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闯过一个个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师父说:“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因为我们地区这些年来共有十几个学员被旧势力以病业形式迫害失去了肉身,给本地证实法与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因此我想把我在修炼过程中凭着信师信法闯过的一个个病业关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启发,在最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真正做到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

我在得法前,心脏、肝脏等处都有问题,白血球、红血球均减少,失眠,体弱多病。一九九六年的时候,单位的同事向我介绍法轮功,说功法很好,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就在那时,家里接二连三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忙的根本没时间看书。后来我因胆结石到医院动手术。回到家后不能吃也不能喝,骨瘦如柴。就在这时,我想起了家里还有一本《转法轮》,请回家后一直没有看,我就拿出来看,那天从早上八点一直看到下午三点,之后胆部开始疼痛,一直到晚上十点才好。第二天我接着看,我老伴对我说,书不能看,看了肚子痛,看不得。我说了书里面讲了“物极必反”,看了有反应说明书好,我要看,就这样我又接着看,到下午三点胆部又开始痛。我以为痛到十点就会好的,没想到十点过了还越痛越厉害。我儿子、老伴看我这样就要我到医院去,我不肯去,一直痛到凌晨三点。当时是正月,我痛的汗直流,快支撑不住了。老伴要我到医院,他说不去会死人的。我说死就死,我就信这书一回。话刚说完,我就开始吐,吐了一痰盂鸡蛋黄一样的水和两大块黑东西,我当时就意识到是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吐完后感觉全身轻松,很舒服。然后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我就急切要学法轮功,到处找法轮功学员,第五天我就找到了炼功点,并且一步到位一晚上将五套功法全部学会了。

得法三个月,我发了一场高烧,每天都是三十九℃到四十℃,一连烧了六天六晚上,晚上烧的睡不着觉,我就一直背“真、善、忍”,三天没吃饭。第四天家里人就强迫将我弄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要我马上住院,说很危险,我说不住院。医生说你一定要听我的,我说不能听你的,我说了算。结果医生发脾气,把住院单撕了。我让医生开点药,想应付一下家里人。医生说你病的这么重,不是吃药的事。后来老伴求医生给开了点药。回家后,老伴一手拿药,一手端水要我吃,我当时求师父帮我,我不想吃药。结果药未到嘴就开始吐了,将我肚子中不好的东西全吐了,吐的眼泪直流。吐完后感觉很舒服。第二天早上儿子又叫我吃药,我说我就信师父,不吃药。到第六天就退烧了,第七天早上到炼功点炼功,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

得法六个月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右脚不能走路,右手不能炼功,腰痛的起不了床,不能打坐,但是我还是坚持到炼功点学法,上下楼梯走不动,我就用一只手扶着楼梯慢慢挪。那一段时间,我每次从炼功点回家,前方总有一团红红绿绿的光照着送我回家。我的右脚几天就好了,右手还是痛,而且萎缩了,比左手小一些,我也没在意,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九个月后就好了。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我到乡下去做客,带了一些真相资料去发。在亲戚家睡到半夜的时候,醒来感觉自己动不了了。我想我的真相资料还没有发,真相还没有讲,要是瘫在这里象什么样。我就恳求师父帮我,到早上我就能起来了,我炼了一小时功,真相资料也发了,真相也讲了,晚上回到家,可能是我在亲戚家感觉不能动的时候一念没动好,潜意识中还有不能瘫在这里,这是在做客,有什么事回家再说,结果晚上回家时就感到下半身瘫痪了,起不来,身上汗毛孔就象针在扎,早上不能起来炼功,我就请老伴将我扶到桌边,我双手撑在桌边上站了四十分钟脚才慢慢站稳,炼了一小时功,然后靠在门槛学了两讲法。同时我想我不能听邪恶安排,我要听师父的,中午一定要起来发正念,中午果然坚持发完了正念,之后听到一个声音点化我说:“你在巨难面前没有倒下”,我说是的,我没有倒下。

从这天起我除了吃饭、整点发正念外,就一直听师父的讲法。结果第三天晚上身体上不好的东西从每个汗毛孔里面排出来,第四天就可以走路了。第五天老伴说是我的生日要买鸡蛋给我吃,我说要买水果。就和老伴一起上街买水果敬师父。我女儿和媳妇听说我好了还上街了,就问我既没吃药又没打针是怎么好的?我说是学法炼功听师父的就好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中午,我在看《明慧周刊》,看到我老伴睡着了,我就去关电视,忽然感觉到头发昏,左手左脚往地下拽,我转了半圈,差点摔倒,当时我就发了一念,不能倒,接着发正念。同时我想哪里有漏呢?过了两分钟,来了两个大法弟子到我家来学法。当时在我脑中就出现一个念头“你病了还学法?”我意识到这个念头不是自己,学法是师父要求的,我一定要学。但是我的左手左脚都没有知觉,眼皮也撇下了,嘴也歪了,读书也读不清楚了。于是我给师父上了一炷香,恳求师父帮我把法读清楚,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要旧势力的安排,我就信师信法。然后我和同修一起学法,整点发正念。直到六点钟吃晚饭时,我想我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做事时不停的发正念,邪恶迫害不止,正念不停。

第二天中午儿子到家里吃饭,看我端汤撒了,端饭也撒,象个痴呆,就让我赶快去医院,我说我不去,我就信师信法,在法中修出来。我儿子说我锻炼少了,要我加强锻炼。我悟到是炼功少了,中午就加了一小时炼功的时间。

虽然这样,我还是坚持出去讲真相,三退,因为脸色不好看,我就晚上出去,白天学法。虽然走路很吃力,走不动,我还是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持讲真相,那几天晚上每晚都讲退好几个。就这样我天天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走师父安排的路,慢慢就恢复了。记的在第三天打坐时,我左眼角出现“金灿”两个字,“金”字还从左眼角飘到右眼角。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通过这一个个的关,我深深感受到,只要信师信法,只要正念坚定,只要按师父《转法轮》中说的:“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