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恶党泯灭社会道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三鹿奶粉的投毒事件引发食品全面污染的曝光,中国大陆的百姓,尤其家中有小孩子的,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而无法逃避。

办公室的乐老师的宝贝儿子才一岁十个月,知道国内奶粉基本上都有毒后,改让儿子喝豆浆。她说:“上周到超市买豆浆机,发现豆浆机价格一夜暴涨,还买不到,货一上架就发生哄抢。”昨日她听人说买回来的豆子磨的豆浆也不是百分之百安全了,因为大陆农民使用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杀虫剂在农作物生长的过程中,被作物吸收了一部份,导致食物的基本原料被污染,水土里的杀虫剂的含量也是多年来有增无减,造成连牛吃的野草都不纯净。即使牛奶不加入三聚氰胺,大陆生产的牛奶也不纯净了。她听后感到十分惊恐失措。

今天办公室的黄老师知道大陆的鸡蛋百分之八十有问题时,也是相当焦虑,因为她前些时知道牛奶有问题时,还欣慰地说:“我的女儿不爱喝牛奶,爱吃鸡蛋。”

其实中国的食品污染,假货毒货充斥着市场,对大陆人并不是新闻,但普遍对婴儿奶粉投毒,可怕到这种程度,百姓是没有思想准备的,其实这又是中国人的必然遭遇。

当有人在责备共产党的政府企业带头作假时,就会遭到另一些人的当场驳斥。后者马上可以列举无数例子,说明作假投毒的个体作坊情况更加严重。弄得听者也觉得投毒与共产党无关。当谈到牛吃的草都被杀虫剂污染时,人们更觉得不应该归咎于共产党。

其实食品污染的严重程度就是共产党造成的。有人会说全世界都有污染问题。是的,但有哪一个国家的污染面有这么广,程度有这么严重呢?责任为何直接就是中国共产恶党?请看它用的三部曲。

第一、共产党强制灌输无神论成为人们作恶的理论基础

从共产党把无神论这思想毒素灌输给百姓,把人不当人、向食品里投毒的思想基础就在那时候打下了,人们不管他人死活的做昧良心事的种子已经深深的埋下了。当人们不再相信善恶有报,做坏事时就能没有任何罪恶感。

其实神佛是物质存在,还是纯精神上的安慰?也就是说即使神佛是精神领域的东西,对人类还是利大于弊的。相信善恶必报,对人的道德显然是一个约束,这一点难道中共你不承认吗?!为何还要以教科书和媒体宣传来强制灌输无神论呢?

用经济增长作为评价官员和评价改革开放的主要成就时,忽视对环境的破坏到了危害千秋万代的地步。这种评价标准本身也无道德可言,无视善恶的报应,也是无神论的产物。提高人们的物质生活,只为了这一代人的物质生活,不为子孙的物质生活着想,那背后隐藏的是什么心呢?只为了自己这一代政府的政绩着想,而不为后来的政府着想,不为子孙后代着想,能是有道德的政府吗?能是相信善恶报应的政府吗?

不管是对食品下毒的普通百姓,还是只追求生产总值来炫耀自己政绩的政府官员,都是无神论调教出来的。所以无神论毒害了所有相信它的人,包括体制内的官员。

第二、共产党亲自实践并证实“作假有好处”

实践中百姓也看到中共的各级政府大小会议的报告、各种政令、中共官场大小官员的提拔、各级官员政绩的评估、中共各种形式的宣传、中共的大小新闻,无处不作假,更糟糕的是,凡是作假的反而得势,凡是诚实,说真话办实事的官员,上至总理,下至小小班主任或小小村干部无不吃亏背时。那些能吹能拍,能拉关系、能请客送礼的反而全家甚至七大姑八大姨跟着沾光。“作假成功、作假全家幸福,诚实倒霉、诚实全家倒霉”,这在中国成了妇孺皆知的铁的事实。它能不鼓励人们在各种社会行为中弄虚作假吗?因为弄虚作假给当事人带来了实惠!也就是说,“作假有好处”是从共产党政府开始实践并得到证实的。因此“作假带来好处”的理论在实践中得到了证明,这种理论的根扎在人们的思想中更深了。

第三、中共打压真善忍、将人们内心诚实善良的最后底线彻底摧毁

共产党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用的是杀一儆百的恐怖主义手法。人们看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被抓、被打、被开除、被活摘器官,内心深处的恐惧让人不敢向往真善忍了,甚至越是远离真善忍,越是感到安全。越是做坏事越是能赚钱,越是讲假话吹牛拍马越是获得上级的提拔,越是获得幸福生活。一看那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抓的抓,关的关,开除的开除,打的被打死,即使在单位也是被领导视为二等公民,评先进评优秀没他们的份,即使有极少数特例,那也是因为还有人的良心没有完全被恶党吞噬掉。中共打压“真、善、忍”,彻底堵死人们回归善良的路!

中共政府有没有抓环保的举措?有。但永远不会成功。你想在体制内改,永远动不了人们弄虚作假的根,保证是千难万阻,下一级对上一级的弄虚作假已经成为习惯了,是一级骗一级,层层往上骗。

中共的这三部曲调教了一代又一代作假大军、投毒大军。中共害了谁?只害了百姓吗?不!实际上,当空气已经严重污染,当水已经无法净化到安全的状态,体制内的人不喝水不呼吸吗?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每个人都是体制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