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市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山东省济南市看守所目前还非法关押着大法弟子张兴武、杨素华等。在奥运期间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时,济南看守所为邪党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比如还有市中区的刘品杰、张燕、骆秀芳;章丘市的韩宝鸾、赵凤英;长清区的刘如平、张承兰;在奥运之前还有巴树群、李建强、王晓然等等。济南市看守所作为济南市公安局的组成部份,在邪党迫害大法弟子中直接起着非常邪恶的作用。

一、在警察的豢养下,狐假虎威、在狭窄的监室内作威作福的“号长”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看守所的每个监号内都有警察选出一个在押犯人作为号长,一般选出来的是左右逢源的打砸抢分子比较多,他们上能巴结警察,下能欺压一般犯人。他们经常打着警察的旗号狐假虎威,在狭小的监室内作威作福、横行霸道。在有大法弟子的监室,有的号长在助纣为虐,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比如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刘如平的监室第一个号长不叫刘如平喝开水,当然也不叫一般犯人喝开水,自己反而用开水洗澡;早晨不安排刚进去的刘如平洗漱,好几天不能刷牙、洗脸,甚至早晨也不能洗手就吃饭,特别是早晨一到奴役劳动时间,就更不让刘如平洗漱了;在劳动中强迫刘如平中午劳动不能休息。又比如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张燕的监室的号长不明白大法弟子是不背监规的,蛮横的以不背监规为由惩罚张燕连续值夜班不能休息,强迫大法弟子张燕连续值夜班三个班六个小时站着,迫害使张燕的双腿、双脚肿得老粗等等。

二、对大法弟子入所查体视同虚设,不管身体如何都可入所非法关押迫害。

本来入所应当是严格检查的,但对大法弟子是可以另外处理的。在大法弟子刘品杰第二次被绑架后,刘品杰的病症十分严重,面部特明显,身体不能动,血压高压二百六十的情况下,看守所不顾刘品杰的安危仍然非法关押进所谓的病房室,而最后又强硬的在刘品杰自己的余款中扣下迫害时支付的药费。

三、监室内等级森严的待遇制度和看电视洗脑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进化论及无神论统治了人们的思想后,在狭窄的监室生存环境里,人性中的恶暴露无遗。在监室内,按入所时间的早晚和在押犯人的霸道程度,实行着等级森严的待遇制度,一般情况下分三个等级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管理层,人数不多,除号长外可能还有号长找的助手或者是个别霸道者;第二个层次是照顾层,一个是入所时间长的,一个是紧紧靠拢号长的;第三个层次是最下层,主要是刚进所的人。管理层可以为所欲为,在号内行动自由,吃饭时多吃多占,分菜分粥时碗满菜多;照顾层的特权视人而定,也可比较多的欺压下层,分饭时明显看出是属于照顾层;最惨的是最下层,因刚来人生地不熟,谁都可以欺压你,找个事就可以欺压你,吃饭时分的少,菜碗内只有汤;有时饭菜多时宁可为管理层储存起来下一顿吃或下一顿不吃倒掉,也并不完全给下层都分了。当然这种层次划分的是否明显还与号长是否特别霸道、贪婪,是否还有点人味人性有密切关系。

对于大法弟子,一律同其他在押人一样被强迫看电视。始终看中央一台,从少儿节目《大篷车》看到《新闻联播》,直到看到睡觉为止。把看《新闻联播》当作了不起的头等大事,给在押犯人灌输着无神论、进化论、编造的新闻谎言。

四、故意刁难会见、送东西规定和星期五下午退款制度

大法弟子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后一律不让家人会见,有的自己从洗脑班随身带来的日用品、衣服也被拒绝带进去。深秋时大法弟子杨素华需用棉衣但家人送不进棉衣;大法弟子张兴武家人送不进牛仔裤等等。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押犯人无论什么时间被放出,自己的饭卡无法随人走而退钱,因为看守所故意刁难的规定只能是到星期五的下午才能退饭卡。不言而喻,外地的在押人怎么等到星期五,出于济南南郊仲宫偏僻地带的看守所可能为此中饱私囊吧!

附:济南市看守所电话:0531-85081900、82780056、82795754、85088354
提审室电话:0531-85088355
看守所卫生室电话:0531-85081965
监管支队电话:0531-8508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