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工作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师父好!
同修好!

借大陆大法弟子第五次书面心得交流会的机会,把九九年以后,特别是我从洗脑班正念闯出后,几年来,如何做好协调工作,在协调工作中修好自己的情况,向伟大的师父及各位同修汇报一下。

(一)正念闯出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前后,由于全市同修还不能放下心来踏实学法,所以很容易就被表面形势带动,从洗脑班非法关押过的学员出来后,大有谈虎色变之意,甚至有的说:宁可写不炼了,也不進洗脑班。这种话传的越来越厉害,使很多学员在心里对洗脑班产生了怕,只要警车一来,用不转化就送洗脑班一吓唬,就交书,写保证书。因此造成当时的环境非常恶劣。

我在四二五以后,曾参加过几次辅导员法会,并在法会上发了言,当时已有便衣打入,暗中调查参加法会特别是发言人的情况,再加上迫害初期,我曾协调许多同修去北京上访,有的同修被绑架后受邪恶欺骗,说出我的名字,所以被邪恶列入所谓的黑名单。我们地区办洗脑班时,邪恶也把我绑架到洗脑班。

刚進洗脑班,邪恶就恐吓、威胁我,七、八个恶人站在我的周围,图谋打我,我就说:“别说你们打我,你们碰我一根汗毛都不行。”同时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弟子不想动手,这样不符合法,请师父别让任何生命碰我,因为他们谁也不配动我。就在僵持的时候,过来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你们不许动他,你们几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我知道这是师父借他的口帮弟子。

第二天,邪恶把我带到一个房间,不停的放污蔑大法的录像,我坐在那儿背法,抑制各种思想,坚决不配合邪恶,结果一会儿我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声。六一零主任气坏了:“啊?给你放录像你居然能睡着了?”“都是骗人的,不睡觉干什么?你把自焚录像给我放放,我给你讲讲,哪是真的哪是假的。不是你们中央拍的吗?你多拿点,我给你发去,让人们都知道知道!替你宣传宣传,你放这个有什么用?什么‘春风化雨’,不是骗人吗?在转化班,你们吃我们的喝我们的,我们不吃饭还得交钱,就这么春风化雨呀?不是假的吗?”六一零主任赶快说:“我们也找不着了(指自焚录像)。”我说:“什么找不着?你们也都看出来是假的了,欺骗不了别人。”之后六一零主任叫来犹大,想做我的工作,我说:“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你们都是不明白的,我是明白的,你们能说的了我吗?我能和你们一样爬着出去吗?”因为我坚定的一念,犹大们都惭愧的走了,邪恶的计划又一次落空。

犹大走后,我看见窗户外,有一只雪白的小鸽子,落在高高的铁塔上,头对着我,又转过身去,连续做了三次振翅的动作,最后一下后,猛的飞向高空了。我当时明白,这是师父借此点化我,让我走,不让我在洗脑班继续呆。一会儿,六一零主任说要带我去劳教所看我的一个亲人(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我当时答应了,我说:“要去的话,我得先买点水果去。”六一零主任同意了,我准备骑车去附近买水果,这时发现那辆车的车胎扎了,我想这是师父再次点悟我,怕我不明白配合邪恶,我知道必须得走,就这样堂堂正正的走了。很久后,我才知道邪恶以看我亲人为名图谋進一步迫害。之后我便走上了流离失所的道路。

流离失所后,由于我那时还不能够真正的从心里认识到法,时不时的就在心里产生怕,但是我的主意识非常清楚,我不能离开师父,离开大法,我就不断的从心里喊师父,和师父说:师父啊!不管怎么样,我就要师父,就要大法,我可以什么都没有,我不能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因为我是法中产生的生命,师父帮帮我呀!我要扔下人的执著,要同化法,我要跟师父回家,我要救度众生,我要和同修切磋,让同修也都从怕心中走出来,不能偏离法,共同从法上认识提高,坚定的修炼。因为我有一颗向上的心,在师父的不断点化下,我开始背法、大量学法,查找自己执著的心,不断的去掉怕心,我们是冒着天胆下来的,根本就不应该有怕,有怕就下不来了,这个怕是旧势力强加進来的,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根基非常好往往是带有使命来的,是从高层次上来的。常人这个社会谁来谁害怕,脑袋一洗谁都不认识。”我在这法中明白,我不怕才下来的,就来等着师父,等待师父传法来的,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的,我怕什么?渐渐的我的正念越来越足。

