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不断的成熟(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 一九九八年五月刚接触大法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二零零二年的三月,我不慎被非法劳教了。经过家里的多方努力,我提前一年半回到了父母身边,从此和父母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刚刚回来时,我觉的应该静下心来好好的学学法,充实充实自己。这样过了一段日子,虽然每天都捧着书学却明显的感觉自己根本就没有提高、没有突破。我开始找自己,师父讲的三件事我都做了,为何总感觉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呢?

有一天听同修交流说本地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太,有一只腿是假肢,却能突破障碍出去挂条幅。我听后很震惊,方才悟到“做三件事”和“做好三件事”是何等的天地之差,我却只重视了“做”上,没有最大限度的去怎样“做好”,和同修相比真是惭愧。悟到了这一点,我决定和父母商量成立个家庭资料点……

——选自作者

(接前文)

三、突破障碍 发挥最大的作用

(一)扎实稳健的成立资料点

经过家里的多方努力,我提前一年半回到了父母身边,从此和父母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家庭资料点已经在遍地开花,这个时候我们也终于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上了。这样可以得到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以及各种真相资料了。刚刚回来时,我觉的应该静下心来好好的学学法,充实充实自己,而暂时没有和身边的同修说我会电脑。这样过了一段日子,虽然每天都捧着书学却明显的感觉自己根本就没有提高、没有突破。我开始找自己,师父讲的三件事我都做了,为何总感觉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呢?

有一天听同修交流说本地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太,有一只腿是假肢,却能突破障碍出去挂条幅。我听后很震惊,方才悟到“做三件事”和“做好三件事”是何等的天地之差,我却只重视了“做”上,没有最大限度的去怎样“做好”,和同修相比真是惭愧。悟到了这一点,我决定和父母商量成立个家庭资料点。

没想到问题又出现了,因为我们是用很便宜的租金租到一间和房东老太太住对面屋的小土房,父母尤为担心这样的环境根本就没办法完成资料点的各项运作,又不可能再搬家。当时想了很多常人的办法:例如把门反锁上,电视的声音放大一些;挡上窗帘…想来想去这完全不符合常人的正常生活状态了,实为不妥。即使万般阻挡,我就是下定决心要去做。没想到事情有了转机,房东的儿子就在这时突然准备搬家,这样正好腾出了两间宽敞明亮的瓦房,并且是独门独院,房东同意将那套房子租给我们并仍旧收从前低廉的价格。当学到“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时,我一切都明白了……我们的家庭资料点终于可以正常的运作了,刚开始同修要的量就很大,我们每天都要打印,然后父亲再骑自行车送到十几里外的同修手上。

(二)成熟运作 技术不靠常理学

虽然当初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实际上我的半年校园生活不过学了一点简单的应用排版等初级知识。资料点成立了我也不能只满足于现状,总觉的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身边很多同修也都以为我是“科班”出身的,什么都不能为难我。然而在技术上要证实好法涉及了各个方面的电脑知识,比如:配置电脑,装系统,上网下载,排版打印、维护打印机、还包括一些图形处理和光盘的制作等等。

于是我打算从新学习电脑知识,但这些东西靠从书本上学习积累要等到什么时候?“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转法轮》)只有真正的按照修炼的标准去做,把法放在第一位,把救度众生的紧迫感放在第一位,我们就什么都可以做的到。我想起了有些老年同修不识字却通过学法竟能看完《转法轮》,这说明什么?我们必须破除常理来认识问题,大法无所不能!更能体会师父说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转法轮》<论语>)的深奥法理。

我经常和会技术的同修切磋交流,虚心请教,有的时候一点即明,感觉智慧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出。当然这一切都是师父赋予的、大法开启的。以前我根本没有接触PhotoShop,更不懂如何能作图,有很多同修还指望我学会了能教一教他们。抱着不会我也要试一试的想法打开了该软件,表面上看很复杂,我也没有对技术上的畏惧心理,自己琢磨,结果不到一周的时间我基本上掌握了很多技巧,在制作真相图片上也得心应手。同修的MP3上显示的师父讲法都是乱码,同修问能不能改正过来,我拿回家时几次从新装仍是解决不了问题,一下把我难住了,连问题出在哪里我都不清楚该如何解决呢?我心里求师父帮助,脑子中忽然闪出了一种方式,我一试果然奏效,其实要是从常人的模式思考我根本就不可能想到解决的办法。不知不觉中证实法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的电脑技术我几乎都能掌握个十有八九了,在同修的眼里我也几乎成了“全能”。

