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是修炼人提高心性的法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师尊在讲法中总是告诉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内找、向内找”,我虽然也明白,但有时在生活中遇到事情该怎样对待时就又糊涂了,不自觉的就走到了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框框中,而且还认为自己在法中还做的挺对,这种不易察觉的为私观念一直困扰了我半年多。今天在恩师的慈悲点悟下,我终于搬掉了这块堵在我修炼道路上的绊脚石。我发自内心的感到师尊讲的“向内找”真是修炼人提高的法宝。只要我们时刻用“向内找”实修自己,无论有多重的人心,多大的关难,没有过不去的。

今年刚过年,我所用的打印机就经常出现问题,往往是我急的想打印资料,机器就是不配合,发正念、向内找、求师父加持,在我修炼层次上自己认为该用的都用了,但最终还是没有把机器调整好,于是我产生了从新买一台机器的想法。可是又没钱,心里干着急也没办法,特别是每周的周刊和周报如果不能按时打印好及时送到同修手中我就更着急。从我家的经济状况来看,花五六百再买个新机子是完全能承受的。可是丈夫以前也修大法,但现在不学法、不炼功,每当同修们来我家的时候我看到他总是不高兴,也不搭理同修们,所以我就产生了一种为证实大法花钱怕他不高兴的想法。

事情是这样的,以前为了证实大法的事花钱我总是和他一商量顺手就把钱拿上用了,没有别的顾虑。可自从和我配合的一个同修被抓后,同修的母亲先后两次向我借走了三千元。为此事我与其他同修切磋,同修们都说不能再借给钱了。同修的母亲第三次又向我借钱时我就善意的解释,她见我这次不借给钱就大发脾气,还声称要去告我,很不高兴的唠叨着走了。为此事丈夫经常埋怨我,有时还发脾气,每次我都是保持沉默,认为同修受迫害,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向邻居借钱也得救出同修,不论家人说什么总是我没做对,无话可说。相隔一年之后,一次我俩因为其它事谈到了钱的问题,丈夫又扯到了这件事上,指责着让我去要回三千元。当时我实在受不了了,便发着脾气厉声答道:“三千元我不要了,难道我在这个家辛辛苦苦奔波我就不值这三千元?告诉你吧,三千元我不要了,邪恶想利用这三千元迫害我,休想!”说这话时我有意针对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而不是丈夫,这时丈夫不吭声了。至今已七年过去了,丈夫再没有提过这件事。我也早就不当回事了。

去年秋天,有个陌生人来我家说要给我家三千元,丈夫说为什么?那人说你家被评上了优秀经营户,国家拨给的,写个申请就行了。快过年的时候三千元送来了。当时我早已明白这钱来的不是偶然的,这是师尊让我在大法中用的。于是我便暗暗发誓,我要把这三千元在今年之内都用到大法的资料中。六七年来我除了买大点的设备与丈夫商量外,平时除了同修们捐的有限资金,其它的小开支我就全部承担了。表面上好象丈夫也搞不清我究竟花的是谁的钱,实际上我内心却是偷偷摸摸的,而且还认为我是在为大法的资料花钱,其实是在掩盖许多自己没有察觉的人心。所以今年因为想买一台新机子由于手头钱紧我很困惑,让丈夫知道我用那么多钱吧,怕他不高兴,我偷偷拿上,他也不会察觉,可是又想师父让我们做事要堂堂正正,不管怎样想来想去自己也不知如何才对。为此事与同修切磋,同修们认为不好说,你自己悟吧。最后我鼓足了勇气,提前发了一念心想丈夫明白的一面会支持我的,便提出了我想买一台新机子的想法。丈夫听了虽然没有生气,可面部表情也还是不高兴的样子,说你自己看着办吧。丈夫这样一说我暗暗安慰自己,想好的,不要想不好的。丈夫是说让我看着办,需要就买,没有别的,于是我立即与同修商定去给我买新机子。当初我与丈夫说的是买个600左右的,可同修说买个1000多的质量好,我便先借上同修的钱买上好的了。所以今年一直被钱的事情困扰着,越是钱不够用的时候好象丈夫对钱越执着,每天我看着丈夫总要把钱数一遍,我认为好象是在监视我。说我上网费钱了,说我用他的小食品袋了,钻牛角尖似的找我的不对。有时我也感觉不对劲,但只是念头一闪而过,没有仔细悟过。

最近女儿要结婚了,牵扯到钱的问题越来越多了,同女儿的、女婿的、家里的、家外的、公公的、婆婆的……由于家务活多,整天忙起来学法炼功也少了,常人心都显示出来了,名啊、利啊、情啊、显示心……偶尔还发点小牢骚,反正都是关于钱的事。只是说别人理不通,却不向内找自己。女儿出嫁的前一天晚饭后,全家又说起了钱的问题。女儿见我如此的言行,含着眼泪说:“妈你不要我了,老说这个钱,你是想让我过的好点了还是想让我过的不好了……”这一说一下子我感到伤心极了,心想我一向疼爱女儿,从小到大没有说过一句骂女儿、伤感情的话,她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真是伤了我一片爱女之心。我便含着眼泪,还是用自己的观点给女儿善意的“解释”。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解释”全是用党文化的一套,采取绕圈子的方式告诉女儿如何为自己、为私、执着钱等常人认为好听的一些话。最后全家还是不欢而散了。

凌晨四点多,我在半睡半醒中还是伤心的想着女儿的话,想着想着,我突然感觉主意识一下子主宰了真正的我一样,从迷糊中清醒了。转念又想我怎么能这样想呢,不行,不能让我的观念这样想,我也不能顺着它这样想。师父告诉我们要向内找,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该向内找才对。于是我从女儿说我的话中找,为什么女儿的话伤了自己的心,伤了自己的什么心了,当然是情,三界内到处是情,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想干不想干都是情,可是从情中又会派生出名啊、利啊。于是我便找到了自己执着利益,执着钱财的心。接着就象顺藤摸瓜似的,我针对自己的名利心,找出了许多不易察觉的坏念头都是执着钱的心。从以前背着丈夫拿钱做资料,表面上是为证实大法,实际是有很多的人心。当认为丈夫在监视自己怕用钱时,完全是自己的心促成的,不向内找反而埋怨丈夫。给女儿的所谓“解释”用的全是党文化的一套,绕圈子,绕来绕去还是要女儿执着钱啊财啊,全是为私的一套。

当我悟出来的时候,感到一股强大的热流一下子贯通全身,顿时感觉到全身有一种天清体透特别轻松的感觉和伴随而来的发自内心的兴奋。我悟到这是我代表的天体在整体升华。这时脑子里显现出好象自己是从一条走不通的岔路上又回到了大法修炼的宽大道路上来了。

处于名利心的魔难之中,困扰了半年多的我,顿时觉的特别轻松,象从身上解掉了大包袱似的轻松极了。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许多话都涌上心头,我激动的拿起笔随手写道:放下人的东西,才有神的东西,从人中走出来,从人的理中走出来,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时时用正法理要求自己,把复杂的环境当作是提高心性、去名利心的好机会,和自己的名利心较劲,修去它,发现一个修去一个,用新宇宙为他的正理严格要求自己,在真正的利益面前实修自己,让旧宇宙根深蒂固的骨子眼里为私为我的观念不能在我的空间场存在。

写完我高兴的跑到女儿身边叫醒女儿谈了我悟到的法理。女儿听了,也为我向内找,去掉了名利心,提高上来而高兴。我激动的说还是女儿与我有缘份,魔了我半年的名利心,终于在女儿的“撞击”下找到了。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向内找真是我们修炼人提高的法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