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师信法就能突破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我经常在明慧网上看到一些老年同修谈病业难以突破的问题,在这方面我有很深体会,现在谈出来与同修切磋,希望对过病业关的同修有所帮助,互相鼓励,增强信心。

我得法前全身没一寸好的,副鼻窦炎,额窦炎,患四十年之久,实际已转癌。不能坐汽车,走路只能轻轻的一点点的走,脑里象一盆浆糊,不能晃动,头不能随便转动,要平稳不动。怕冷,怕风,有点风,就大发作。身上穿的厚厚的,头也包的厚厚的。睡觉把头吊到床沿下,让鼻子处于最低位子,以防脓流入到口腔,也睡不着觉。同时,伴有心脏病、高血压、胆结石、尿道炎、颈椎病、胃肠病、腰椎骨质增生、坐骨神经痛等多种疾病,风湿病,夏天不能穿单衣,坐椅要垫棉垫,怕冷。我真是尝够了病痛的苦。绝望中我想,到时没药可维持,多多地吃些安眠药,一了百了。就在我失去对生活信心的时候,我幸得大法,从此,我从灰暗的角落中,走向了光明的通天大道。

我九八年秋得法,当时我想,我不会象别人那样,今天進明天出,我要修,就修一辈子。也可能正念到位,第一次炼神通加持法(当时动功还未炼过),坐了十分钟的样子,很多法轮在我身上旋转,病重的地方转的更明显。二十分钟的样子,我的头里象有一股清泉,舒服极了。四十五分钟音乐完,我全身的病都好了。四十多年的副鼻窦炎、额窦炎都好了。我把脚搬下来,我高兴的喊起来,“我的病好了!”我太激动了,太神奇了,我相信师父是真佛,如果不是真佛,世间上那有哪样的科学能做到?坐四十五分钟,全身的病就没了,从此,从原来天天不离药到永远药不沾。

修炼半年后,我就开始净化身体,烂嘴唇有几个月,别人说我上火,我知道是净化身体,不怎么痛;以感冒的形式消失的病业,打喷嚏,我悟到是以这形式把体内的败物排出来。师父把我好的留下,坏的去掉。有一次,发烧,我想:我真相还没做完呢,发烧马上就好。头上经常长小米粒似的珠子,我知道这是败物质分泌出来了,头痒痒,我明白头上的病业快消完了。一次三叉神经痛的难受,发烧,打冷战,我说:“什么关,什么难,我都过的去。”坐起来了发个正念,一下就摘掉了。几年来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拉肚子,二三次就好,去年有一次一天拉30多次,一连二天,身上肉眼看着很快瘦下去了,就如常人虚脱似的,我知道是净化身体,心不动,一星期就好,恢复了胖乎乎的原状。每次消业都不影响我做三件事和常人的事,真正是比以前的病要轻得多。

二零零七年初冬,旧势力安排的巨关巨难再次冲我而来,以中风的形式消业,我的嘴歪到右耳边,左眼眯成一条线,睁不开也合不上,左面部下压,眉毛一高一低,皮肤不能动,眼睛看不见,一张脸是扭曲的,这是表面。

里面是头昏头痛,耳朵里面痛,牙痛,三叉神经痛,颈不能转动,眼睛象很多针扎,嘴不会吃饭,大便不通,双眼滴泪,口吐血水、脓水、苦水,心脏阵阵发慌,有时象打鼓。魔难来的第二天,作了一个梦,我的前世惩罚了一个有错误的人,叫手下人用刀割了他的肉,砍断了他的腿,并且自己也动了手,瞬间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怎么会杀人呢?醒来我悟到,此梦与这次消业有直接关系。一连几天,我给师父敬香,看见师父两眼泪成行,师尊也不知道我是否顶的住。我拿起《转法轮》,我的眼看不见,我轻轻的说:“师父,我要学法。”真的模模糊糊的能读《转法轮》,配上眼镜能看,但别的书看不了。当魔难来时我第一念就是担心给法带来负面影响。

我深知这次魔难意味着什么。我也不求师父保护,不能再让师父为我承受,师父已经给我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这都是我生生世世造的业,都是我的难,我也不依赖同修给我发正念,我来去由师父安排,师父给我是最好的。

师父教导:“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我想:师父,我能吃苦,我能付出,我能忍受,我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坚强师尊造,智慧法中生,我觉得心明眼亮,悟到了很多法理,正念无比强大,难变得那么小,我象什么没发生一样,没有压力,轻轻松松。孩子回来,看到我成了这个样子,哭了,我笑眯眯跟没事一样,谁知歪嘴越笑,越难看。丈夫和三个孩子都要我住医院。我说,医院治出了多少植物人。我这是净化身体,你们看我脓水,血水,苦水在往外排呢。坏东西排干净了,一切都好了。他们都知道大法的神奇,都听信我的。

我总共只有十天没干活,但三件事没落下,我珍惜分分秒秒,学法背法,在不断的静心学法中,法理越悟越透,法象一把金钥匙,打开了我全身百窍,巨大无比的能量通透我全身,我整个人溶于法中,做真相时没有求心,行动轻松自如,(但在家里走路摇晃),眼睛也能看见路,集体发正念一次不少,到点上我就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我不说,别人也不问,到半个月后一个大好转,嘴正过来很多,眼也睁开了很多,皮肤也能动,再就是不那么太难看了,各方面都大有好转。

师父说:“业力是一块一块的消。”我这是消了一大块业力了,但身体还没有净化干净,口腔还往外分泌出脓水、血水、苦水,后来也有甜水,身体经常换位的清理,一次脚痛不能走路,我悟到如没修炼,从此就别走路了。我想到晚上做真相就能走,果然晚上好了,会走了。有几天,我的双手掌痛,左手小手指一根血管青了,我只拿了一下拖鞋,就青了一片,说明是内出血了,两天后就好。我悟到头痛是不是内出血,肯定是,如我没修炼,真会一命呜呼。眼滴泪看不见,我悟到,不好的物质滴出来了,净化了,我就会看见,现在我不戴眼镜也能看书写字。而且左眼恢复了(现在感恩师尊会流泪),颈有几天不能转动,咽炎、胆病、背痛、坐骨神经痛也翻出来了,最痛的牙,三叉神经痛,全身经骨痛,总之是中风后各种病的综合症。

好转后几天,我没有为自己发正念,牙痛了几天,一次梦中看到了一个很不好看的白色轮子向我飞旋而来,我和孙子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很费劲的捉住了那个轮子。我明白干扰来了,每天发正念,为自己加一念:彻底解体干扰迫害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后来基本上没什么痛。

我身体瘦了许多,手脚皮肤象八十岁的老妈,我悟到不好的物质清理出去了,师父会用高能量物质给我回补上来。过三天我就胖了,皮肤白嫩了,脸白里透红,孙子的老师问我:“你多大的年纪?气色真好。”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我。最近我发现在我身上呆了几十年的一个瘤子也不见了。现在我体力旺盛,全过程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

其实不管以什么形式,消业出现的一些状态和难受只不过是在修炼中净化身体,身体向高能量物质转化的一个过程和现象。在这个过程中执著心放的快,难就会变小,短时间就会突破。执著心放的慢,正念不足,难就会加大,会拖长时间,加大痛苦,只要我们能放下那个心,提高心性,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生日来临之际,恭祝师尊生日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