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注射毒针、毒打 刘晓莲老人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

被注射毒针、毒打 刘晓莲老人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湖北赤壁市大法弟子刘晓莲(女,六十九岁左右)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含冤离世。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被绑架关进赤壁市看守所,曾经遭受五马分尸的酷刑。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刘晓莲在家中被赤壁镇政府及赤壁镇派出所一伙恶人绑架并劫持到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迫害,被注射毒针、灌不明药丸,还经常遭到毒打,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看她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才放她回家,当时老人全身浮肿、奄奄一息。


大法弟子刘晓莲


大法弟子刘晓莲被迫害得全身浮肿、奄奄一息

刘晓莲老人家住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在1958年邪党搞大炼钢铁时,双眼突然疼痛难当,半个月痛瞎了一只右眼。1995年修炼大法,只有半个月,她的那只瞎眼睛亮了,人也变得祥和、慈善、开朗,身体健康了。99年7月20日邪党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老人曾经多次遭受恶党人员酷刑折磨。

2000年12月,善良、耿直的刘晓莲老人到北京为法轮功、为师父上访,作为一个普通百姓,她只想告诉政府,“真善忍”没有错。在天安门广场,警察抓住了她,用脚使劲朝她小便处踢,流氓至极。三天后将她与上百名法轮功学员押往辽宁海城,在三九天大雪冰冻的情况下,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脱下,每人只准穿一套秋衣秋裤,挨冻、挨饿,并酷刑折磨。

2001年元月17日,刘晓莲老人被赤壁公安从海城市押回,关押在赤壁市第二看守所,公安局专门请了一个打手(临时工)叶军来残害她,每天上午毒打她的头部、眼睛、胸部、小腹等部位,下午毒打后,强迫罚跪四小时以上,连续一个星期,后来要过年放假了,便将她转到第一看守所。当时的政保科科长蔡金平也是直接凶手。

2002年6月28日那天下大雨,蔡金平(市公安局政保科长)、邓定生(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主管女号)、宋玉珍(市看守所女号管教干部)等人对刘晓莲老人下了毒手。钱玉兰对她说:“你炼功快瘫了,领导说要给你打点补药治疗。”老人说:“我不是炼功致残的,是你们用酷刑迫害致残的。”邪党恶徒们把老人劫持到了妇幼保健院强行注射药物,致使老人家头部出血,双耳象爆炸一样阵阵地痛,上吐下泻多次昏死过去。

就是这样,恶警们还没有忘记发财,就向老人的家人放出口信,说她快死了,骗她老伴3000元,还写了担保,将太婆买回了家。2002年8月28日以病解的名义把老人放回去了。

刘晓莲老人没有死,还挣扎着爬起来,到外面去揭露这场罪恶荒唐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与镇压,人们都含着泪,听完太婆的遭遇。

风声传到了公安那里,在太婆挣扎地爬起来的第二天,当地公安直接把太婆从床上绑架走,10月17日又转到第一看守所。

2002年12月6日,刘晓莲老人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遭到以所长邓定生为首的19个警察和犯人同时毒打,她的身体被五个人同时向五个方向用力猛拉,当时她的小便处撕开了,全身骨骼脱节,其他人轮班用50斤重的铁链脚镣打她悬空的身体。

2004年2月4日,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为刘晓莲发出紧急呼吁。2004年5月29日,在市看守所饱经5个月的摧残后,刘晓莲老人被镇干部和派出所的人抬回了家中。

2006年4月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公安特务诱捕。赤壁市公安局以精神病为借口将其非法关押在赤壁蒲圻纺织总厂医院精神病专科摧残。刘晓莲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男精神病人污辱她等种种迫害,进去不久,曾经被迫害致不能说话。

精神病医院的恶医张姓主任等四人是迫害老人的魁首。恶医张主任与赤壁镇邪党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镇拿6000元钱来残害老人的生命。恶医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击、电针刘晓莲老人4个小时、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致使她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这次老人被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清醒时却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老人被不明摧残哑了之后,写了很多劝善信交给恶医张主任及其他邪恶之徒,揭露他们为钱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

两年多来,刘晓莲老人受尽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百般折磨,全身浮肿,进食困难,生命奄奄一息,医生确信只能活二十几天了,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将她放回家。老人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含冤离世。


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