其实师父已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明确讲到:“有的在这方面能力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达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觉的你自己怎么本事。有的学员想让我看他的本事,其实我想,这都是我给的,不用看了。”

(三)在教技术中不断的成熟自己

我的电脑技术在不断的提高,同修和我交流应该把所会的东西拿出来,配合建立更多的家庭资料点。

父亲开始承担家里的资料下载打印和传送,我则能腾出时间为刚成立不久的资料点装电脑以及技术上的帮助。到目前为止,我去过不同的地区,接触过不同的同修。有基础的、没基础的、年轻的、年老的,大家的文化成度不一样,心态上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别。有的同修没基础,对电脑产生一种畏难的心理;还有的同修上网怕不安全,还有一种就是一问什么都想学。

每一次帮助同修组建资料点都会遇到不同的情况,有着不同的感受和体会,并且会有不同的提高和收获。例如我在教一个同修时,他当时连鼠标都不会拿,一个上午只教会了移动、单击、双击鼠标。当时心态自然不自然的就急了,脸也有点挂不住了,可该同修看看我,不好意思的说:“我太笨了吧?不过我一定能学好!”我不禁一震——看看人家的心态与境界!我在教我的父亲时,因为担心他记不住密码,就把密码写在了纸上,结果回来时父亲很生气的说看不懂,在键盘上根本就找不到!这时我才发现我写的字母都是习惯小写的,而键盘上的字母都是大写的方式(父亲不懂字母的大小写),于是以后我再教其他同修时都要问一问能否区分大小写。当时有不少同修还想做,又担心上网是否有隐患,常常问我什么方式上网最安全?我就从常人的技术角度帮助同修摆脱顾虑心理,更重要的是安全源自我们自身如何提高认识,怎样在法上做好三件事,不让邪恶钻空子。

(四)不容忽视的个人心性修炼

由于外界原因,我和一位年长我十多岁的女同修A住在一起。记的一次一同见协调的同修时,协调人对她说:“我想你也知道某某现在是做什么的了,她总需要外出,有些生活上的事你多帮分担一些。”同修A说:“这我都知道,现在都是我做饭、收拾家务呢。”我当时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同修A自从和我住在一起后,不管我回去的多晚,都没曾做过饭,更别提收拾家务了,为什么还要说谎?以后在我们一起生活的时候,时不时的就出现类似的“麻烦事”,例如她从来没问我要学电脑,却到别的同修那里说几次要和我学电脑都被我拒绝了;她在厨房水池里不知道烧了什么,把水池熏了好大一块黄迹,同修问起时,她推到我身上说是我烧的;相中我的什么物品招呼也不打直接就拿走……我感觉越来越难以“忍受”了。

没过几天,一天正赶我晚上下班回家。一同修来找我说需要我去另外的同修家帮助解决电脑的问题,我直接就去了该同修家。等全部解决完已经深夜十二点了,发完正念空着肚子回了家。第二天早上上班时,一位同修(一起工作)一進门就说:“昨天太累了(前一天我们大扫除),晚上我家孩子爸给做的晚饭,八点钟我就躺下了,一觉天亮。”一会又一位同修来上班也说了类似的话:“我回家啥都没干,我儿子还给我打了一盆洗脚水。”我接过话说:“我昨天晚上一点了才到家,饭也没吃上。”这时候同修看了我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你说这个有啥用,那就是该你干的!”

一句话象一瓢凉水一样把我给浇清醒了,我开始冷静的反思自己:是不是内心中有什么东西没放下,别看表面怎么表现,关键是自己在哪里动心了?干扰到做证实法的正事没有?同修A刚和我到一起的时候,我心里曾暗暗欢喜过觉的在生活上能有指靠了,这样自己就可以“全心”的去教同修技术了,没有了后顾之忧。爱听好听的,不愿被别人刺激、打击,依赖心理、争斗心、怨心、干事心已经在悄然滋生了。

师父说:“你真能够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你碰到什么事情、麻烦事,你心里头不高兴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对不对,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在这些问题上有很不容易察觉的那个动机是错的?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 你才是真正的提高。”(《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当学到这段讲法时不禁一头冷汗:我连最基本的修炼问题都没有做好,再去做证实法的事怎能不受干扰呢?回想那段时间教同修时,也遇到过很多干扰,感觉困难重重,人也感到很疲惫,这都是忽视了个人的修炼自身没有提高的结果。当我扭转了认识之后和同修A之间的矛盾也化为乌有了,不几天她就去了另外的一个地方,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五)破除常人观念 充份展现大法的超常

