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与人类的道德危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五日】面对今年以来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以及伴随而来的经济灾难,各个国家的政府和各行各业的精英们在努力寻找种种应对的办法。一位经济学家在谈及西方政府救市中所采取的国有化措施时,提到了这是在用政府的信用来拯救已被破坏了的市场信心。其实我觉得从这句话中能够引申出这次危机的实质,那就是因为人类的道德下滑所带来的信用灾难。

一直以来西方经济的良性成长有赖于其形成的信用社会,人们相信那些职业经理会秉持着职业道德,让企业健康的成长;而民主制度下选举出来的政府则会对大多数选民的利益负责,有效的监督那些大企业及金融机构。但显然一些从业者开始滥用民众对于他们的信任,从事投机买卖;而西方的政府,也在利益的驱动下,漠视公平的市场规则,漠视商业道德,未能进行有效的监管,最终导致了泡沫经济的形成及目前的破灭。但走到这样一个极端的地步难道仅仅是以上环节出了问题么?

在我看来,本次灾难的爆发其实是由人的欲望膨胀、贪婪引发的。就一个正常人的心态而言,其对于财富的获取应该是建立在自己为社会创造了多少财富的前提下。但显然很多人把注意力放在了如何通过资本市场的炒作去获得高额的回报。一个社会的财富是有限的,当大家不是去创造财富,而是去从事一种资金游戏的时候,泡沫的出现和破灭是必然。当然在这样的过程中,有人能挣到钱,但在我看来,这与赌博没有什么区别。

什么样的选民会选出什么样的政府;什么样的投资者,会选择什么样的机构和产品。当一个社会相当一部份人热衷于这种赌博的游戏时,又怎么能指望那些负有监管责任的人能履行职责呢。

当西方政府为了获取经济利益而可以对中共政府对于人权的迫害漠视时,毫无疑问,在道德和金钱面前他们选择了后者,既然秉持了这样的原则,他们在处理本国的事务当中也很自然的会做出相应的抉择。而这样的人能够持续获得自己选民的支持,那么选民们就必须承担由此引发的后果。

中共政府这些年来不仅镇压自己的国民,同时向国际社会也输出了大量的问题商品,SARS、禽流感等疾病、以及诸多国际问题。面对这样一个流氓政府,任何一个有着伦理道德和社会责任感的人都有义务去抵制。但遗憾的是,我们看到,就在今年,为了获取商业利益,在很多口口声声维护人权的国度,政治家和国家元首们以各种情愿和不情愿的姿态跑去北京,事实上去为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专制政府喝彩。这种信号带给自己国民的是经济利益压倒一切,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西方的下一代们又会如何回报自己的社会呢?

既然国际社会面对奥运开幕式上小女孩的假唱能够视而不见,那么他们自己的公民也同样可以为了蒙骗投资者而伪造报表;既然可以容忍自己的政府面对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政府屠杀而置之不理,那么这些公民就得理解,自己的政府同样可以对那些金融寡头为一己之利而败坏国家经济信用的恶行开绿灯。当跨国企业声称为了适应中国的市场规则而不得不采取回扣、贿赂等手段时,当yahoo可以为了在中国做生意而出卖客户的信息给中共政府借以迫害中国公民时,你能相信他们回到自己的国度里就不会做出违反职业道德和本国客户利益的事么?

没错,当中国的企业可以用含有三聚氰胺的毒奶粉戕害自己的下一代时,在美国因之而死的仅仅是宠物。似乎有着很大的差别,但我要说的是,当准则被破坏,当人性的光辉被玷污、当人类共有的责任被遗忘、当人类的道德底线被突破后,还有什么样的事不会发生呢?借用一句话,“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我们每一个人”。

尊敬的朋友们,对于席卷全球的这场危机,我绝没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心。我只想让大家理解,在纷繁复杂的技术层面背后,问题的实质很简单,那就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在承受着道德沦丧后引发的苦果。如果不解决道德层面的问题,而仅想着如何加强监管,根本不可能制止一次又一次灾难的发生。

而对于我的中国同胞们,希望大家更清醒一些。西方社会毕竟还有着几百年来形成的信用社会基础,西方的民选政府毕竟还保有国家信用,即便如此,面临这场危机时都表现的如此脆弱。而中国呢?股市的爆涨、爆跌,房地产的疯狂,医疗和教育界奉献精神的沦丧,这些的背后是政府黑手的存在。能指望这样的政府会为国家和人类做出什么贡献来?

不要认为在中国发生的迫害与你们无关,如果人类不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我们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呢?只有彻底抛弃中共邪党以及其所信奉的邪恶逻辑,回归传统的道德规范,中国才有希望,人类和世界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