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本地区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2000年至2001年10月底,邪党恶徒在本地区利用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進行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残酷迫害,非法关押人数最多时达到35人。最后在大法弟子们的整体配合下,正念解体了洗脑班。

八年前,为了阻止本地区大法弟子進京上访,恶警大肆抓捕学员。有从北京天安门抓回的,有从工作单位抓来的,有从学员家中抓来的;只要恶警认为还在坚持修炼的,或认为准备上北京的,都非法抓進了。

最先走出来的弟子正念很强,他们其中有的被从北京抓回后关進了洗脑班,但在洗脑班里他们不惧邪恶,坚持学法。每天清晨就在院子里集体炼功,恶人也没有办法,后来为了证实法他们就陆续从洗脑班的大门,在恶人的眼皮子底下走出去了,恶人当时却什么也没发现,因此恼羞成怒,封死了所有的门窗,加强巡逻,戒备防止大法弟子再次出走,并加大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六一零”还雇用一些政府部门人员充当打手及包夹,经常对大法弟子体罚、打骂、侮辱人格,不准相互说话,连吃饭都不准在一起,每个房间安个大喇叭整天播放诽谤大法的谎言,妄图达到洗脑的目地;不许学法炼功,看到有学法炼功的就送往拘留所或看守所;任意搜查房间,到处乱翻,同时每个学员安排一个包夹,不许聚在一起,不许到院子里去,家属来看望还派人监视,每月强迫交生活费200至500元,却不给吃饱,后来大家多次向他们抗议才争取到吃饱饭的权利。

在以上种种迫害上,大法学员们毫不屈服。同时坚持学法炼功。师父讲过:“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无论怎么忙都不能不学法。这是圆满的最大保证。”(《精進要旨二》〈致词〉)大家坚持学法,背法,抄写《转法轮》、经文,不让炼功就半夜起来炼,在魔窟中都保持了修炼人的正念。

到了2001年5月份,有的大法学员关押已长达一年多,恶人还不放人。有八个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结果被绑架到劳教所加重迫害,这时全体大法弟子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于2001年5、6月间進了集体绝食抗议,共绝食了5天,这时恶人害怕了,正巧有学员家属此时来探视,知道里面的老伴几天没吃东西,非常气愤恶人对亲人的迫害,恶人却不让她接见,家属(也是大法弟子)正念也很强。邪恶害怕,只有让她探望亲人。在大法弟子整体反迫害面前,邪恶无计可施,后来就释放了六人人,以后又陆陆续续释放了一些学员。

第一次绝食后,邪党人员又加剧对洗脑班里的大法弟子的迫害,恐吓大法弟子说“你们不转化的,最后集中关押送往大西北,那里建了很多新监狱,我们不能为你们这些人长期耗在这里。”其实邪党人员说这话是有根据的,从现在已经曝光的邪恶集中营活体摘除大法弟子器官牟利事件来看,邪党早在迫害之初就有计划的制定了残酷灭绝大法弟子的罪恶企图,只是师父的正法之势粉碎了邪恶的阴谋,加上大法弟子的反迫害、讲清真相揭露了邪恶,世人觉醒了,国际舆论不允许邪恶为所欲为,才最终制止了邪恶的企图。邪党为了达到完全控制大法弟子的目地,准备将洗脑班搬到另一地点(某街道办事处),新的洗脑班将是每个大法弟子单独关押在一间房内,并有包夹监视着,以达到间隔大法弟子,从整体上削弱大法弟子的目地。这期间大法弟子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多次给洗脑班工作人员和包夹人员讲真相,启发他们的善念。师父在经文《建议》里说:“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很多工作人员在大法弟子讲真相中真的明白了真相不再参与迫害了,并关心和同情大法弟子,有的还在吃饭时将自己碗中的排骨夹到多个大法弟子的碗中让他们吃。

2001年10月11日本区洗脑班开始搬家,当时洗脑班内只剩下九名大法学员了,邪党调来很多公安人员一路将学员押往洗脑班新址。当晚恶人就播放诽谤诬蔑大法的录像,播放武汉大法弟子彭敏被迫害全身瘫痪后所谓在医院学法的假相,还要每个大法学员看后发言表态。第二天一早就不准大法学员下楼吃饭了,开始执行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纪律。我们大法弟子在一起切磋,不能消极承受迫害,一致认为:不管邪恶怎么迫害,大家都要坚定正念除恶,大家都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家正念除恶中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邪恶大伤元气,对恶人也起到震慑作用。大家通过切磋后决定开始第二次集体绝食,目地就是要邪恶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无条件的放人回家。这其中每个人都被超期非法关押了几个月,恶党人员就是不放人,大法学员没有做违法的事,就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难道就应该受到迫害吗?大家整体配合,正念一起,立即发出强大的威力,邪恶之徒伪善的劝学员先吃饭,有话好说。都被大家识破了,坚持绝食并发正念,绝食到第六天时,恶人看到动摇不了大法弟子们坚定的信念,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只好通知大法弟子的单位接人回家,就这样本地区的洗脑班彻底解体了,这些大法弟子们直接见证了大法的威力。

各单位将大法弟子接到招待所、宾馆等地,并没有第一时间送回家,还搞一帮人值班监视着,劝学员吃饭后再送回家,被同修们拒绝了,继续绝食,说送我们回家后一定会吃饭。

就这样邪恶最后一个阴谋也破产了,几天后,单位就将学员送回了家。这期间大家绝食时间不等,最长的绝食了十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