我们知道师父讲过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想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就要整体配合好,协调好。我理解对于我们资料点的同修来讲,我们用的电脑、打印机等,他们不仅是我们利用来证实法的法器,也是我们资料点本身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和我们的同修组成了一个资料点的整体。那么就要如何与我们手中的机器协调好了。

不少资料点的同修也许都有过相同的经历,当我们心态纯正真的急于正法需要时,我们的法器也往往开始表现出超常的状态。这里我也举发生在我身上的两件事:记的我刚刚成立家庭资料点不久,一天早上同修通知我需要打印二百份师父新讲法及改字表,我当时一算如果不出差错的话正好得打印一天。电脑刚启动突然自动重启,然后不断的自动重启,最后干脆起不来了,打开机箱一看,机箱里散发一股焦焦的味道:原来CPU的风扇坏掉了。怎么办?外地同修等着要资料,去电脑城买风扇时间也不允许了,我这里决不能耽误事。我坐下来发正念,然后对电脑说:“我知道你的风扇出了问题,但是我们不能耽误同修要的资料呀,记住我们是做最神圣的事,你一定能行的,我来加持你。”随后奇迹出现了,我按下了电源,“嘀”的一声电脑启动了,随后一直不断的打印,直到下午五点时打印机打出了最后的一张,我的电脑在CPU风扇没有转动的情况下完成了一天的工作。第二天我买了一个新的风扇换上了,大家都说CPU可能会烧,我确信他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我的电脑已经放下了“生死”。果真没事。

还有一次我去外地一资料点帮助维修一台复印机,当时我根本就没见过这种型号,刚一進屋就被这庞然大物给惊了一跳。同修说打印倒是很正常,就是有一部份挂不上粉,这样的问题我从没遇到过,就是单纯的从技术角度来讲,我又该从何下手呢?先把机器拆开再说,一拆机发现里面的构造可够复杂啦,我也知道这完全超出了我个人的维修能力了,可是同修说,今天就指望我了。我心里只好求师父:“师父,这件事已经超出我的知识面了,请师父帮助,让机器能正常运转发挥他的作用。”我手里拿起一块纱布擦了擦机器里面的浮灰,然后和同修说;“咱们把它装上吧。”同修诧异的看看我:“不修了?”我说:“已经好了。”同修奇怪。我解释道:“咱们这屋一共五名大法弟子,是不是都想让机器好起来、发挥作用呀?”同修说:“那是当然呀。”我笑了:“那他就好了,我不会修这机器,但是我想我们的正念也足以让他好起来了。”同修同意了我的看法,装机——打印——一切正常。

四、师恩难报 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我每去过的地方就要和同修交流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因为在此事中,我不但更为深刻的找到自己的不足,我的一些平时很难察觉的人心、观念也改变过来,更重要的是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刻的看护着我们。

二零零五年五月的一天,同修有一台笔记本电脑需要我帮助装系统,包里面还有上网设备、刻录机、以及一些光盘还有一张写着开机密码的卡片。当时我因为还要拿两箱复印纸,所以打了一辆出租车。我把笔记本等东西交给了母亲拿着(她骑自行车),然后把两箱纸放到了车的后排座,我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在装纸箱的过程中母亲将笔记本也放到了车里,而我却浑然不知。当车行驶到了我住处的路口时,来了一个大人带着孩子非要坐我搭的这台车,司机说,还有乘客呢,再说后排座也放着纸。那大人却说打了半天没车,往往都是车回来时又被别人坐上了,他俩着急去市里,只要挤个空儿就行。我当时看马上就要到家了,就对司机说:“那就让他们挤着坐吧。”到了家门口,我把两箱纸搬了下来,可能笔记本等被挤掉到车座底下了,我根本没看见。就这样车开走了。母亲回来时,我问母亲要笔记本,母亲说放在车里了,我脑子“嗡”了一下。等了近一个多小时也不见有人来送,我马上联系到了同修,同修和我说:“马上搬家。所有东西马上转移。”我当时越想越不对劲,我一定哪出了大漏了,但是也不能搬家这样的被旧势力牵着鼻子走呀。回到家,决定先把重要的资料等转移出去,而我们全家原地不动。