(二)改变周围的环境

在师父的点化下,我联系上甲同修,甲所在的地区地域很广,学员很多,迫害很严重,大部份都是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出来的,不是放弃修炼,就是邪悟,还有一部份人说是在修,却躲在家里看书炼功,不出来。由于整体怕心重,派出所隔三差五就去一个学员家抄家,见什么好拿什么。

我在甲家住,每天我们俩骑一辆自行车出去找这里的学员切磋,因为学员不认识我,对我们的戒备心很重,农村活又多,所以有时候找不到人,有时候为了能见到想见的人,一出去就是一天,骑几十里的路,常常是半夜或是下半夜回来。甲的妻子因为有怕心,对我在她家住、出去做事非常不满意。冬日里,农村没有取暖设备,我们切磋回来,她连炕都不给烧,我们只能自己烧,也不给做饭,我们只能自己买饭吃。他妻子的抱怨越来越重,为了不给甲带来更多的麻烦,我只好住五元一天的小旅馆。

有一天外面下起大雪,旅馆里没有暖气,想到以前的生活条件很好,现在这样,又没有人理解,一股心酸和怨的物质涌上心头,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当时甲也在场,为了不让他看见,我把头扭过去,想起了师父,在心里对自己说:“师父为我们承担了一切,谁苦呀?我这点儿算的了什么?师父说‘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我这点苦就受不了了?还是修炼人吗?”我就这么一想,心中升起正念,那种怨、委屈瞬间没了踪影,也就是一瞬间,心态就平静下来了,以后再也没有这种物质了。

心正以后,同修乙来旅馆找到我,说:“你不能在这儿住,咱们都有房子,跟我回家去吧!”

乙同修七二零以后一直没走出来,家里除了她以外,都未修炼。她家有两处住处,我和她丈夫住一起。因为我是个男人,所以乙的丈夫虽然对我在他家住没说什么,但总是偷偷的观察我,我更加注意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多学法,不出去时,每天都看五、六讲《转法轮》,还要看其他的经文,背法,不断归正自己。空闲时,我就跟乙的丈夫长谈,和他讲大法中的美好。她丈夫见我行为端正,晚上睡觉,倒那儿就睡,没有任何心,很正,所以就对我很放心,不再观察我和乙的举动,几年来一直协助乙和我做证实法的事情,后来还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三)坚强的意志

我看着当地同修一盘散沙的局面,不断的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把这个地区协调起来!把自己的言行归正在法上,一定不偏离法去切磋,把一切都归正在法上。”我就是凭着这个坚定的信念,不断的找同修切磋。

在一位学员家,她家人因为害怕往外撵我们,这个学员还默认,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为名的心、争斗心都往上涌,我马上意识到,提醒自己:要稳住!要稳住!不能发作,一定要修去这些心,我是来证实法来的,是想让该学员从新走回到证实法路上的,我是修炼人,不能和常人一样,把心压下来了。可是过一会儿这个心还往上翻,而且还带着气,愤愤不平,我就求师父加持。回去后,开始学法,冷静下来,发现不是这个学员和家人害怕,是我自己的心不稳,带着一颗加小心的心在做事,这不是怕吗?这不是还没有放下生死吗?怕不是求吗?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从心里真正认识法理后很快这怕的因素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让我以后去其他同修家都是坦坦荡荡的。

那天,我和甲来到同修丙家,甲和她说:“这个是咱们同修。”丙马上脸变色,大声说:“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是哪里来的?”甲又说:“这是同修。”丙就象没听见一样,说:“你说,你是谁?”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很冷静,我就求师父:师父你帮我呀!我马上有了智慧,乐呵呵的说:“你别管我是谁,哪怕我是特务,是恶警,你不是大法弟子吗?你清除我背后的邪恶因素,你救我呀!”当时的语气非常善,我感到空气都凝固了。丙立马就变了,说:“对不起呀!”接着我们就开始长谈,丙同意写严正声明。

我们切磋时,丙的丈夫(常人)干活回来了,丙就开始准备吃饭,并一再邀我们也在那儿吃,丙丈夫对我说:“我一见你特善!一看你就是好人。来,陪大哥喝杯酒!”说着就拿碗倒了一碗酒。我说:“我不喝酒。”他说:“啊!你炼功,不喝酒,那就我自己喝吧。”说着一口就喝去半碗,接着说:“我干一天活,很累,喝点酒能舒筋活血,解乏。”我说:“你不如念‘大法好’,或者跟我们一起看书炼功,比这个好,喝酒伤胃,不但不好,还起反作用。大哥,你这人这么好,赶上大法传,你怎么不修炼呢?”他说:“是吗?那我也看书、炼功!酒我不喝了,说不喝就不喝了,烟也不抽了,从今天开始看书。”

