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的小孙孙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在2008年夏天,四川汶川大地震不久,我儿媳妇的预产期临近了,余震不断,我们心急如焚,只好将儿媳送回成都医院妇产科住院。全家人都兴高采烈的陪伴着她,期盼着小宝宝的到来。

第一天过去了,第二天又过去了,总感觉时间是那么的漫长!只听见那墙壁上滴答滴答的钟表声,却听不出待产房婴儿的哭声,一直等到第三天凌晨,听到了小宝宝诞生的消息,我们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总算一块石头安全落地。

我们从内心里都很高兴,在产房门外焦急等待着,想看看宝宝刚出来的模样,这时产房门打开了,医护人员把婴儿抱出来了,我们迎上前去拥抱观察,当时发现女婴儿身体干瘦,脸色苍白,我摸了摸孩子的小手,心里很不是滋味,医生告诉我们说:“虽然小宝宝顺产下来,但情况很不乐观,病情复杂,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你们要做好一切思想准备,谁是她家属,请过来在病危通知书上把字签了。”

当时使我大吃一惊,儿子在我眼前也急的团团转,儿媳妇也痛哭起来。我冷静回过头去,又问了医生,孩子到底患的是什么病?他们很严肃的对我说:“经医院初步诊断为:一、新生婴儿吸入性肺炎。二、缺氧缺血性脑病。三、肢端发凉,呼吸困难,拥抱反射减弱。”要马上转婴儿监护病房抢救。我儿子当时眼眶也湿了,朝着我低声的问:“爸!这孩子还要不要,抢不抢救,抢救过来今后成植物人,又怎么办?”我当时回答的态度很坚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抢救!坚决抢救!就是花多少代价也要抢救出来。大家都不要胡思乱想,顺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会丢,不是你的也争不来。

孩子被送進监护室,通过B超,彩超,照片透视等一系列检查都没查出结果,我们一家人的心都凉了,这该如何是好?我同妻子都是修炼大法的弟子,在这节骨眼上,怪事怎么会出在修炼人的家里?这不是在往自己的脸上抹黑吗?这不严重损坏大法的光辉形像吗?我当时清醒的悟到:这一关这一难是来考验大法弟子心性的,也是看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坚不坚定,这完全是一种假相,这是一切旧势力的干扰,我们全盘否定。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场的黑手烂鬼邪恶灵体。从现在开始,全家人发正念:齐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在监护室痛苦的熬过了三天三夜,也是我们全家人在医院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的三天三夜,我们不能长时间住在医院等死,要从阎王殿鬼门关把孩子抢出来,医务人员要我们把孩子留在监护室继续再观察十天,并说宝宝身体虚弱,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我们通过多方面的努力,在强烈的要求下,总算是让孩子出了院。

孩子回到家里由于身体太虚弱,虽然张嘴能吸点少量的奶水,但精神状态很差,好象有恐怖惊吓的感觉,从早到晚哭声不断,怎么都静不下来。

一个星期过去了,新的魔难又开始了,在孩子的左手腕上,又长出个二公分大的肉色块,几天过去,越长越大,去医院拍片检查,又诊断为:小囊肿。儿媳更不放心了,思想包袱越来越重。第三次又去大医院请专家教授检查诊断,结果说是:肿瘤包块。良性恶性都还说不清楚,婴儿还小,等坚持到满月或四十天后再来医院做手术。

从那以后,我们伤透了心,再不去医院找这个门诊那个专家,最后只有一个念头: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法能破一切,法能解一切,法能化一切。在这错综复杂的紧要关头,我妻子每天把小宝宝放在怀里读《转法轮》,宝宝睡着了,耳边放上耳机让宝宝听师父讲法,从第一讲到第三讲,宝宝突然拉肚子,全是又黄又酸又臭的水珠油沫,连拉带吐,有时嘴还流出白黄泡沫,真怪吓人的。我从内心也知道是师父在给小宝宝清理身体,孩子那几天,骨瘦如柴,眼睛都不想睁开,我们只能每天把孩子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长包块的地方,放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伟大慈悲的师父好。

二十天后肿块渐渐消掉了,一个多月后,神奇的事情出现了,肿块彻底没有了,以上几种顽固的病全好了。这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的神奇,更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救了小宝宝。

目前小宝宝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想想前面所经过一桩又一桩的劫难,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修炼路上所存在的问题:一、学法不精進,儿女情放不下,还执著常人中的名利情;二、怕心重,形势紧张时,就把师父的各种书、资料藏起来,形势宽松又拿出来;三、在做好三件事上讲真相不大胆,不深入,不细致,有缘份就讲,没缘份就算了。平时发正念思想不太集中,对营救大法弟子造成困难,这都是我存在的问题,没有真正放下自己的生死,我深感内疚。

我今后一定要用大法的高标准要求自己,认真学法,放下个人的一切;踏踏实实投入到证实大法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世人与众生中去,圆满的完成大法弟子的责任,跟师尊回家,与同修共勉,并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