第二天,我到同修家,此时正好遇见另外两名同修,听了我的来意后,当时的一位外地同修立刻给我背了段师父的讲法:“这是生命在这一层次中的状态,但是正法中的情况是由大法所主持的,是由大法救度众生的要求而变化的。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然后又交流了很多关于正念显神威的例子。

我顿时感到自己的正念如此不足,和同修的差距如此之大。我开始静下心学法、发正念。

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上说:“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我告诉大家,作为一个常人来讲啊,遇到问题人能够想自己,这个人会成为常人的圣者;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难度需要考虑时,要从自己这方面去找,顺应大法弟子与正法所需的环境状态。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我开始发现每隔一段时间自己就会有很多人心又冒了出来,尤为严重的是怨心迟迟不去,觉的这个同修不理解自己,那个同修不配合自己,我这哪里是证实法?完全走入了坚持自己、证实自己的危险状态上来了。找到了问题就从根源肃清它,每天都不断的发正念,我相信笔记本一定会失而复得的。

一晃十多天了,有的同修仍旧劝我赶快搬家,因为笔记本电脑落到了常人手里谁都知道那是大法资料点的,而且里面还有很多的材料。我却觉的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强。一天晚上我发正念,突然感觉到了师父仿佛就在身边注视着我,我被一种非常祥和慈悲的场包围着,这时我发出了很纯正的一念:“明天,笔记本一定会还回来,因为这是正法的需要。”

第二天,我发现在我家路口有个人仿佛在等人的样子,我从他身边走过,他马上就跟了过来。这个人是什么人呢?警察吗?(因为不是当时车上坐的人)明显感觉到是和这件事有关,我当时正念很强:今天你就是个警察,我也会从你手里把东西要出来。没等我开口,他就问道:“你是在这住的吗?”我瞅瞅他说:“什么事?”他随即问道:“半个月前,你是不是丢过什么东西?”到底该不该承认?我想到了师父告诉我们遇到了问题要去正视它面对它。以下是我们当时的对话:

“你怎么知道?”
“那你能告诉我你丢的是什么吗?”
“一台笔记本电脑。”
“果然是你丢的,你是干什么的呀?”
“这个和丢东西好象没关系吧?你还没说你怎么知道的?”
“这话可长了,你那天坐车时半路上有个大人带着个孩子吧,那是我姐夫,我家就在这附近。那天我姐夫着急从我这走,半天都打不到车,说是你把他们让到了车里。等你下车了,他快到家时看见脚底下有一包东西,和司机打开一看是一台笔记本和手机什么的。我姐夫说要给你送回来,但是司机说他马上就给你送回来,东西给你送回来了吗?”
“到目前还没有。”
“那没事,我姐夫当时就怕他不送,下车把他车牌号给记下来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能告诉我车牌号多少吗?”“这个我没记住,得回家打电话问姐夫,你一会到我家来问我吧。”他给我指了指大概位置说:“我家养牛,你一打听就知道了。”说完就走了。他既然来找我,为什么不记车牌号?为什么不把他姐夫的电话号码直接给我问呢?我和父母简单的商量一下该不该去找,父母都不希望我去,觉的不符合常理,宁愿凑钱再给同修赔一个。

我坚持一定要去,结果找到了那人说的位置时,我一连问了几家都没人知道这养牛的人家。我心里默默的问师父:“师父,我还有什么地方没做好吗?但是无论如何我都把东西找回来。”忽然看见眼前的一家大门半敞开着,我進了院子里,第一眼看见的是牛!那人已经迎了出来乐呵呵的说:“我给你问完了。你一定可以要回来的,我姐夫说了,他要不承认你就告他去,我们给你作证。”

我激动的接过写着号码的纸条说:“太谢谢了!”他憨厚的一笑:“这高科技的东西只有在你这样的人身上发挥作用,那个司机就好好的开车吧!”第二天,在运管处查到了该司机的电话,下午司机把所有东西给我送来,让我检查一下证明他什么都没有动过。当时司机说了句:“你这电脑我们怎么打也打不开呀,连个亮都没有。”回到家一试,一切正常。一连几天我每回忆这件事时都忍不住流泪,我也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慈悲的师父为众生、为我们操透了心,当我们做的好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们,如果不去做好的话,何以回报师父的救度之恩?

在文章的最后谨以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同修们共勉:“不要觉的我们做了什么了就满足了,我们还有那么多众生没有救度,你们还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使自己树立更大的威德,最后大家不至于为这件事情后悔。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做的更好、更了不起。”(《美国首都讲法》)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