过一会儿,丙的女儿下班回来了,轻声问:“这是谁呀?我怎么叫呀?”我站起来,丙说:“你就喊舅吧!”她喊了一声舅,说:“您坐,别客气。”我说:“你们家的孩子,一看就很礼貌,一说话就知道是善良的人,你怎么不和你妈一起看书呢?这可是千载难逢、万年不遇的大法呀!你一定得看书呀!”她答应了一声。从那天起,丙的丈夫和女儿都走上了修炼,而且做的非常好。

隔一段时间,我又去丙家时,看见她把大法书往起藏,就说:“你藏书干什么?”她说:“刚接了派出所电话,说是一会儿要上我家来抄书,我怕书被抄走,所以想藏起来。”我说:“是你让他们来!”她说:“我怎么会让他们来?是他们刚才打电话说要来。”我说:“因为你怕,怕不是求吗?你怕他们,他们就会来,你不怕他们,他们敢来吗?咱们发正念清除!”于是坐下来,和她一起发正念、学法。很晚时,同修说:“你还走吗?”我知道同修心里还有怕心,就说:“不走!我今晚就在这儿住。”我和同修继续学法、发正念,第二天,恶警也没来,同修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体会了法的力量,同修心完全安稳下来后,我才离开。

当地有一个辅导员丁,被非法劳教后就邪悟了。我为了能彻底打开这个地区的局面,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里,除了学法,就是去她家切磋,从法理上明白了,就去告诉她,遇到问题之后,回来继续学法,因为当时她还不明白,我就整天在她家。为了能让她回来,减少她的抵触情绪,我早上吃饱饭后,在她家从不吃饭,连水都不喝,一直到晚上回到住地。就是整天整天的讲,为她不断解扣,心里有种我不把她做过来不罢休的劲。

其实她邪悟还不是怕吗?我就和她切磋,得找進去的原因,“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精進要旨》〈去掉最后的执著〉)。如果在法上就不会有事,邪恶不敢先动你,先动你的心,放出各种风,吓唬你,“你是不是就听了、信了?那么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负担了?造成了负担,你心里想它,是不是执著心?那么这种执著心怎么去?这不是人为的增了一难?产生的这执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吗?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转法轮》)。我们修炼没有错,是我们随着邪恶的思维走了,所以才在劳教所被转化。

在帮助同修走回来的过程中,有时也干扰我,让我喉咙突然肿了,说不出话,眼睛肿了,脸苍白起来,我就发正念、学法、背法,请师父加持,很快症状消失。更甚的一次是去切磋时,脚扭了,脚踝肿的跟馒头似的,甲说:“是不是我们不应该去?那里很邪恶?”我说:“不是,是它们害怕,干扰我。”坚持着来到同修家,甲说:“脚怎么样?”我说:“没事!五分钟就好!”我盘腿发正念,五分钟后,一切恢复正常。

一段时间以后,丁的丈夫(常人)跟丁说:“你看人家说话都在法上,这才叫修炼,你看你们唠的,都不知道哪个是对,哪个是错。”这话对丁的触动挺大,从此开始安下心来和我沟通。很快,丁就回到了正法修炼中来,之后在我们互相配合下,很多学员走了回来。

同修庚的丈夫(常人)反对妻子修炼,骂大法,游手好闲,把家里的钱挥霍干净,有一天突然犯罪被关押。庚没有收入,冬天里,连买煤的钱都没有,天气越来越冷,她带着两个孩子生活非常艰难,因此有了放弃修炼的念头。有的同修认为,这是她的业力所致,应该自己承受。我知道这件事后,从法理上认识,应该帮她,因为个人修炼时期,是要承受偿还,现在是正法时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不是来承受的,“我不计众生在历史上一切的罪!(鼓掌)只看这次正法中众生对正法的态度!”(《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她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不帮她,让她怎么办?我们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只要她不离开法就是对的。

