备好要下乡去,天气预报报有雨,我们就求师父加持抑制雨不让它下。有时天阴的很厉害,甚至走时就下上了,那我们也不承认它,发正念抑制雨。有时也和护法神沟通,三界内一切为正法而存在,你们也是助师正法的,应该协助我们救度众生。念一正,雨很快就停了,不一会就出月亮了,这时就感到月亮都在为我们微笑,就更加增加了我们救度众生的信心。

我们悟到下乡去发《九评》也应该清理那里的环境,以后再下去我们就一个查数的,看街道交通情况,其他人用心发正念先清理那里的环境,这样做太好了,有时看到院里有狗,我们就在那站着,狗也不咬,有时咬,我们就立掌发正念,它真的就不咬。

有时碰到人问“干什么的?”这时就给他讲真相,只要真相讲通了,他就让我们走,有时还劝他“三退”,他还很感谢我们。有时材料准备好了,有同修怕心上来了,说啥也不去,让我也很为难,但一想,你再难,有狱中同修难吗?你有师父难吗?一想到师父,就有正念,今天就是有一个人,我也去,大法弟子应该一当十,十当百,只要我念正,肯定有人跟我下去,而且很顺利。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

去年有一阶段,公安局抽三百多名保安专门迫害法轮功。有一次,路都探好了,有同修告诉我说:“你们去那个大队,有蹲坑的,还给他们配的摩托,你们避避风头吧。”当时我想起师父的一句话:“一定要保持正念的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既然当初我们都是冒着天胆来到世间助师正法的,这么大事怎么能让邪恶给破坏了,晚上我们照样去发,那天真有车在巡逻,但那天天很黑,车在明处,我们在暗处,他过来我们就躲起来。它走,我们照样发,第二天,顺利返回来。

有一次,我们有个司机被警察绑架,手机落在警察手里,结果其他几个司机同修的电话号码就落在了恶人手上,再找司机发材料,司机的怕心就上来了,不敢去,说有人跟他。我就叫他到我们家,我说这没人跟你,我和另一个同修和司机同修在法上進行了交流,他同意和我们一起下乡去。坐在车上,我们就立掌发正念,走出城老远,司机才松一口气,他说才把怕心放下。结果我们顺利回来。

每次,我们回来,都在一起学法,找找不足,总结一下。时间长了,同修有欢喜心,有时不太重视学法,甚至有事不向内找,抱怨同修。记得有一次到百里之外发《九评》,走时,我跟司机说那个大队不好走,你给我们送到村子附近公路上就行了。有个同修心态不好,不想吃苦,要求司机送到地方。我虽然听她说话不对,也没及时提醒。我和另外一同修背着材料去道西,那个同修领着司机去道东,走不远,车就陷在泥里了。我按原计划发完六个村子,剩下材料又发了两个。回来后才知道,她乘的车半路陷在泥里了,没发成,找亲属,才把车拽出来。她主动的向内找,认识到自己有怕吃苦的心,没为他人着想。看到同修主动承认错误,我想,我得宽容同修,不能抱怨她,人和车安全回来就好,我也有责任,如果我当时好好和她商量一下,她也可能就背着材料走了,我们都接受这次教训,以后做好。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讲法》)前几天,另外一同修组织到乡下发材料,她很有胆略,但缺少成熟,我有些不放心。就告诉她一定稳步進行,要多学法,多发正念,一定要协调好。

探完路,她让我帮她找个大车,再找一些人,准备一晚上全发完。我都按她的意思做了,结果司机听错了,当天司机等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有事没去。当得知当地同修那天自己做了一部份时,我就和另外两个同修决定今天就不去了。也考虑把当地同修都带出来,让他们多参与救人的项目。然后我就去告诉那个组织发资料的同修,没想到,她一听就火了,“谁也别想改变我的计划,今天必须下去,你别去了,我自己领人去”。我一看,分明是共产邪灵操控给我们俩之间制造间隔。我说你冷静一下,我们不是单纯发资料,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修自己,还要把当地同修带出来。她一听更火了,以为另外两个同修把她的计划打乱了,我怎么解释也不行。

等她走了,我向内找,究竟我哪错了,两年来,发《九评》从来没和同修发生这种事情,这是干扰,我忙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同时用明白的一面和同修明白的一面沟通,一定要消除我俩之间的间隔,我必须放下自我,在人员上再调整一下。我又把两个岁数大的换下来了。找两个她认为的“高手”,晚上在车上发了一路正念,资料发的还很顺利,第二天早上回来,离家有八、九里路的地方,车轱辘螺丝掉了,正在高速公路上,很危险,幸亏有师父慈悲呵护。

回来,她来我家,我俩简单交流一下,客观原因是车太老了,走之前又没检查,以前都是走几十里或是百、八十里,这次来回二百多里地。主观因素:下乡之前,我一直觉得同修那个状态很难保证不受干扰,这本身就是承认旧势力了,以前我最担心集体活动同修之间有间隔,现在我认识到这种担心也是一种变相承认旧势力,同修有执著,应该在法上归正,由师父管,旧势力不配考验大法弟子。今后我要转变这个观念,但愿我的教训能对其他同修有帮助。

层次有限,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