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执无漏

读《正确认识和处理特务问题》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看了同修9月2日文章《正确认识和处理特务问题》,我想谈谈我的感想。

看到文中提到特务花几年时间伪装成卖饭的、实施“美人计”搞破坏,这种变态行为令很多人感到无法理解。对特务这个职业,一般人是不了解的,正常人也想象不到会有人花这个心思、用这样的手段,做这种令人无法理解的事。最近我在查阅一些历史事件的时候,顺便了解了一点特务这个职业的历史,才知道这种人就是专门被训练成做这种事的,从训练的一开始就放弃欺骗、流氓、杀人的罪恶感:在训练间谍时,受训练的特务首先要通过的一种测验就是测谎仪检测,换句话说就是要具备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谎的本事;学会用各种假身份(这些人能弄到各种身份证明,取得人的信任)接近人,学会分析人的心理、利用人的心理弱点达到要挟、恐吓等目地;窃听、跟踪、暗杀、纵火是他们要具备的最基本的技能;实施“美人计”的特务,在训练中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做娼妓的羞耻感,成为不知廉耻的流氓,并学会制造浪漫的“一见钟情”……中共有专门培养、训练特务的学校,更是用下三滥的手段,以中共财力支持,愚蠢而又无耻的搞迫害,这些特务不被人的道德底线约束,不以欺骗、流氓、杀人为罪恶。这些以欺骗、流氓手段为职业手段、不以杀人为恶的人做出来的事,确实不是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能想象的。

我想说的不是特务多么厉害,是如果我们没有人心,他们就无法利用人的弱点搞破坏。

特务对电话、手机普遍监听、定位,无非是利用大法弟子的不修口,从大法弟子的片言只句中试图分析谁跟谁联系、谁给谁送东西……顺藤摸瓜,寻找资料来源。本地很多大法弟子明知明慧提醒,也不愿意多走一步下楼打公用电话,更别提到离家远的地方打公用电话了,宁愿用家中座机或手机打同修的电话。有的同修带着手机到同修那里去,怀里揣着手机,就与同修大声交流,同修提醒取下手机电池,却固执的认为自己的手机公安不知道就不用采取安全措施。有的同修对手机通讯的原理不了解,就固执的认为怎么可能定位呢?不相信同修善意的提醒。大家想想:手机为什么没有电话线也能通话呢?就是因为手机通过手机基站(就是我们常常看到的类似电视台发射塔的那种联通、移动的铁塔)传输通话信息,手机基站必须能对手机定位才能传输信息啊,所以手机定位从技术上讲是能实现的。我的一位朋友的爸爸是电信局工程师,这边这位朋友在电话里通话,那边通话内容就显示在工程师爸爸办公室的电脑上了。

就是说电话、手机通话从技术上讲是可以监控的。中共邪党对老百姓的电话普遍监控,不管是不是暴露的电话,只不过它不是对每个电话都会注意。

曾经有个大法弟子为买打印机一事,用公用电话给一个同修的座机打电话,请这位同修出来用公用电话回这个公话号码,这位同修虽然答应着却不愿下楼,让这个大法弟子在公用电话旁等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这位大法弟子没办法又打过去,不得不在电话里说购机一事,不知这位同修是嫌下楼累呢,还是怕回电话花钱,如果都是这样的心性,那不需要特务用多么“厉害”的手段破坏我们,我们自己就给特务迫害我们提供便利条件了。我们是吃苦来了,不是享受来了。为什么就那么懒呢?为什么就那么怕麻烦呢?为了大法不受损失,为了他人(同修)的安全,多跑几步路打公用电话就那么难么?不是以法为大吗?不是先他后我吗?正是这些一点一滴的小事上才能看出一个修炼者的本色。

特务装成卖馒头的,以了解真相,想学法为名接近大法弟子,成为“新学员”打入大法弟子内部,也是利用大法弟子的不修口从内部探听消息。是不是说我们就不能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了,有人要求学法,我们也不能给他大法书了?不是的。我们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就是讲真相,不讲自己和同修是干什么工作的,在哪住,姓什么,和谁认识,不讲和真相无关的个人情况,就没有问题。我们有位老年大法弟子在街上讲真相,正好看到一位同修,就把同修叫过去介绍:“这也是我们炼功的,是某某单位的,是某某学校毕业的,就在这个小区住……。”我们一些同修聚在一起时,就爱唠家常,特别是见到一个不认识的同修,总要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你是哪个小区的?”“你多大年纪啦?”“你家属在哪个单位?你孩子在哪上学或在哪工作?”甚至问:“你还发着工资吗?一个月多少钱?”人家走了,就打听:“这是谁呀?叫什么名?”“这就是某某,某单位的,在某某小区住,家里是干什么什么的,大法工作也干的好……。”对认识的同修就更是家长里短,无话不聊啦,“你最近忙啥呀?”“你整天没事都在家干啥呀?”“你啥时候在家啊?我那天去怎么你没在家啊?上谁家去啦?”“你有资料吗?有?给我看看。没有?那我给你送去。”“我已经从某某那里拿了资料,你别给我送了。”“哎呀,我已经把资料给某某了,你别来拿了。”“你快看看,这是从某某那里拿的,人家做的资料真精致!”“咱们分分这些资料,这些你给某某送去,剩下的我给某某送去。”大家看看,我们平时聊的这些话题,是不是和讲真相有关系的?是不是跟提高心性有关系的?说这些没用的话题,除了发泄自己不说憋得难受的诉说欲、满足自己不问憋得难受的好奇心、排解自己闲情难耐的寂寞,对证实法有什么意义?对资料工作的安全有什么好处呢?俗话说:言多必失,祸从口出。我们这样放纵自己的不说就憋得难受的诉说欲、不问就憋得难受的好奇心、不聊聊就闷的难受的心,这怎么是实修呢?邪恶看准了我们的漏,看准了我们嘴跟漏勺似的,就操纵特务钻空子。如果我们嘴巴很严,就算真派一个特务天天跟大法弟子一起“学法”,也绝无从我们嘴中套取信息的可能,那邪恶就无计可施。

