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亚萍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辽宁丹东大法弟子栾亚萍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做苦役。恶警怂恿犯人对她毒打,“随便打,打哪儿都行”。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栾亚萍和儿子一起出去散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抓捕。栾亚萍被非法判刑四年,恶党的有关部门竟要把她的儿子送到少儿教养院,以此逼迫她写“转化书”。她的孩子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折磨的大病一场。早在二零零零年四月,栾亚萍只因向有关部门递送为法轮功申诉的上访信,竟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二年十月,栾亚萍被送往辽宁女子监狱,先在监狱医院做苦役。在狱中,恶警威逼、打骂栾亚萍,逼迫她“转化”,并唆使犯人犯罪,说:“随便打,打哪儿都行。”还有恶警公开对犯人说:“打死法轮功白死,打死算自杀。”

恶警把栾亚萍关到一个小屋里,整天逼迫她看“转化”录像,只要一扭头,就会招来一顿毒打,被恶警打的嘴角流血。打完后,他们在墙上写上大法师父的名字,摁着她的手,往大法师父的名字上打“×”,如果反抗,恶警就抓着她的手往墙上甩,猛抽她耳光,打的她嘴都肿起来,两眼发黑。到了晚上,几个犯人一起来打,把她摁到床上掐脖子,掐的栾亚萍几乎窒息。

回到监舍,他们对她罚站、蹲“八步”。恶警告诉犯人:“她不‘转化’你们谁都不能睡。”挑动犯人仇恨她。结果几个犯人围上来打,边打边说:“我们累了一整天了,因为你我们不能睡觉”,对她猛打、猛踢。

打骂不起作用,恶警就在墙上贴满了诬陷大法的条幅,把大法师父的名字写到黑板上打“×”,实行精神虐待和摧残。有一次栾亚萍趁上厕所的机会把黑板上的名字擦掉,结果又被恶警和犯人暴打。

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折磨的不光是栾亚萍一人,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绑在床上,被折磨的骨瘦如柴;有的被打破坏神经的药物、逼吃安眠药,造成有的学员看上去痴痴呆呆,整日昏睡;两名沈阳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干着繁重的奴役劳动,还要被罚站,直到收工,时间长达一年,等等。

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各种非人的折磨。例如,让你整日蹲着,一天只给一个小窝头,一根咸菜。有一位60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累死在劳动车间,死亡报告上造假写着:“自然死亡”。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更惨,被恶警带进办公室毒打、用电棍电,拖出来时不能站立,就这样每天还由别人抬着照常出工。几天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这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了。

二零零三年一月,栾亚萍所在的一大队被逼进行高强度的奴役劳动--每天劳动20个小时左右,早晚不见太阳,下半夜2点收工,有时干一宿直到天亮。

辽宁女子监狱为了欺骗世人,掩盖他们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威胁所有服刑的犯人:对参观、检查的人,一律要说早8点出工,晚5点收工。如果你们说漏了嘴,你们等着瞧。有一个犯人的家属来探监,家属对她说:“你们监狱都上电视了,早8点出工,晚5点收工,还有一个热水澡呢,条件挺好。”

在此我们奉劝那些还在替恶党卖命的不法人员:“多行不义必自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要在罪恶的路上越走越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想办法赎回自己所犯的罪过,如若不然,必将会为自己所犯下的罪恶付出沉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