恰巧我这有同修给我的一百元钱(因为我没有收入,该同修让我带着方便些),我和甲切磋,他拿出了一百元,又和丙同修切磋,她也拿了一百元。当天下着大雪,我和甲骑着自行车去给庚送钱,说是骑车,实际上路滑雪大,根本没法骑,基本上都是推着车去的。到她家时,把钱交到她的手上,她当时就感动的落泪了,说:“感谢师父,感谢同修让我有了勇气,我必须坚定的走下去,决不离开大法!”这让她信心倍增,从新振作起来。庚心性提高之后,生活好转了,她拿出了许多钱,都用在了证实法的事上,后来这个同修成为当地一个非常好的协调人。

象这样的事情还有许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后,放弃修炼的、邪悟的都从新回到法中来,同修们都从法上提高上来了,怕心越来越少,从而整个地区呈现出很好的局面。

(四)从手写资料到建立资料点

同修都从法上提高上来后,我们就开始发真相资料。当地没有资料点,只有极少的同修和外面的同修有联系,经文、资料全靠这个渠道,经文都不够,资料就更少了。即使这样,也挡不住我们救度众生的决心。我草拟资料底稿,大家用复印纸抄写。

第一次,我和丙、她的两个孩子决定去一个表面上很邪恶的村子,当时我们只有两个条幅、两个光盘,加上这些手写的真相资料,我们就出发了。

我们在村口大树上,挂了一个条幅,又把一张光盘发出去。因为村子大,隔一家发一张资料,隔一段路贴一张粘贴(也是手写的),在村中间把另一个条幅挂了出去,把光盘发了出去。当时是零点多了,居然还有人在外面挑水,我们都没有怕,该干什么干什么。当时我感到空气都凝固了,那人好象什么也没看见,从我们身旁过去,头也不抬,只顾自己走路。我一下明白,这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因为我们做的正,没有怕,不许任何生命来干扰。

北方的冬天很冷,我们却都感到很暖和。我们发完资料后,丙动了一念:“让这个村长把真相资料在村里的大喇叭上念了,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第二天一早,果然这个村长把真相资料在大喇叭上念了。这件事在当地轰动了,对邪恶起了很大的震慑作用,让看不到真相的乡亲们有了明白真相的机会。

由于整体提高上来了,大家都想出去做真相,资料就显的更缺乏了,我在心里想:“师父啊,要有外面的同修和我们协调一下,让我们有自己的资料点,多好啊!”“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没有多长时间,就来了外面的同修找我们,问我:“想不想自己做资料?”我说:“想啊!”她说:“那好,你们有地方吗?”我说:“有!但是我没有资金。”她说:“这个你不用管!”很快这个同修就给我们买了一台复印机送过来,每周由她送底稿,我们来制作,解决了当地没有资料的问题。

(五)发正念的重要性

我们当时经常集体出去发资料,附近发完后,我们就向外扩展,恰巧有一个同修家里有辆大汽车,路途特别远的时候,我们就开车去,象这种去远距离发真相资料的事,我们都是提前几天就发正念清除那里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所以每次的效果都很好。

有一次,我们十一个人决定去一个大村庄发资料,提前三天开始清除那个村庄及附近的邪恶因素。要去的当晚,那个司机同修由于要送一个人(和原定的路线方向相反),就想顺路在那边做真相,不愿意再开车来回跑,还说这样可以省油。我说:“不行!这次是大行动。我们几天来清除的不是那里,怎么能去那儿做资料呢?”可司机说:“我没钱加油!”我流离失所,身上也没有钱,我说:“那今天就别去了!”这时,另一个同修说:“一边发正念,一边做不行吗?得破观念呀!”我当时想她说的没有错,就说:“那一定要发正念啊!可一定要记住!”就这样,我们开始出发了。

在发资料时,司机在村外面看车,其他人分成两组,一组各五人。我边发资料边发正念,当发到村中间的时候,发现上来一帮人,我马上警觉了,对周围的同修说:“发正念!跟着我走!”几个同修听到我的话后,就跟在我后面,我们一起边发正念,边向外走,边发资料,在强大的正念下,这些人光喊却不动,就这样闯出村来。

见到司机时,另一组还没有回来,一会儿那组当中的两个人回来了,说其他人被带到大队部了。我说:“咱们先走,发正念去!”司机不干,说:“你走吧,我找他们去!我带来的人我得带回去!”他说着就开车進村子,我说:“等一等,我和你去!”同时我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帮帮我们,他的人心出来了,我和他去找,我们怎么進去的怎么出来,不许任何生命碰我们。

