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遇到的每件事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师父说:“修炼人遇到矛盾的时候就应该去承受它,而且自己要能忍,你才能够真正升华上来。”(《休斯顿法会讲法》)几年来的实践,我越来越体会到修炼的美好和快乐。

看了《誓约》光碟后,我找到昔日同修,讲到那些下世救度的众神们互相提醒着:“如果哪个人睡在了人世中,一定要叫醒他”时,我们都流泪了。从那以后我们在一起学法、交流,提高的很快。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我每星期都给他送《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跟他约好上午九点见面,可快到十点了他还未到。我那个急啊,浮躁的心一下子就起来了:修炼人怎么这么不遵守时间?现在的时间值千金值万金,你这不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吗?于是我给他打电话,他不接;发短信,不回。这时天下雨了,是不是在考验我?我忽然觉得自己不对劲,有怕吃苦的心,下雨不正是对自己的考验吗?同修为什么迟到?那是为提高我的心性设的关。师父不是要求我们遇事向内找吗?我要求别人不迟到,可自己不经常迟到吗?还经常给自己找塞车、道远等作为迟到的理由,却认为同修家近不用坐车,就应该准时到,再说是我给他送东西……。把修炼中的事当成常人的事,其实每件事都是在修自己,哪能老强调别人的错呢?

正想到这,一抬头看见同修满头大汗跑过来,抱歉的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刚要出门来了一位朋友,顺便给他讲真相、劝三退耽误了会儿时间。下楼,才知道下雨了,又返回楼上拿伞。他还给我也拿了一把。唉,同修家住五楼啊,难怪他满脸大汗。我错怪了他,没有替别人着想。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可我呢,多等了这么点时间,就动了这么多不好的念头。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要求我们要宽容别人,我怎么就没做到?再说,他来晚了不也是因为要做三件事吗?

给同修送资料这也是修炼,不能把它当作常人的事去做,无论刮风下雨我都应该去送。但有时心里就是不平衡,为什么总是我给他送,他不来拿?都是修炼人为什么不替我着想?

记得七八月份的一天,天气很热,我站在公交车上热的透不过气来,道路塞满了车,汽车睡着了似的一动不动。由于我个子矮,我的脸两侧被别人的两条胳膊夹住,难受极了,站都站不住。何苦呢?这抱怨的心一出,我立刻认识到错了,我是修炼人,也是在圆容着法。师父说过:“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越最后越精進》)修炼人身边发生的任何事都是好事,都是帮助你提高的,做修炼中的事不能分你我,发现自己有一颗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心,还有怕吃苦的心,还有斤斤计较的心,还有一颗为私为我的心,还有怨恨心……。任何一颗心都是一堵墙,都阻碍我做好三件事,都必须去掉。想到这儿,我不觉得苦、不觉得热了,车也到站了。因为塞车,我晚了近一小时,想到同修还在那等着,我一下车就跑,跑到两辆轿车之间的过道,差一步就过去了,突然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女的,领着一个小女孩一步把我堵進去,我把着小女孩侧着身子挤出去了,那女的上来就给我一拳,并骂。我没有守住心性,同样一句骂人的话回了过去,话一出口,知道错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是对修炼人的基本要求啊,可我没有做到,也没有忍,我把她给我的德推回去了,我懊丧的一边跑一边想着,那女的还在那儿骂着。

回来后,我冷静的想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这不是偶然的,看似平平淡淡的事,其实都是师父给我安排提高心性的机会,都是有要修去的心,这不同于常人的事情,这是修炼,你觉得你送送资料,浪费了时间,其实这过程不是在修自己么,为什么半路上会塞车,因为你把它当成了常人的事情,你在送大法的资料,是在和同修一起证实法、洪扬法。你的心很正,一切都会让路,谁也不配来干扰你做大法的事。如果你不在法上,有计较心,抱怨心,有私心,旧势力就会抓住你的执著心,来间隔你和同修,就会演变出道路塞车;你如果心在法上,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铲除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安排的道路会畅通无阻,也不会冒出那个女的堵我的路的事。如果我当时想到我是一个修炼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宁愿退回去,让她先走,如果我没有争斗心,不管她怎么无理强求,我都会象师父讲法中的“韩信受辱于胯下”,退回去重走,可是我没有这样做。“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转法轮》)别说韩信的大忍之心,我就是退回去几米路我都觉的没面子,明明是我先走進夹道的,就差一步你就不让我过,我怎能退回去呢?就这爱面子的心被她打了一拳,我虽然没还手,但想着被人看见多丢人,于是回骂了一句,急急的跑了,这怕丢面子的心多强啊。如果时时都能保持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别人打了自己一拳,那不是师父讲的“一举四得”(《转法轮》〈第四讲〉)的理么,那不正是帮助我提高的好机会么,怎么就没把握住呢,想到这,觉得修大法很幸福,也很容易,因为师父把法理都告诉了我们。

