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罪恶(图)

曝光黑龙江五常市“六一零”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以下曝光的仅是黑龙江五常市“六一零”洗脑班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自二零零一年以来的部份恶行。

一、大行骗术

二零零一年四月上旬,黑龙江五常市“六一零”恶警蒙骗乡村干部协助,出动大批人员,开着小车,先后两次半夜三更绑架兴盛、牛家两地的法轮功学员四、五十人到五常市邪党校的“转化”洗脑班。

“六一零”恶警开始骗说是应付两天上面的检查,去了有事还可以请假回家。等把人抓到邪党校后,天天强制上课,灌输那些一言堂式的造假宣传,甚至上厕所都有武警跟随看管。当时正值浸泡稻种备耕的农忙季节,但不管怎么着急恶徒也不放人。有人质问他们,为什么说话不算数?他们无耻的说:“谁那么告诉你的?再不老实就送监狱里去!”兴盛、牛家两地乡村干部都大呼上当,对此非常反感,真是怨声载道。当时兴盛乡有一个村迫于“六一零”的压力,只好给一个老太太工钱,让她顶数。

其间“六一零”还开了一个美其名曰的“联欢会”,其实是个暗藏杀机的鸿门宴。“六一零”人员全部上阵,武警打手监场,开场的歌声下掩盖着他们的罪恶目的。随后,强迫人人表态,非得把炼功之后的祛病健身、道德回升,昧着良心说成不好。

因背弃大法,导致牛家有两人当晚旧病复发,女的被送医院抢救。就这样折腾十来天,写“悔过书”,交三百三十元钱才算完。

二、精神折磨和钱财勒索

二零零二年秋,“六一零”又在审计局二楼开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窗户外层焊的铁栏杆,走廊中间楼梯口处横挡着一道铁栏杆门,上边挂着某某法制学校的牌子,设专人两班昼夜把门看守,出入铁门哐啷做响,让人感到格外阴森恐怖。

具体参与迫害的人有:朱宪福幕后策划,莫振山接打电话向各乡镇施压抓人,付彦春台前充当打手与教员,荆棘积极向上钻营,小史子用麻袋背着图片到各乡镇摊派要钱归己以饱私囊。他们有时甚至倾巢出动参与绑架抓人,连邻居都不放过。

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这黑窝里,与世隔绝,少则一个月,多则七、八个月。洗脑班成天播放造假录像,是非颠倒,恶徒打骂不断,那么长时间的迫害下,精神压力与伤害之巨大,外界是难以想象的。

洗脑班恶徒付彦春经常上台信口雌黄,大放厥词,随意刁难、打骂法轮功学员,罚蹲、罚站,特别其酒后更加凶狠,使用手铐、电棍逼迫谈认识,写揭批。有几次他把金表放在桌上,想制造借口诬陷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没人动,他的陷害计谋没得逞。

付彦春说他成天和精神病打交道,其实他的喜怒无常才象是个实足的精神病。这样把人折磨到一定成度,最后还要逼交两千元以上的罚款、写三书,才肯放人。

恶徒付彦春还刁难家属探监,逼迫探监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必须先填写对大法不敬的言辞方可探视,逼家属对大法犯罪,拖人下水。

有时付彦春又装成一付伪善的面孔,那是为达到迫害目地所玩耍的又一种手段而已。有时上边来检查,他就组织人突击填写假三书,往上送礼,以骗取名誉和钱财。他还经常聚众赌博,有时为了输赢竟大打出手,真是乌烟瘴气的一个邪黑窝,昼夜不安宁。付彦春狂言说他不怕报应,却经常打点滴,他也不认为是报应。

即使在那样艰难的环境,法轮功学员以大善大忍之心对付彦春良言相劝,不要再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可他口是心非,至今还继续行恶,旧债未还又欠新债,累累罪证在案难脱其责。只有悬崖勒马,将功赎罪,才能挽救自己可怕的命运。


五常党校洗脑班。五常“六一零”2001年位于此地

审计局二楼洗脑班。五常“六一零”2002-2003年位于审计局二楼

五常“六一零”2004-2005年位于种子公司三楼

五常“六一零”现在位于招商局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