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冲袋奶粉给党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三鹿有毒奶粉引发的中国食品安全危机,持续发酵,数以万计的孩子惨遭毒手,甚至造成世界十几个国家,从非洲的坦桑尼亚,到南亚的孟加拉,都紧急下架中国奶制品,连很多人喜爱的“大白兔奶糖”也未能幸免。

可是,控制舆论导向的中共喉舌媒体说,经过这一次媒体大曝光和政府的严厉打击,就“一定能够战胜食品不安全这个人祸”,真这么乐观吗?

一点都不乐观。原因众多,这里拣两个说说,一是有道“门槛”,二是有个“怪圈”。中共的媒体曝光和政府打击力度,在中共手里是一门艺术,就是要把握好一个度,不能越过这道“门槛”,不能让老百姓认为问题大得对党的执政能力和合法性都有了怀疑,不能动摇了党的统治地位。所以,这道“门槛”是中共绝不能逾越的底线。一旦人们把注意力放到体制问题,司法的独立问题,言论的自由问题和媒体的监督问题等方面时,中共马上就会控制舆论导向。结果怎么样呢?就会大事化小,归罪到地方官员和一小撮不法分子(如果民愤实在太大,有时也会让部门领导停职留薪,等避过了风头换个地方照样接着做官),最后不了了之。

另一方面,作为被处理的制造有毒食品的人,他们后悔了吗?很难说,恐怕只怪自己运气不好,因为这涉及到一个“道德怪圈”的问题。中国现在的这个社会,做坏事的人都能找到一个比他更应该人头落地的主儿,从而人们都心安理得的找到了做坏事的道德支撑点。贪一千万的局长,看到的是贪十个亿的厅长;包一个二奶的县长,惦记的是包十个二奶的省长;做假药的,食品里下毒的,愤愤不平的是那些大赚昧心钱的贪官污吏们;偷东西的,觉得被偷的人发的本来就是不义之财;报复社会的,理直气壮的认为是社会首先对他不公……这个怪圈破的了吗?很难。可以做个实验,就找一个认为食品安全问题能解决的人,问他自己能不能马上“洗心革面”,从今以后再不造假,再不说谎,再不贪污受贿,再不请客送礼。他会说他做不到,因为不造假不送礼在这个社会就没有办法生存。好了,这就给制毒贩假的人在怪圈上找到了一个道德支撑点,你都改不了,他为什么要改?你说见一个处理一个,弄得他倾家荡产,看他还敢下毒。没有用的,在他看来,第一个要被倾家荡产的,就是中共的总书记和政治局,因为早就没有人信共产主义了,已经在号称搞资本主义了,可是还把“四个坚持”写在宪法里,还抱着无神论不放,政治局不就是中国制假贩毒的源头吗?这就是这个怪圈循环往复的生命力所在。中共是这个怪圈的起点,也是终点。在中共统治下,无解。有一位经济学家讲,中国人五千年来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倒霉过。仔细想想,何尝不是呢?

其实,去年3月份发生的“美国宠物食品三聚氰胺事件”就引发了境外媒体对中国制造的质量问题的大曝光。中共也是在拖延抵赖之后,为了奥运,于去年8月开始,发动了一场规模空前的为期四个月的“全国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专项整治工作”,全国从上到下层层设立了专项整治的办公室,省长、市长、县长全体出动,媒体曝光和打击力度不可谓不大,四个月后,某副总理郑重宣布专项整治“圆满完成”。胜利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原来是用“三聚氰胺”毒毒美国人民的宠物,现在变成了用“三聚氰胺”亲手毒害中国人民自己的孩子了。

可见,只要这个“门槛”和这个“怪圈”两个因素继续存在,在中国就很难真的根除食品安全问题,以及其他所有社会问题。要剔除这个“门槛”,只有首先剔除中共;要剔除道德“怪圈”,就要重建道德和诚信,这也只有先剔除中共后才能做到。为什么呢?说中国人现在不讲道德,可怕不可怕?但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不让人们去做道德高尚的人,阻止人们去做道德高尚的人。无神论的中共,不正是在这样做吗?想要做个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还被中共当作共产党最大的敌人,倾举国之力赶尽杀绝。如此,中国的社会如何能根除危机呢?

网友说的好,“冲袋奶粉给党喝”。共产党解体了,一切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