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来做资料点的修炼历程(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过了一个多月,资料点才找到合适房子搬了進去。开门搬东西时,总有人好象被邪恶指使人似的伸脑袋看一看。我心里想着:为了大法豁出去了,邪恶你先别抓我,要抓也得等我再救一千人,我也值个了。没几天,一千多份资料救人去了。我又想:邪恶你先别抓我,等我再做二千吧,我再多救几个再说!那时一点也没意识到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是什么都有点糊里糊涂,反正知道做资料是对的。一直到了二零零三年,我才知道我救度众生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

记得一次师尊讲法发表,我午休时去资料点复印,没印完。晚上下班又去,回家时已六点半多。一進家门,丈夫抱着孩子,拿着拖鞋,“咣当”一下砸在我身边门框上,骂道:滚!永远别再回来。我心里一乐,同修都急等着师尊讲法呢,正好去赶紧印完,于是答道:“是你让我走的,我走了!”我返回资料点,印完了讲法又印传单,一直印到晚上十点,一直没吃饭也不觉的饿……

往外贴光盘时,我听说某个楼曾有炼法轮功的,就往她家门上贴,让她知道大法弟子都在做什么,让她着急找人要资料。就这样一想,后来就听说有同修捡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光盘,家里没有影碟机就借别人家的看。我听了觉的很欣慰,这一切都有师父安排。

——选自本文

慈悲伟大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好。今天我把自己修炼十多年来的心得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能够拥有这万古机缘成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徒的喜悦。同时感谢师尊生命再造之恩,弟子当不负师尊苦度,勇猛精進,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一九九七年,还未成家的我却以辛酸和痛苦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拥有优越的家庭环境、常人羡慕的工作、又是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孩,可是美好人生却距离我那样遥远,我向往的爱情在残酷的现实社会变的灰飞烟灭,当我割脉自杀的时候,是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从此我走上修炼道路,开始了生命升华、返本归真。

一定要让同修都能看到师父的经文、明慧周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的婶娘同修成了我们当地资料来源的唯一渠道。那时我已成家,孩子一岁多的时候,有时我拿起喷筒半夜去喷“法轮大法好”,有时去楼道里张贴真相资料,出不去时就读《转法轮》,一边念一边看孩子,双休日有时能念上一整天。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婶娘两次被邪恶非法抓捕劳教。我心中反而更升起无比坚定的正念。我对师父说:“师父,您放心,无论刀山火海,弟子一定让同修都能看到经文、周刊,不让同修落下!”

可我不懂技术,只认识二、三个比较引人注目的同修,他们还随时可能被邪恶抓捕。就在这时,师尊安排我见到了现在合作的老搭档甲同修。甲同修五十多岁,正念很足,“七•二零”以后進京上访平安回家,一听我说做资料,就说她要负责往外送。我拿了仅有的七千块钱,卖了妈妈陪嫁的手镯,买了一台二手复印机和十箱复印纸。乙同修租了房,我把东西搬進去。第一个资料点就这样成立了。隔不几天乙就被邪恶抓走了。甲来找我,说安全第一位,那个点不能要了。我悄悄擦干眼泪:只要我还活着,资料点就不能损失。就这样我白天上班,利用仅有的一点空闲时间去资料点干点活。没几天乙同修就平安回来了。

记得一次师尊讲法发表,我午休时去资料点复印,没印完。晚上下班又去,回家时已六点半多。一進家门,丈夫抱着孩子,拿着拖鞋,“咣当”一下砸在我身边门框上,骂道:滚!永远别再回来。我心里一乐,同修都急等着师尊讲法呢,正好去赶紧印完,于是答道:“是你让我走的,我走了!”我返回资料点,印完了讲法又印传单,一直印到晚上十点,一直没吃饭也不觉的饿。那时不懂,一点隔音装置都没有,也没有想邻居会不会听到、楼上楼下会不会怀疑。我把传单用红皮信封装好,背了满满一书包,换上靴子,外面刚下过雨,深一脚浅一脚的上路了。走到漆黑的地方,什么也看不见,我出声的背着:“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就这样克制着自己的怕心,把一份份资料送出去。天亮的时候,我回家了。