特务实施“美人计”,以女朋友(男朋友)的身份接近大法弟子,搜集证据搞迫害,是利用大法弟子的人心弱点和法理不清。是不是大法弟子都不要交朋友了,对要求了解真相的人都拒之门外呢?不是的。交朋友和维护证实大法工作的安全这个尺度要分清。对要求了解真相的人,讲真相就可以了,正面讲也行,侧面讲也行,对方不是要了解真相吗?那就讲真相呀,讲同修的情况干什么呀?讲内部资料点运作干什么?不讲我们内部的情况,也一样能讲明白真相呀。对方对同修的情况感兴趣,我们也不能因为你感兴趣就对你的什么要求都满足。对方要学法,那就让其看大法书好了,学大法的人有的是,也不能每个都往资料点拉啊。

别说只是朋友,就算是亲人家属,也不能因为关系密切就往资料点拉啊。我们很多大法弟子的家庭都是一家人都炼,也不是自己做的任何工作都告诉家人同修呀。没必要更多人知道的工作,即使家人是同修也不能说。如果资料点的每个大法弟子都把自己的家人、朋友、父母、孩子和自己要好的同修往资料点带,那怎么行呢。就算对方不是特务,假使对方真的学大法,真的愿做资料工作,也不一定加入原来的资料点啊,可以让对方成立一个新的资料点自己做啊,明慧不是提倡遍地开花、单线联系、避免交叉感染吗?技术同修、协调人、或者为资料点做了贡献的同修也不能把自己看的在其他同修之上,不能觉得有资格自己做主,带人到同修处也要事先征求同修的同意。我觉得,不但是资料点,我们大法弟子间来往,带陌生同修到同修家去也要事先征求人家的同意。要养成好的做事习惯。为什么说要事先征求同意呢?有的同修把人领到楼下了再上楼征求是否同意,人都到了,还问同意不同意带人来?我听一个大法弟子说:“我家人到一个做资料的同修家,我们到了楼下,我家人叫我跟着上去,我就没上去(意思是我很注意不跟着家人去资料点)。”我听了不知该说什么好,我们的同修总算知道保护资料点了,可是就是这么保护的吗?不是信任谁不信任谁的问题,是要有一颗对大法负责的心。我们是大法弟子,总得为大法的安全负责,为同修的安全负责。不让大法受损失是我们的责任。

同修啊,问问自己,是否能做到,即使对自己最信任的同修,没必要说的也不说呢?问问自己,是否能做到,即使天天和自己见面的最熟悉的同修,你负责的任何工作都能不叫对方知道?你是否明白,任何一个大法弟子的被绑架都是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即使你不怕被抓,被抓后总能闯出来,即使你不怕被抄家,不在乎被抄走的设备、资金,你是否明白,你的自由、你的设备、你的资金都是师父赐予的?那是属于大法的,是大法弟子的资源,是用来救度众生的,不是你自己愿意舍弃就可以损失的。

信任一个人、善待一个人、爱护一个人,不一定表现在要让这个人知道自己所有的事。每次看到大法弟子的家属被严刑拷打被逼出卖大法弟子,我都会想,这个家属说出来之前一定经过了痛苦的思想斗争,说出来后一定更加痛苦。我就想,有时,知道的事多了真的是一种负担。对大法弟子的家人、朋友来说,让他们知道大法弟子做的事又要求他们守口如瓶真是给他们增加了很大的压力,不让他们知道才是对他们的爱护。从爱护他们的角度看,对关心自己的人的最好的回报就是不要让他们牵扯到自己做的有风险的事中,不给他们(被迫或主动)出卖自己和大法、对大法犯罪的机会。

“学了大法就成了同修了,成了同修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就可以什么都说了”,正是这样的错误观念造成了巨大的隐患,被邪恶钻空子,被特务利用。把同修情看的大于大法的安全,重于对大法的责任。这种错误观念危害极大,最容易造成安全漏洞,一旦发生迫害,损失就是巨大的。

如果我们在法理上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真的无执无漏,那特务也无法破坏。

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