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虚伪”的反馈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在一次和同修交流时,同修很坦诚的对我说:“我爱人(常人)说你虚伪。”当时我十分惊讶。我说:“这怎么可能呢?我一向很坦诚啊。怎么会有虚伪的表现呢?”同修说:“那次你跟我爱人说:嗨,挣那么多钱干嘛?要看开放淡呀,命里有的终须有。”你走后我爱人说:“这人真虚伪,他自己生意做的那么大,他咋不放淡呀?却要别人放淡。”我说:“就这些么?”同修又接着说:“我的好友某某也说你虚伪。虽然你帮助过他,但他觉的你说话做事总是不实在。”

当时我心里一下子觉的很难受,似乎受到了一次重大的撞击。细想想同修是为我好啊,这正是自己该提高上来的机会。于是,我认真回顾了上述两例的具体细节。觉的自己确实有问题。比如那次跟同修爱人说话时,没有想到他是一个常人,他的基点是在挣钱和为生活的奔波上,他不懂的什么叫放下和看淡,你让他“看淡”、“放下”他理解么?与常人交谈就要站在常人的基点上去理解他、同情他,而不能用法去衡量他、要求他。这是自己不考虑对方接受能力所收到的抵触。

至于同修的朋友某某,我想起了几次在与他交谈中,从没顾及过他的感受和细微的表情与心里变化,而只顾自己滔滔不绝的谈对人生、社会和工作的看法: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什么放下呀,看淡呀,人各有命呀,该有的一定有,没有的也求不来等等。在他的眼里,我似乎是一个把自己位置摆的很高的“说客”,所谈完全与他的内心对不上号。想到这些,我觉的我学法还是没有学好,没有真正的理解师父说的符合常人状态和不与现实对立,这样你说出的话怎么能打动他呢?又怎么能救度他呢?常人不懂的什么是修炼,他只看你的表面,可我们连表面都做不好,给人留下那么多不舒服的表现,这怎么能行呢?

我又回想起,有一次,一个同修跟我说:“我就看不惯你那个表情和那个笑。你那个笑给人感觉是嬉皮笑脸,而不是祥和慈悲。你看师父是你那样笑么?你每次笑时,总是那种干声的哈哈哈,带有一种很强的虚假成份。这可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得改正自己啊。”这些触动我心灵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并时时约束自己。觉的确实改了很多。由此我还想到,在一些公众的场合和路上见到一些熟人时,总是“主动热情”的跟人家打招呼,问的都是一些虚假的话,说些客套话,让人感觉不稳不庄重。这些表现正是人的“浮尘”,正是在最后要修去的东西。

我曾经看过一篇佛经的故事,还清楚的记的,当时的释迦弟子,在化缘和与世人接触时,走路、说话、举止非常庄重,很有殊胜感,很受世人敬重。我觉的那是一种没有人心的表现。大法弟子更应该如此。虽然我们是从微观往表面上修,但一切人的不好的习惯、秉性等必须去掉。去的越多越透露出生命的殊胜本色,给人的感觉越来越美好和庄重。越令常人敬重和效仿。而决不会说你虚伪。同修们,让我们尽快修去一切人表面不好的东西,真正达到一个神的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