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修共同精進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

一.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零五年,一位被非法劳教三年的同修期满回家。由于受邪恶的毒害太深,回来后,一年半多时间一直对师父、对大法对立,对同修的善意谈话拒绝,不接受。使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当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满口都是歪理邪说,不让他人说话,这次也就只好不了了之,结束了谈话。

回家后,我细找了自己的心,为什么没有说话的机会?通过学法,找到了自己没用正念,是人心、情和急躁心做事,却让歪风占了上风。过一段时间,我和几个同修商量再去她家,这次我们首先请师父加持,用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她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后分头到她家,一人谈一人发正念,其他二人在家发正念,加持至我们返回。

坐下后,首先让她谈了自己的认识,心结在哪。根据她的接受能力,把正法進程、形势,以及为什么要讲真相,同时又切磋了“是大法‘迫害’了她,还是恶党迫害了她”。交谈中看到了她的怕心,对大法与政治分不清。通过交流切磋,她大有转变。我们并把师父的讲法交给了她。经过一段学法,她很快的在法上认识上来,便主动和我们电话联系。我们到她家,见面后,我们同时都泪流满面,无话可说,互相看着,过程中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力加持我们的一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现同修悔恨自己醒悟太晚,在正法修炼中非常精進。

二零零七年,我们镇一位同修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她放弃修炼近六年了,我们先后去她家四次,第一次勉强的让我们進屋,但表情上不欢迎我们。我们只是看看她的情况状态,她当时一席的歪理邪说。过一段时间,我和同修又去了她家,与她见面前请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铲除她另外空间操控她的一切邪恶因素、共产邪灵、旧势力黑手,清除阻碍与她交谈的一切不正的邪恶生命,让正的一面打入她的每个细胞,复活起来。表现中看她的变化很大,我们共同学习了师父对有关的讲法,并让她谈了自己的认识与想法。了解后,我针对她的认识切磋交流,把近六年的正法進程根据接受能力讲给她,对她提出的问题一个个解答。明白后,她的表现与语气全变了,书和信也留下了。

今年的夏天,我又去了她家,头脑中一片空白、纯正。见面后,她用满脸笑容迎接我,并又拿出水果给我吃。这次我们谈了近三个小时,她把自己从被劳教与现在的认识和心里话全谈了出来。交流后,看到了她的怕,使她不能回到大法中,对三退不理解。针对她的畏惧,我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遭恶报的理讲给她,告诉她把她抓去劳教的书记遭恶报了,并让她发正念,最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她回到师父的身边。过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做的过程也是修的过程,以后做的更好,继续努力。

二.在法上修自己

我和丈夫(同修)跟头把式的走过了八年,二零零六年,他下身开始起一些小红疙瘩,刚一开始很轻微的发痒,当时也没在意,只以为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二零零六年“五一”由于江魔头流窜到我所在驻地,驻地的保卫科接到上级的命令,将对我地的大法弟子普查、搜捕。我被抄家通缉,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的离开了此地,到了另一个地方。这对没有经过离家考验的丈夫是一个沉重的难关。我们住在同修家,他有压力,在别人家吃不饱,法学不了,功炼不了,生活也保障不了,身体与状态使他感觉度日如年,非常痛苦。

十一月,我们通过多方面的联系,买了自己的住处,由于资金不够,又贷了款,一桩桩的事情压的他透不过气,又加上不能深入学法,遇事不在法上,却用人心来衡量,很难精進,在魔难中熬过了一年。

二零零七年,由于学法少,他被根本的执着──放不下的名、利、情心困惑,不能自拔,身体越来越严重,从命门到脖子、脸部、胳膊都出来象牛皮癣一样,而且还一个圈一个圈的向外扩散。学法、炼功、发正念被干扰,晚上更是痒的无法入睡,精神上的折磨,加上身体上的承受和长期不向内找,各种压力使他对师父对大法不坚信,产生想放弃修炼的念头。一次他哭着对我儿子说:“我都不想活了,饭都吃不上,身体又是这样,真是不如—死”。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使我猛醒。我便马上严厉的对他说:“闭上你的嘴,这不是你,是旧势力黑手来取你的命,向下拉你,让你放弃修炼,快分清它清除它。”我们请师父加持,发出了强大的正念,在法上切磋,很快就过去了。

今年的七月份,身体上痒的又使他不想学了,要上医院看看吃药,并对我说:“法我也学,功我也炼,真相我也做,有什么用,老是痒的难受,以后我不做了,你也不帮我发正念,只管你自己。”他的一番话把我再次惊醒。深思,回忆一年来一直指责他不信师不信法、人心重、业力大、悟性差,不按师父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不修心性,常魔性大发。有时在法上交流、切磋、帮发正念,但没尽心尽责,总想是他个人的事。无意中给他下定义,却帮了旧势力和共产邪灵的忙,意念中一直是想“你”,而从没有想到“我”如何,很少想自己,经常说让他向内找,可自己不在其中,有时还暗暗自喜,自己能在法上看问题,心想这点事你还分不清,还修什么。

由于学法不扎实,长期麻木,不向内找,有一段时间我的名、利、情、色心、欲望及一切人心都出来了,久久不能自拔,三件事做不好,或不做,状态消极,精進不起来。这时,一个与我不太认识的同修帮助我。交谈后,她清晰的将我的一个个心点出来,对我严厉的说:“你还修不修了?”她的话刺激了我的心,不爱听,师父在《美国第一次讲法》中说:“我告诉你们在你们过不去关的时候,听到很刺耳的话的时候,真是我的法身用刺耳的话在刺激你、告诉你。”通过学法,我突然的明白了。使我的一切人心和执着都表现在丈夫这,让我看到去掉它(但也有他的因素)如果刚开始,我能对他的病业否定,在法上为他负责,看自己,也绝不会在魔难中拖那么长时间。

明白后,我们加快学法,在法上否定它。过一段时间后,他还是痒的学法、炼功、发正念都静不下来,身上挠出了血,象生疮一样,迟迟不好。一天,正在静静的学法,突然象金刚一样的心、正念打入我的头脑,想到那个旧势力,我马上用移念把旧势力提到我眼前,并很严厉的对它说:“旧势力,你听着,我和我丈夫虽是修的与我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不管我们过去和你签过什么约,现在宣布全部作废!不管我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或没有去掉的执着、言行,你都不配来考验我们,阻碍我们学法、炼功、发正念和做好三件事,我们有师父管,在大法中归正,你的什么安排我们也不要,不承认,只按师父的正法道路走好、走正、走到底,立即终止迫害!”

当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时,下午,丈夫满脸笑容和祥的心态打电话说,晚上请我吃饭,这是他在一年中从没有的状态。虽是表现在人这层,但我悟到,另外空间在师父的加持下清除了旧势力黑手烂鬼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他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以后我每天拿出半个小时或二十分钟帮他发正念,在法上提高,过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