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邪恶 慈悲救度警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在零八年四月,我和同修去发资料,一边发一边讲,劝退了六个人。我俩继续往前发,没注意被两个警察跟上,我们被劫持了。他们要把我俩带到保安大队。我那时没害怕,只有一个念头:我要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我要在这邪窝里发正念,解体邪恶,给它连窝炸掉,我完成我该做的就离开,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这样想着,心更平静了。

到了魔窝,由四个恶警看着我。这时其中一个问:你今年五十几了?我说:我今年七十四岁了。他说:不象,真的不象。我说:我们修大法的都说真话,修大法的都有这种变化,都显得年轻。我没炼功的时候,有四、五种病,什么心脏病,肩周炎,关节炎,腰椎盘突出,神经性纤维炎,严重时生活都不能自理,为看病花的钱无数,那真是生不如死。为了自己的病,所有的气功我都练过,都不起作用,只是当时活动一下,能好受点。自从炼了法轮功,不到一个月,我的身体渐渐好起来了,真的感到无病一身轻的那种幸福,不用花钱,不用打针,不用吃药病都好了。不但身体好了,人也变得年轻了。你说法轮功好不好?你说不叫我炼我就能不炼吗?

正在这时一个警察说他肚子疼,我说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叫我给他念,我说只有自己念才管用。但我答应帮助他一起念。不一会他的肚子不痛了,好了。他却拿着手铐对我说:你把手表摘下来,戴上手铐。我说:“别开玩笑,那是给坏人戴的,我是好人我不戴。你抓好人,你有罪,你戴上。”另一个警察说:大娘,咱给他戴上。我笑着说:咱也不给他戴,咱都是好人,他只是不明真相。那个警察说:你犯法了。我说: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都有人修炼法轮功,都不犯法,我就犯法了?他说:咱国和别国不一样,别国和咱国不一个政策。我说:“那是咱国有问题,不是我犯法,咱国和别国不一个政策,那联合国开会咱国去干啥?不就是江泽民小心眼,看法轮功发展的快,超过共产党人数了,他害怕了,动用了这么大的国力对付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進行邪恶的迫害,把这么多好人当敌人打压。你们成了他的工具被他指使、利用。”警察们光听,没有还嘴的。我觉得这些话是师父帮助我我才说得出来的。

十一点半多了,我想我该发正念了,我对他们说:我有点晕,我该炼功了,不炼不行。他们怕我病在这里,也没阻挡。这样我发完了十二点的正念。他们发现我的包里资料很多,我心里可没觉得资料多犯法。我说:资料越多越好,资料多才能多救人。他们也没说什么,可能我讲的真相他们明白了。

他们下班了,我就又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今天就要把这邪窝清理干净,我发正念一直发到他们回来上班。这时来了一个老点的警察要审问我,我想他不配审问我。刚要问,我的心就哆嗦成一团,头也摇晃。他问我怎么了?我说心慌。我想是师父在给我演化病状,叫我回家的。这下,可把他们吓坏了,他们怕担责任,一边合起本子向外走,一边说:你别紧张,我叫你儿子来接你。看我的小警察進来了,他们有的说:你的药呢?快吃药。那个就说:“快念法轮大法好”。我说:我没药,我炼功十二年了,没吃一粒药,你们不用怕,我炼炼功就好了。他们说那你快炼功。我就打坐,合十,喊了六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立掌发了半个小时正念。

不久,老伴单位的头头来接我。一進屋,他就说:你不是不炼了吗?没等我说话,那警察就说:从到俺这里就没停的炼,还差点赖着俺。回家路上,老伴单位头头说:他们要到你家去搜查,我没让,叫你老伴找了几本书,我给你交上了。我说:“不行,我得去要回来,那书比我得生命都重要。”他不停车,我就往下跳。他又怕伤着我,说:你到我办公室等着,我去给你要。我说:行,我相信你是个好人,你不把书要回来,我就呆在你办公室不回家。半小时后,他把书要了回来。我对他说:你做了一件大好事,你会有福报的。他把我送到家后,我又给他讲了真相。他也相信法轮大法好。最后他说:今天的事别人不知道,我也不给你上报。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来受到什么干扰了。我想这次我回来的这么顺利,都是师父看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所以在帮助,在加持我。和我一起被抓的那位同修不仅在里面讲真相,还给两名警察做了三退,当天也走了出来。

我把这次过关总结了一下,恶警抓我的一瞬间我没有怕心和顾虑心,对警察也没有气恨,只想给它们讲真相,救度他们,用我们慈悲的心对待他们,大法弟子的慈悲把他们那颗冰冷的心给溶化了。正念强,师父就会帮助过好每一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