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妻子从返修炼大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四日】同学妻子小杨一九九九年以前是郊县某镇的辅导站站长,积极组织协调同修学法炼功,做了许多大法工作。迫害开始后,我这位同学是一个较大国营企业的总工程师、高工,盲目积极讨好邪党,把小杨所有的大法书籍、资料、图像一并主动送交派出所,从此不让小杨学法炼功;后来搬進市内居住,断了小杨与昔日同修接触的机会。

二零零四年冬,一批多年未见的同学聚会,我向这位同学洪法讲真相,他满口党文化,不自觉的助纣为虐当帮凶,竟得意的说:“我一直把她管的紧,不让她去违反政府的规定”。我把注意力转向小杨,立即心生一念:要让她爬起来,从返大法之路!

第二次聚会,我主动向小杨说我和先生都是大法弟子,一直不承认邪恶迫害,坚持学法炼功,做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你过去是辅导站站长,这亿万年的等待,怎么就放弃不修了呢?你还想回来修吗?”她频频点头,并说出了三点顾虑:一是丈夫反对、儿子阻止;二是这长时间,愧对师父、愧对同修;三是书籍资料全无,早已迷路。我当即给了《九评》和一些资料。她说:“我真想回来啊,今天见到你们,我就象见到了希望!”她已经动了回家的真念,这是十分可贵的,必须抓紧和她一起在法上悟,消除顾虑,解开她的心结。

紧接着,她参加了几次小型法会,学法悟法,交流探讨。首先让她彻底了解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兑现当初对师尊立下的誓约,助师正法救众生!离开大法已六年了,怕心使她跌的够沉痛啊。她捧读师父近年来许多的讲法,如《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不要担心哪,包括一些摔跟头的,你赶快爬起来就是了。”又如《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不管怎么样吧,迫害没结束,没走出来的或者是没跟上正法進程的,那现在都是机会”。同修们也都慈悲的开导她,跌倒了,爬起来,不要懊悔。懊悔也是一种执着,一种有为,不能再错过师尊给我们开创的千万载难逢的机缘。你真的回来了,不负师父语重心长的教诲,和同修们一道做好三件事,师父会高兴的!师父的许多法理,许多教诲,字字句句重击在她的心上,她噙着眼泪坚定的说:“修炼应该是金刚不动的,这个心、那个心,特别是怕心,没有理由不去!”

对其丈夫和儿子阻止反对修炼,交流中也作了探讨。究其实质,他们并未站在邪恶一方迫害大法,而是听信了邪党一言堂的欺骗、谎言,认识不清,加之怕心所致,怕被抓、被关、被打,被非法勒索而做出的恶行。你是大法弟子,很可能他们就是你要救度的。带来的这些都是安排给你的,只是缘份到来的早迟而已。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教导我们:“我告诉大家,如果没有缘份,今天在这个世上就当不了人,一个没有缘份的人都不可能在世上。”在交流中同修们遵从师父的教诲,慈悲善念的认为:我们没有理由气馁,没有理由怨恨他们,要把他们当作众生救度,做细致的工作。多向内找,反思自己哪儿有漏嘛。小杨在师父许多法理的开启下,自己都开心的说:“还是我自己有漏啊!师父把法讲给我们了,万事给我们具备了,只有听师父的话,溶于法中,时机成熟了,总会把他们的工作做好的。”

小杨的心结解开了,我们尽力把二零零零年以来师父在各地的讲法经文、《洪吟二》,让她如饥似渴的阅读,以提高对法理的体悟,跟上正法進程。又一个大法弟子从返大法之路,她所对应天体的众生群体得救了。

二零零五年九月小杨突患直肠癌,大难来临,被家人送進医院做切除手术。我问她丈夫时,这位同学对我说谎:“是吃了玉米患肠炎输点液,小事一桩。怎么惊动你大驾来看她呢?”因为他已知小杨与我接触后又学法炼功。他翻找到大法资料,追问是谁给的,小杨直说是我给的。他仍怕心重重,曾打电话叫我不要那样做,小杨出了问题会害了他们全家。当时我确也不知是什么病,作一般探望后,借此正好向这位同学讲几句。我从若干人因修炼大法健了身,若干人因修炼大法绝症不翼而飞,立即把话题转到他身上。你和小杨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你已经明明白白看到了当前的种种真相,却不经选择,盲目的听信谎言,反对小杨炼功。如果不是你反对,小杨怎么会生病進医院。过去她怎么未见生病進医院呢?短短数语,使他理屈的说:“那现在找个气功师给她治吧!”此后,他再也没有阻止小杨炼功,也算大有進步。

小杨作切除并第一次化疗后出院,我带上《明慧周刊》等资料去她家看她(我同学已上股市炒股去了),见她形容憔悴,颜色枯槁,拄着拐棍,我很诧异,她才如实告知直肠癌作切除并化疗后身子才垮到这般的缘故。我一下警觉起来,必须共同在法上探讨因何遭此大难?可能是小杨从新回归大法,刚刚汇入正法的洪流旧势力在干扰、在迫害,加大魔难。也可能过生死关,看放的下放不下,过的去过不去。总之,小杨这时多需要和同修学法,用法彻底掸去封尘,洗涤心灵,发正念清除那些迫害我们的一切乱神、黑手烂鬼,加快步伐,跟上正法的進程!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切事情都应用法来衡量,用法来指导,就会得到更正。邪恶的任何招术,在我们面前都不可能奏效,反而还帮我们提高层次。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你们一念一行邪恶都在虎视眈眈。你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加强什么,你们思想不正它们就会叫你不理智。”我叮嘱她不可动摇的信师信法,学法、悟法,没有别的选择,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这么绝对,就这么严肃!她通过学法、悟法,正念确也升起,坚定的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悉尼法会讲法》),眼中显现出一种令人喜悦的辉光。我说:“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们会通过渠道了解你的情况,你也会知道我们的信息。”

约有一月,侄孙女的电话联系中说:“杨婆婆上我家来,红光满面,精神饱满,吃饭胃口也好。我告诉了你们的情况,她嘱我转达:她没有病!你们走后她就丢了拐杖,不作化疗,生活自理,心地充实。除了想念你们,一切很好!很好!放心!放心!”我们深知,多少话尽在不言之中啊!此后不断获知,她按师父的指示,做好三件事,一直迈步在正法的大道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