师父慈悲呵护资料点

二零零二年七月,隔壁邻居总来敲门让搬家。后来一问,房东出远门时委托隔壁给照看房子,隔壁想从房租钱中捞一些油水,要把我撵走。当时没有手机,我又不是每天都去,隔三差五的去一趟。有一天,突然看到资料点房门上有字条:限期三日内马上搬家,否则后果自负!我吓出一身冷汗:往哪儿搬?这么多东西放哪儿?那时全单位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我直接把电脑等物品搬到单位办公室。就这样仅用了一天时间把东西寄放到各处。第二天一大早我去隔壁交钥匙,发现房门被撬开,门锁已换。我庆幸不已,心里感激师父:师父啊,没有您,这个点就被邪恶破坏了!

过了一个多月,资料点才找到合适房子搬了進去。开门搬东西时,总有人好象被邪恶指使人似的伸脑袋看一看。我心里想着:为了大法豁出去了,邪恶你先别抓我,要抓也得等我再救一千人,我也值个了。没几天,一千多份资料救人去了。我又想:邪恶你先别抓我,等我再做二千吧,我再多救几个再说!那时一点也没意识到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是什么都有点糊里糊涂,反正知道做资料是对的。一直到了二零零三年,我才知道我救度众生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在救度众生的问题上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

那时我做光盘,用一台刻录机,用最笨的办法,先读取原碟再复制光盘,做一张要十分钟,做了一千张天安门自焚光盘,不知耗费了多长时间。我一边看着机器一边看师父讲法,觉的苦中有乐。

有一次,我在单位加班,甲同修也忘记了去资料点上。等我去时,发现走廊都是湿的,听说给供热水时阀门没关,跑水了,跑下来好几层。我去开门,门打不开了。原来房主找不到我们,又進不去屋,他就把另一个暗锁给锁了。这时我的第一念就是一定要保住资料点。我马上找到甲同修,先发正念,又商量办法,准备问邻居打听到房东的住处去取钥匙。邻居正给派出所打电话报警,要求警察撬门入室呢。真是好险,再晚半小时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发正念:不许警察進屋看,因为屋里电脑、复印机、光盘、师父法像什么都有,都在明面上摆着。结果警察真的不進屋,站在门口说:“我们不看,我们不看!”

那么大的泥汤水,可是淌到机器和复印纸边就象被什么东西隔开了,凝固在那里,纸都没有损失几张。而楼下床被都湿透好几床,地板都鼓起来了。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们怎能闯过这一关?

还有一次,我往资料点去,发现走廊里气氛不对劲,走廊两边都是人,楼上还传来砸门的声音:开门开门,快开门!我没警觉,还往上走,抬头一看有人正在砸资料点左边那家房门。这时旁边一个人冲我说:这丫头走错了吧?我一看,原来他们里面都穿着警服呢!我忙说:“走错了,走错了!”头也不抬就离开那里了。好几天的功夫,我在资料点周围徘徊没有上去,天黑了还去观察到底资料点咋样。后来拦住从里面出来的一对夫妇打听:前几天这里出什么事啦?那么多便衣抓谁呢?人家告诉我说:是在查私接供热线的。幸亏师父叫那人点化我离开这里。

去私心整体提高 资料点遍地开花

甲同修跑来跑去给同修送资料,几个同修一次也就拿个几十份资料。甲同修发一部份,剩下三分之二,我就找其他同修和我一起发,时间长了,我向内找,一看自己原来也有怕被抓的心,总想有同修陪我去。我就背师父讲法,克服怕心,自己去发,一两个小时的功夫能发二、三百份资料。

往外贴光盘时,我听说某个楼曾有炼法轮功的,就往她家门上贴,让她知道大法弟子都在做什么,让她着急找人要资料。就这样一想,后来就听说有同修捡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光盘,家里没有影碟机就借别人家的看。我听了觉得很欣慰,这一切都有师父安排。

后来,乙同修夫妇答应在点上承担起做资料的重担,我开心极了。他们有时间、有技术、懂电脑、心性高,我可以给他们打下手,可以传送资料。在他们的参与下,资料成倍增长,供不应求,《明慧周刊》由每周十本增长到每周七、八十本,最高峰发展到每周一百二十多本;真相资料最多能供应二、三百同修,每周能有上千份,还开始了少量彩色印刷。也许是我的依赖心滋长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乙同修夫妇突然宣布要离开,可我还没太用心去学我应知应会的。

