惭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数年修炼之中,跌跌撞撞,翻滚摸爬,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走到今天。回顾过来的历程,常常是满眼热泪的惭愧,之所以鼓足勇气写出此文,意在与我略同的同修有所借鉴。

我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按常理应是达理斯文的谦谦君子类型。可我不是,性子粗暴悍烈,简单冲动,凭着一点学识与口才,恣意妄为。旧势力利用我这些难去的魔性,使我栽尽了跟头。自己修炼迟缓了不说,还耽误了妻子(她九九年底得法,一直不太精進)的正常修炼精進,甚至差点让她失去机缘。下面我就侧重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方面谈一谈。

二零零三年春,我因讲真相被恶人打了黑报告,县公安局恶警直接开车去单位抓捕我,我得到消息后及时走脱,从此失去工作。市里恶人为抓到我表面撒下诱饵要我回去工作,暗地里发出通缉令,半夜突然翻墙抄家,手段使尽也不奏效,最后将我开除了之。在这过程中,妻子在“舍”这方面做的很不错。过去她把我的工作看成是“命疙瘩”,全家的生活来源,为了我工作与讲真相方便,借钱为我买了摩托。可面对暴力威胁时她又安慰我说:“工作丢了就丢了,只要咱人好好的!”我当时真为她的心性骄傲。

后来我就专门做起资料点的工作来,她领着孩子艰难度日。经济问题我从不过问,心想反正她有能耐,女强人怕什么!有一次在同修家里看了《三个女人的故事》真相光盘后她深有感触的说:“我也要精進啊,不然你都走了,只剩我一个人了!”这时仍然没有触动我,没有用师父教给我的法理设身处地的为她想一想,为她鼓劲,为她分一点忧,那么重的生活担子怎么能撂给她一个人呢,那也有我的责任哪!可她却没抱怨什么。可是后来一件事,却使她对我这个大法修炼人凉透了。

那是又相隔数月之后,她太想念我了,又有事商量,过节时她带着食物来看望我,屋里两张床,晚上我让她睡一张床,我坐在另一张床上学法发正念,直到十二点左右我未说一句话。其实此刻理智慈悲的做法有很多,我却没有选择,有的只是平淡到了冷漠的程度。她开始数落我,继而骂我,我发正念,毫不见效……

早上起床,我没叫她;做好饭,我没喊她;她流着泪收拾东西走,我没劝慰她……事后她说,她象一个游魂在街上走来走去,何去何从,一片茫然,脑子一片空白,脚下没有跟,游魂似的,没一点声息,自己不知道自己怎么坐车到的家……从此她说,她决心离开我!

后来我被劳教三年,她去看过我一次,恶警不让见面就杳无音讯了。

写到这里,不用我检讨,大家都知道我错在哪了。我对妻子没有做到善和慈悲,愧对师父的教诲。同修们不要为我生气,不要为她伤感,毕竟我是在正法中修炼的一员,师父在呵护着我们。我出来后产生坚定的一念,一定要找到她,用我的慈悲正念正行,带她往上走,赎回我的过错,挽回我造成的损失,只要她还愿意!

事实是,她愿意,她还一直在等着我,我们现在并肩向前走。尽管在这数年间,她和儿子因为灾祸跌入欠帐的深渊,但我什么也没考虑,毅然跳入这个“穷坑”,决心相互扶持。大法神圣,修炼第一,讲真相救众生,逐步精進,还上外帐,随师回家。

我做的很差,以上只是错中之一,认识不到之处,敬请同修更正补足点出,衷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