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向“男士”讲真相的顾虑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大约一个月前,我突然发烧、咳嗽、嗓子痛、腰痛、腹泻,还长了脚气,痛痒钻心,严重的干扰了我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我认识到,这是邪恶对我的干扰,决不能承认。我坚持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在多年的正法修炼中,在师尊的教导下,我懂得遇到魔难要向内找的法理。这是自己有漏,叫邪恶钻了空子。漏在哪里呢?我认真的找自己。

我重视学法,每天坚持认真学法,再忙再累,我都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我还参加了集体学法小组。我认真发正念,从不懈怠。自从全球掀起退出中共恶党的大潮以来,我坚持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很多的亲朋好友,我都为他们做了三退。我还面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我几乎每天都在大街小巷寻找有缘人,救度着众生。无论是衣着时尚的年轻女郎,还是衣着朴素的普通妇女,无论是国家干部,还是大中小学生,我都能如意的和他们打招呼,讲真相,劝三退。三件事我都尽力做好,到底哪里有漏呢?如果无漏,邪恶根本动不了我。我突然想起,当我刚开始发烧、咳嗽时,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了几个“男士”。这是师尊在点化我,我向陌生男士讲真相上有大漏。

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在讲真相劝三退中,陌生“男士”基本不讲。我认为“男士”信神底线低。如果他不接受三退,容易举报我。有些陌生“男士”也可能是警察。如果正念不强,就会遭绑架,所以不愿意和陌生“男士”讲真相劝三退。这既然是大漏,我就要把它堵住,不能让邪恶有空可钻。

一想到要向陌生生的“男士”讲真相、劝三退,我的思想压力很大,胆胆突突的心里没底。我认真学习师尊的法。师尊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师尊的法,向我们明示了这场迫害的实质,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纵着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宇宙在正法,天体在重组。解体的是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救度的是宇宙中无量无际的众生。

在讲真相中,我曾遭恶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关押。由于我正念正行,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在师尊慈悲呵护下,神奇般的闯出劳教所。我亲身见证了正念正行的威力。劳教所是邪恶生命集中的地方,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就能解体邪恶,就能闯出来。外面的环境要比劳教所黑窝宽松的多,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在面劝三退中,关键不是“女士”、“男士”,而是正念!“男士”先不说他信神的底线高低,是否是警察。首先他是人,操控他的邪恶生命被大法弟子的正念解体销毁了,他就会被大法弟子强大的能量所制约,认同大法,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得到救度。

在法中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心里越来越踏实了。同时我也认识到,自己还有怕心。怕心阻碍着我向陌生的“男士”讲真相劝三退。怕心是最大的一颗人心,也是每个大法弟子必须面对的,必须修掉的。不修掉怕心,就不能救度众生,就不能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就不能圆满,永远失去了万古机缘。我们只有破除人的观念,走出来,在证实法,在救度众生中才能修掉它。

师尊的法,使我清醒了、理智了,我决心突破“男士”的误区,更好更多的救度众生。我加大力度学法,背法。经常半夜二点起床,开始整点发正念。我依然每天都在大街小巷中寻找着有缘人,我把目光投向了陌生的“男士”。我对第一个陌生的“男士”讲真相劝三退的是个三十出头人,他走在大马路的人行道上,我跟了上去,微笑着说,小兄弟,我要到某某地方去,怎么走啊?他详细的告诉了我。我又问,我走多长时间能到呢?他又告诉了我。我客气的说,谢谢了,小兄弟,大姐给你添麻烦了。他也客气的说这算什么。搭讪了几句后我切入正题讲真相劝三退。他同意退出邪恶的团队组织,并请他给家人讲真相劝三退。良好的开端,使我增加了信心和勇气。

有一次在马路边,碰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陌生“男士”大约四十多岁。我微笑着向他打招呼,搭讪了几句后,我就向他讲真相劝三退。他是邪党党员,非常愿意退出来,为自己的生命选择未来。他告诉我他的兄弟姐妹都是邪党党员,都愿意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我说那你就告诉他们吧。他非常高兴,满口答应了。还激动的说老大姐,谢谢你啦,谢谢你啦。看到众生得救后的欣喜,我感到很欣慰。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我终于突破了“男士”的误区。现在讲真相劝三退的大多数都是陌生的“男士”。他们中有干部、教师、大学生、农民、个体户、打工族等等。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我又向前迈了一步。这是大法的威力,师尊的慈悲苦度的结果。我对慈悲、伟大的师尊感激之心,不可言表。我要继续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珍惜这稍纵即逝的宝贵时光,时刻牢记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抓紧时间“抢人”,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浅悟,若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