而这时,师尊讲法来了,孩子突然发高烧,丈夫是常人值夜班去了。我想:这个时候发烧?一定是旧势力干扰,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利用孩子阻止我做大法的事。发完正念,再一量体温,宝宝体温马上降到36.5度,正常。我万分感念师尊无边法力。我让座机电话呈现没挂好状态,收拾水瓶、暖瓶、棉被、衣物、玩具,左胳膊,右胳膊连脖子上都是兜子,背上孩子,下楼去装了两包复印纸就去了资料点。在地上搭个地铺哄睡了孩子,我开始边看边排版,那个网页格式的空档怎么也上不去。一直到凌晨三点,孩子体温又上升了,我只好停下:“对不起同修了,我就这么大能耐,排不好了。”我又在天亮之前返回家中,胡同里没有车,大冬天抱着孩子走了好远,实在抱不动了,一点劲儿也没有了。这时,师尊法身派了一个常人走到我身边说:“我来帮你拎东西。”

二零零四年,明慧网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时我们淘汰了体积大、重量四百多斤的巨型一体机,因为搬运维修实在太不方便、安全。在摸索中买了十多台各式各样的小机器,开始用彩色喷墨机逐渐代替黑白的。至二零零五年,真相资料完全都是彩色的了,几个重要的家庭资料点逐步完善起来。

二零零五年,开始做《九评》书。因为是手工装订,当时的机器设备也不是很先進,所以工序繁琐,印完要拣页、切开、装订、再压平订书钉,再用双面胶贴书边,再贴皮,最后再切边。平时一干活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带着四、五台机器同时运转。

时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在师父的安排下,有一年半的时间里,我都是每个月上半个月班。我和甲同修在近三年的时间里,印制《九评》书不计其数,保守估算也有六千本之多。一切耗材纸张都是我们俩人自行解决。一到缺钱时,师父就会安排同修三千、五千的送过来。外地同修也有上我们这拿真相资料的。因为只有我和同修甲俩在做《九评》。一次同修甲看到九十多斤的我一下得拎五百多本《九评》书往外送,心疼的落下了眼泪,认为同修们太依靠资料点,不为点上同修着想。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状态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执著于自己所干的事不想放手。这其实是私心。最后整体上出现了阻碍下面同修主动走证实法,所以在二零零七年秋天,造成我们当地的资料点协调人一共七、八个同修被抓,几个重要的资料点全部处于瘫痪状态。

我才意识到自己多年来一直处于为私的状态中:最开始是因为同修们都是要保护资料点的心,我们都是单线联络,我也乐于不操心下面的事,只想着只要自己做好就行了,剩下的有师父在安排,同修们有法在管,我只要无条件配合同修就行了,把自己封闭在资料点的小圈子里。其实这是多大的一颗指望同修的心啊。回首自己七年多做资料过程中,只想到身边极个别的同修,没有想到整体都提高上去,只想自己这一块提高就行了。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要是通过学法修心让大家都能发挥自己证实法的作用那能量是无可限量的!

这时丁同修跟我说:怎样能真正遍地开花?不是说同修要证实法了,我们去给他设置障碍:他资金怎么解决?他有地方吗?或者某某学法状态不好,某某心性不高,某某不适合做真相资料。谁说同修不行呢?师父说他不行了吗?我们不都是从啥也不是中走向成熟的吗?某某地区为啥修的好?我们为什么不行?

同修无私的为整体的心打动了我,于是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在师父的安排下,许多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都来参与,一下子建立了七、八个资料点。做资料的同修多了起来,会技术的同修也转变观念,尽可能把所会的都拿出来教给大家。从来没做过资料的老年大法弟子现在都能刻录光盘了。有位同修学会自己给打印机改连供管线,也不用指望象从前那样资料在几个固定的同修那里把着,都得上资料点那取。

做资料的同修包袱都没有了,我也变的轻松快乐起来!实在不敢再想象从前累的手腕都不敢拿重东西了。看着身边的许多老年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精進不停,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是师父看我学法少,炼功少,要我多修自己,给我开创时间,我会珍惜这个机缘,不怠慢。(待续)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