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谈病业与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我是九七年正式得法的,今年已经七十岁了,是老大法弟子,惭愧的是每次心得书面交流,我总是欲写而动笔,但有始无终,没有完成过一次。一个月前,我做梦别人都准备考试,我说不参加,理由是没有复习功课。今天学习了明慧网文章《请同修重视法会投稿》给自己很大的启发,再次动笔。前天晚上,我第三次出现病状,感触颇深。我就写病业与执著的关系吧,一方面与同修交流,一方面也可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更主要的是促進自己進一步修去执著,做好三件事。

在得法前,我是一身病,如什么腰椎2-5节骨质增生并骶化,坐骨神经疼了二十多年、颈椎综合症,肩周炎……这些顽症在修炼大法后很快消失,体重增加了十几斤,皮肤变得细嫩,现在人们都说我比同龄人要年轻二十岁,我知道这是大法的神奇所致。但是在被迫害最严重的2002年春天,我第一次出现了新的病状。那天早饭后,约九点多钟,我突然觉得心不跳了,脸冰凉,嘴唇发白,我想这回死定了(人的观念),临走前我唯一的愿望是想见师尊一面,看来也不能实现了。老伴吓坏了,问是不是给孩子们打电话。我说不行,怎么交代?说我死了?圆满了?说不清的。在他心慌意乱之时,我转念一想,对他说:我不能死,一死肯定是破坏大法,谁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恶人一定会污蔑说我炼功炼死了。我开始默念“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 〉)。三个小时后,到了全球同步发正念时,一切恢复正常,我就象做了一个梦。事后一直认为是过了生死关,当时没想到是旧势力钻了我修炼有漏的空子進行迫害。

在2008年3月和前几天,我又出现了两次病状,在这瞬间生死的关键时候,我很冷静,也没想到死,首先打坐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弟子,解体清除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对我身体的迫害,我是大法师尊的弟子,留去由师父说了算,坚决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到了十二点和全世界大法弟子同步发完正念一切恢复正常,没有影响晨炼。

最近,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虽然我出现病业后第一念是信师信法,能放下生死,做到了正念正行,从这一点上看是神念。但往深处想,神是没有“病业”的,这种置我于死地的病业,肯定邪恶的生命在钻我修炼有漏的空子。

这次病业以后,我才仔细的想我到底放任了什么执著。我修炼以来最难放下的就是一个情字,为情的执著反反复复摔了不少跟头,回想起来真是惭愧。按理讲,我的修炼环境人人羡慕,全家人都支持我炼功,并于2005年全家都三退了,他们还帮助劝别人“三退”、往外送真相资料,经济上也支持我们证实大法。可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放不下的执著,全是自己的问题。比如,对老伴一点也不宽容,他干什么我总是要挑毛病,简直没有我满意的时候。有时为了一点小事也要斤斤计较,甚至想:你要是我的雇员,早就炒你鱿鱼了。事后我也知道自己不对,不象个炼功人。为此,我也哭过,后悔过,甚至边学法边哭,下定决心改正自己的错误,能好一段时间,看他也不错了。十几年来就是这样反反复复,放纵了自己对老伴的挑剔、不宽容的心一直没有很好修掉。对子女是爱的过份,牵挂心不去,在2000年遭受迫害时我来到外地的儿子家,整天围着儿子、媳妇、孙子转,不由自主的成了管家婆,陷入了亲情的漩涡,这四年来学法、炼功不精進,讲真相也很少做,明知这样下去修不成,可还是难以自拔。直到2005年我才回到原来的修炼环境,参加集体学法,通过和同修切磋,认识到了对亲情的执著,也放淡了很多。

前段时间儿子闹离婚,这一下我没完全修去的情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情儿媳妇的处境,可怜孙子要成单亲了,整天心里想的就是这件事。明明知道“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可自己还是放不下常人之心,对他们大加干涉……,这也是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的最大借口。其实师父讲:“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对儿子离婚的事,把道理给他们说清楚,就顺其自然吧。对老伴要多看他的好处,少看他的不好处。遇事向内找,要忍,修去魔性,彻底解体恶党文化对我的毒害。

这些日子,通过重温师父《精進要旨》〈修者忌〉、〈道法〉、〈无漏〉、〈真修〉等,联系自己执著不去的亲情,有了长足的進步。再不能人为的滋养邪魔让其钻我放任的空子。

最后,我还想提醒一下部份老年同修:发现自己有了所谓的病业现象,第一念总想这是什么病症,先把所谓的病强加给自己,又上医院检查化验,听大夫一说更是放不下这个病那个病的,这不是在求了吗?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结果就可能给自己修炼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我们应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努力做好三件事,彻底否定旧势力,走好师尊安排的路。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