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是唯一目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环境下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就是我们来的唯一目地。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少走弯路,少受损失,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给未来的众生奠定一个更加圆容不破的生命之路。

我是一个走过弯路的学员,一路走来首先体会到的是师尊的慈悲和伟大;再就是看到了旧势力的邪恶,它们为了达到为私的目地,无所不用其极。因为我们都是从旧宇宙中来的生命,一旦思想中留有认识不清的地方,旧势力就会借机扩大你的执著,如不能及时从法中归正自己,就会在执著的带动下干下足够的坏事,成为旧势力迫害的借口。

我今天写的这篇交流文章也是克服了重重阻力才写成的。本来发生在我自身的一些受迫害情况应及时写出来曝光,却一直被旧势力干扰破坏没写成。最近我和同修交流出我的想法时,同修也鼓励我写出来。就在我开始写的时候干扰也同时来了,我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工作中被冲床给砸伤了,事情发生后我便意识到了这是旧势力的黑手在阻挡,同时也更加坚定了我写这篇文章的决心。右手不能写,我就用左手写,再苦再难我也要把邪恶揭露出来,使众生从被蒙蔽中解脱出来。同时也希望特别是大陆同修都能动手写出自身的经历,来揭露迫害,制止迫害。

下面我就谈一下自己证实法的体会,过程中有收获也有不足,谈出来与大家共享。8月30日晚上,我和同修去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情,我本打算8月31日晚上,我们学学法,充实充实,因为白天要工作时间很紧。但一个同修谈到她所在地方真相资料见的很少,想过去做一些真相。当时自己就被干事心带动,没能冷静下来看看自己和同修的状态。去的时候比较顺利,虽然阴天但西南方向的天空红彤彤的,我悟到是师父加持我们到那个地方证实法。开始做的很好,当我只剩一本真相资料和光盘时,我想不知同修做完没有,就到大街上去找他,结果就听到同修喊:“我们是做好人的,你们不要抓好人。”我就在那单手立掌发正念,但那时自己的正念已经不纯,没能清除邪恶。很快一个人向我走过来,被追到了死胡同里。本来师尊安排的是有时间走脱的,师尊讲过:“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但因为我执著一块电子表,才被恶警抓住。开始他们的手机打不出去,我就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看邪恶抓人了,邪恶打人了!”

老百姓陆陆续续围了一街,因为我觉的这样一做,人们都有明白的一面,自然就会看到迫害的邪恶和无理。恶警拖我们也不配合。恶警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我还是喊着大法的真相。他们把我们铐在外面的篮球架上,扒光了我们的衣服冻我们,铐子勒進肉里也不给松,还不断狠狠的用手抠我的软肋,最后抠的我动也不敢动,一动软肋就撕心裂肺的疼。随后又问我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我一概不配合。我说:“我不想说。”他们说:“你不说就做不到真。”他们想钻这个空子,我说:“俺师父讲过:‘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我要按照师父讲的做,我不愿意说。”

恶警们一看没空子可钻,就气急败坏的用各种手段迫害我,用烟头烫,铐铁椅子,用脚后跟踢脊背,一下子就象被踢断了气一样,打背铐,由于我胳膊很硬,背铐不好打,他们就象扭干柴一样把我的胳膊硬扭过去,痛的我死去活来。我就不断的喊大法真相,他们就用破毛巾把我的嘴堵住。但无论邪恶怎么残酷,都没能动了我坚定的一念,我就是不配合你们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后来一个姓姜的恶警又用诱骗、威胁等手段说:“不行劳教三年,再出来,再劳教三年。”我心想:“你们邪恶谁也说了不算,一切我们师父说了算。”就这样邪恶在派出所里迫害了24小时,一块馒头也没给我吃,我却一点也不觉的饿,我悟到是师尊在加持我,也是在点悟我。9月1日上午邪恶又派一个保安员看着我,保安员不是打打我这里,就是动动我那里,嘴里唠叨个没完。我静下心来向内看自己,刚才恶警给我打背铐,内心有一丝怕。找到后,我就严厉和保安员说:“你看看你们自己订的这个条条,不准刑讯逼供。”我的正念一强,他就再也没动我一指头,也不再多说。

后来恶警把我们绑架到看守所,看守所发现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浑身是伤就不想收,要我去体检。我说我耳朵听不清,他们不理会,却给我做了一个鼻骨片子,结果当然是没事了。我明白了他们的阴谋,就想决不能配合邪恶这变异的安排。在从医院回看守所的路上,我就喊起了大法真相,恶警就强行给我戴上了大镣,我还是喊大法真相。到了看守所后我就绝食来抗议对我的迫害,有警察来劝我吃饭,我说:“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待的地方,我不想吃。”有一次非法提审我时,我在过道里喊大法好。恶警就用手里的钥匙环砸我的头,我便大声喊:“看,邪恶打人了!”他就再也没敢打。

到9月4日也就是绝食的第四天,恶警开始给我野蛮灌食,但一有空隙我就喊大法真相。当我喊完一遍“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学真善忍没有错、全球公审江泽民!”我就感觉到这个空间的邪恶因素被销毁很多,真是每一遍都不一样,一直喊到给我灌食的恶警都离开。

9月5日又把我抬到外边灌食,我心想正好可以让全看守所的人都能听到真相,恶警怕我喊就用脚踩着我的嘴,但他一离开我还是照样喊,真到了关键时刻,他们还就是没有招。到了晚上,我就感觉到嘴里发干,浑身痉挛,主意识却很清醒。恶警慌了,赶紧把我送到了医院,医院一检查说是什么电介质紊乱,折腾了大半个晚上。

9月6日他们也不敢再给我灌食,我继续绝食抵制迫害。我悟到不管邪恶怎样,我们就是来证实法的。一看监室门开着,我就对着外边喊大法真相。后来我就开始在里面炼功打坐,发正念,恶警也不管了。他们不让我出去,我就一天三次喊大法真相,喊的他们不仅不反对了还都乐呵呵的。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和点化。在派出所里,我豁然间明白,必须坚定,坚定,再坚定。9月6日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说是梦,其实不是梦,看的很真切,经过各方面的努力,我们取得了大胜利。结果9月7日下午恶警又提我,我也不知道干什么,还是喊着大法真相,他们把我的大镣给我卸下来,用车把我送回了家。

在路上还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呢,一个说:“回家把油钱交上。”我说:“这几年叫你们迫害的没有钱了。”他又说:“没有,交上10元。”他说:“那5元也行。”我说:“5元也没有。”其实邪恶现在什么也不是了,只要我们正念一强,邪恶就心虚。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能起到证实法的效果,也不是千篇一律。在监室里由于我不吃饭,刑事犯开始不理解,我就和他们讲我们得为我们说的话负责,说绝食抗议关押迫害,就不会吃,慢慢他们不但理解了,还说:“就这样,要不了十天你就回去了。”随着谈到社会上的道德沦丧,大法修炼的受益情况,他们也都赞成我的观点,基本上都对大法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也就是说,我们来的目地是来证实法的,我们以前的学法、得法,也都是为了今天更好的证实大法做准备的。

从邪恶将我们绑架到9月7日,一直下了七天雨。当9月7日下午从看守所出来时天也晴了,看着快要落山的夕阳映红的天空,甚是壮观,再回顾这个过程中一幕幕景象,那真正体现了师尊的慈悲与大法的威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