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一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今天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在八年的漫长的讲真相后,我的母亲终于从自己的本性上认可到了大法的正和善,明白了师父是来度人的,同意写出自己的觉醒声明,但是因为我讲真相还是不到位,所以她说还要给她时间考虑一下如何去丢弃这个自己信仰了一辈子的邪党的理论。

我由衷的为一个生命的觉醒感到高兴。我母亲在常人中是一位很善良的人,在我得法的初期,我把当时自己好不容易从同修那里买到的书在那年“七·二零”的暑假带回了家。但是邪党已经开始了那场邪恶的迫害,因为母亲的家庭在文革时曾经遭受过迫害,很明白共产邪党的迫害是多么的无理和残酷,在这样的怕心下,她做了焚毁大法书籍的罪恶的事情。

后来,我被迫害了,因为我是她最小的孩子,她很心疼我,从南边跑到了北边,和老父两人,顾不得北方的严寒,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和我的正念之下,常人的同学、老师和父母一起将我从魔窟中拉了回来。但是得法不深的我,不但没有想到向他们证实法,反而把他们都吓住了,当时那种邪恶铺天盖地的架势,让长期生活在邪党统治之下的父母性格都发生了扭曲,害怕我受到伤害的心理和邪灵背后的操控,都让他们失去了正常的理智。

在我受到迫害之后,一个原来他们引以为自豪的孩子成了没有学位(尽管我当时在被迫害后,我的成绩还是始终保持在八十分的水平,而且还通过了论文,但是邪党迫使学校不能给我发学位证书)、找工作都成了问题的人,而且在邻居间流传的那些流言蜚语让他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当时的我因为没有了大法的书,又失去了同修交流的机会,没有及时的从法上去理解,我开始了独自出外打工的历程。因为当时的我根本没有能力去向他们解释清楚,而且因为我还是要坚持修炼大法,从小就很疼爱我的父母还打了我。他们都很难过,直到现在我都可以体会到他们的那种难过,害怕,又无能为力的心理。

从此我开始了八年的出外打工的历程。但是在他们眼里,我本来有一个好的工作机会,又有好的教育背景,我是不应该受这样的苦的,但是我心里知道我是为了从新找到大法,从新找回同修,我才要离开他们,当然里面还有我当时没有认清的执著。现在回头看看,我知道当时的决定是对的。在这八年中,我逐渐的找回了大法,从新找回了正法的航向,渐渐的明白了这场邪恶,也更加清醒的知道了自己的责任是多么的重大。在这过程中,师父一直慈悲的呵护我,让我不断的有机会能同时修炼又能够有假期回去看他们和他们讲真相。

我深刻的知道,旧势力是做了多么邪恶的事情,因为这场谎言,让多少有缘的人失去了接触大法的机会,而这也是他们等待了生生世世的法啊,我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在不断的延长时间,来让那些对大法犯了罪的世人觉醒。如果他们不珍惜大法给予的这一线希望,他们的未来是可想而知的。

在回去给他们讲真相中的酸甜苦辣真是一言难尽。通过不断的学法,尤其是这段时间不断的学法和参加集体学法,而且加强了发正念的密度,我明显的感觉到他们身后的被操纵的因素减少了,我对他们的情也渐渐的淡了。我不再象以前那样一味的说着大法,而是从生活上关心他们,买一小盒鼻贴给爸爸,给妈妈买一瓶洗面奶。放假时,不是自己去玩,而是回去看他们。尤其是去年,我的经济情况稍微好转了,我在看到他们一直没有明白过来,我就带着他们去了一趟香港。虽然他们还是没有接《九评》,但是他们心里已经非常明白了,而且也明白了我的苦心。邻居都说我这嫁出去的女儿还这么孝顺,慢慢的他们开始能够心平气和的听我说了,而且我在说的过程中,不断的发正念,同时求师父加持,给他们看《我们告诉未来》。妈妈看完了之后,说:“师父真正啊,他的面容就象佛。”我已经能够感受到了妈妈的转变。

在这个过程中,我深刻的体会到,尤其是和家里人讲真相一定要放下这个情,越是着急,就越是难讲,而且牢记师父的法,师父就说过:“不能够为了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容易产生新的执著。”(《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在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时,几乎把所有同修对亲人讲真相的方法都试过了:让他们看《九评》、看《风雨天地行》、讲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邀请有经验的同修和他们讲真相、发正念时只和他们的主意识讲话等等,甚至海外的大法弟子还给他们打了电话。

这些过程都是在不断的清除他们身后不好的因素,而且一定要耐心,真的要有熔化钢铁的慈悲,不要灰心,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正念对待这些尚未醒来的世人,不要用自己的观念去看他们。

我给他们讲了这么多年,甚至是今年中秋回去看他们,他们还是没有太大改变,我都有点灰心了,但是我一下子明白,我不能这样想他们,世上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一定是我还有做的不够的地方,我一定要唤醒他们人的善良的本性的一面。

我每次回去都去清除家里的邪党的书籍,销毁了他们的党费证和邪党的书籍,这样从物质上和精神上不断的正念清理,人的正常的善良的本性就会被唤醒。而且我还意识到,家里的亲人如果之前对大法犯下不好事情的,先让他们有正确的认识,承认自己对大法犯的错然后再三退应该会更好一点。因为毕竟大法是未来一切生命存在的根本,如果只是一种形式上的退出,但是并未从心理上认识到大法的正和邪党的邪,我觉的还是没有彻底的让一个生命觉悟。

同时,大法弟子一定要处理好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不要给常人造成因为我们修了大法,失去了工作、找不到工作,我们要正念否定旧势力利用大法弟子尚未修去的执著,从名誉、经济和肉体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在工作后经济状况渐好,而且还出了国,他们都觉的很自豪,所以大法弟子走正走好自己的路本身就在有力的证实大法,是邪党存在的地方才有贫穷和灾祸。修大法的人只要自己走的正,渐渐的放淡执著是应该有自己正常的充裕的生活来源的。所以不论我处在找工作或者是换工作的难关时,我一方面求师父的加持,另一方面找自己的执著,但是在常人面前永远都是衣着得体,朝气蓬勃的。这样让人对大法有一个正的认识。

虽然妈妈因为面子的关系,没有马上答应我三退,但是我已经有足够的信心相信她一定会三退的,但是我也一定要加强学法和发正念,让这一天早日来到。

意在和同修们共同见证师父的慈悲,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