在矛盾面前真正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按照师父的法理去做,那会提高的很快。但不容易的是,在日常社会生活中,在矛盾面前能否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如果混同于常人,那就会失很大的德,会掉层次。关键还是自己学法不深,大法的法理没在心里扎根,遇到事情还是“我”字当头,没有修出无私无我。我真心感谢师父为我安排这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修去我的执著。

师父近距离发正念的讲法发表后,我和同修通过学法提高,决定组织一次去本市的黑窝--劳动教养院近距离发正念。第二天一早,我提前十多分钟到我们约好的车站,可没见到同修,并且也没有我们要坐的车次。我赶紧打听别人,原来这个车站改了,站牌没拿掉。我一看时间还差十分钟,心想幸亏来的早,不然就迟到了。我朝着新改的车站飞快的跑去,却不见同修,看了看表,准时。他们为什么没来?是不守时间还是提前走了?我上了那辆马上要发的车,问司机:“这是到某某教养院的吗?”司机说:“这不到,前面有个长客车直达那里”。细问就是我刚才等车的马路对面。我又气又急,下车就又往回跑,还在心里埋怨同修连个车站都说不清楚,真没用(其实是我听错了),再说我们是一个整体,为什么不等我一会儿,这时我的衣服全湿透了。静下心来,这是偶然的么,是邪恶干扰还是自己有漏?自己向内找是不是我证实法的心不够坚定,还是考验我一个人敢不敢去?一大早上跑来跑去,耽误多少时间,却和同修走散,同修会怎样想我?不管怎样,不要埋怨同修,不能被间隔,我今天就是要做这件事,谁也挡不住,我就是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考验,一切干扰都不配。我认定了这辆车就是到教养院的,毫不犹豫的上去,心想是不是自己的怕心促成的这一切呢?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你们想一起去我就给你们分开,拆散你们,间隔你们,让你们不能形成一个整体,削弱你们的力量。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心里一遍遍默念,向内找、向内找。

到站了,我顺着一个常人指点的路直接走去,到那一看,却是某某监狱,还是没见到同修,我想既来之则安之,这里也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我站在大门口,看着進進出出的警察,我完全没了怕心,站在他们旁边发正念,大约半个小时。我想一定要找到某某教养院,我朝着一名警察走去,打听某某教养院怎么走,他说很远啊要走半个多小时。我问准了方向,心想半个小时也要走,同修一定在那等着我,我们是个整体,我不能掉队,我要赶上。我一边走一边发着正念,刚才那种抱怨的心全都没有了,走路正是我发正念的好时机,因为离教养院越来越近,这不正好是近距离发正念吗?尽管我自己走在荒无人烟的小道上,可我做着世上最神圣的事,我在救大法弟子,我在反迫害。想着想着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觉得自己又高又大,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在给我让路,我一边走一边立掌发正念。

这时对面来了一个人,一打听,他说我绕了好大的圈,走错路了。是不是自己的欢喜心使我不知不觉走到另一条路上去了?其实自己已经偏离了法,显示心让我忘记了安全,一边走一边立掌发正念,这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这完全在证实自己,显示自我。这样十一点半多钟,我才来到了关押大法弟子的教养院。我还是没看到同修,我一个人围着教养院的大墙转了一圈,边走边发正念,我在心里呼唤:“同修啊,虽然一墙之隔,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让我们里外一起发正念,共同捣毁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堂堂正正闯出魔窟,让我们一起回家。”这时已经十二点了,到了全球发正念的时间了,我坐在教养院的大门口,闭上眼睛发起了正念,十二点半我又到对面的小饭店里坐着发正念,一点钟我离开了那里。

我是九五年得法,也算是老弟子了,可我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很远,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差,还有很多心放不下。可我想说的是:不论我在某个方面做出点小成绩,师父便会加倍的鼓励我。我深深体悟到:师父安排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多和这么好的修炼机会,师父又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修大法太幸运了,太幸福了!今后我会抓住日常出现的一切修炼机会提高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