司机同修开车進到村里就被拦截,这个司机当时就想停车,我用手指着这些人,大声说:“你们想干什么?”当时给那些人吓一跳,都愣住了,我对司机说:“开车!”就这样闯出了村庄。在回来的路上,又有几个人截车,这个司机说:“是我们自己的人吧?”我说:“不是!闯过去!”司机没听,把车速减慢,当时有一个人拿着一大块鹅卵石扔向车,挡风玻璃被砸的粉碎,通常碎玻璃和石头都会落在车里,但是在师父保护下,却都被弹了出去。就这样我们安全回到了家。

第二天早上,我从眼睛里拿出一个玻璃碴来,可眼睛什么事也没有,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使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法。

我们回来后,迅速通知外面的同修发正念,同时上网揭露,针对这件事情做不干胶,发当地真相。里面的同修找自己,外面的同修也找自己,这样,很快她们都正念闯出来了。

出来后,我们在一起切磋,分析出事的原因,被绑架的同修说:“当时就想快点发完,也没发正念。”通过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发正念的重要性,修炼不是儿戏,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整体又一次提高上来。

(六)整体配合的力量

复印点运行一段时间后,送底稿的同修出事了,我们一下断了底稿的来源。恰巧这时,我突破了自我,成功找回工作,上班之后,有了一定资金。不久,接触了一位搞技术的同修,被非法关押刚回来,很想建资料点,但是因为没有同修信任,加上没有资金,不能实现。我找到她,不断和她切磋法理,在法上提高,接着就买了电脑等工具,建立起资料点,也解决了复印点的底稿问题,之后逐步的成立了几个资料点。

由于一些同修的疏忽大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协调的一个大资料点被破坏,经济损失很大,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

我知道这消息后,首先一一通知所有和这个点、点上出事同修有联系的同修,不要去那个点了,同时通知发正念。

当时同修怨声很大,抱怨这个点接触的范围太大,私下分析同修有这个问题那个问题,还有人说被抄走那么多设备,一定会被進一步迫害,并且以讹传讹,使本地区许多同修都对这个点的同修有意见,并且许多人都害怕了,怨声载道的。

从法中修出来的坚定,让我不被一切所动,我不断的学法,用法衡量,我们面对着邪恶,不畏强暴,救度众生有错吗?没有错!错在邪恶的生命,它们干扰我们救度众生,师父说过:“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们有漏在师父的大法中归正,旧势力没有资格迫害。

接下来,我就不断的和同修切磋,我们要先伸手救人,不要先研究落水的原因,师父说“出现什么问题大家都心不动,每个学员除了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帮你我就帮,没有什么可浮动的;我帮不了你也要正念对待这个问题,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人心去执著,不在思想中加深这些问题,关系都摆的很正,没把它看的很重,非常平静。旧势力觉的太没意思了,这些人不动心啊。这些人都不动心,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他病业一下又好了。”(《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同修被绑架,不也是看我们的心怎么动吗?遇到什么事,我们的心都浮动这么大,这是不是我们应该修去的呢?

通过反复切磋,大家有了共识,我们就高密度发正念,同时不断写文章上网曝光此事,就此事制作本地的真相资料,大量发放,十五天之内,这几名大法弟子都正念闯出来了,见证了整体配合的力量。“整体上协调越好的时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七)突破邪恶干扰再次建立全面的资料点

大资料点被破坏后,其它的点都是小点,很单一,因此许多项目都停了,所以急需一个全面的资料点,供应当地需要。

正当要筹备此事时,酉同修找到我,说她的丈夫被绑架,直接送劳教,我说:“你先别急,把心稳下来。”酉此前一直没有走出来,因为学法不深,不知道如何处理,也不知道如何摆正心态,很茫然。我便和申同修商量,让酉去她家小住,减少她心理上的压力,更主要的是大家可以一起学法,共同破除邪恶。

接到酉的消息后,我们马上上网曝光,通知同修发正念,做不干胶,并协调同修大量张贴。酉同修提高的非常快,去她丈夫的单位要人,并正念抵制了自己单位的骚扰。

紧接着申在单位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到邪党的市政府,上边压下来,要处理。当时六一零、派出所隔三差五上单位骚扰,单位负责人不断找申谈话,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非常的大。这件事在表面看来非常严重。

我感到有一定的压力,怎么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呢?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说:“但是即使这样,其实也都是旧势力执意要针对大法弟子心性考验来的。一定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绝不会出现。”我不断查找自己的心态,归正自己的不足,加大自己的容量,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中说:“有些人修炼他觉的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的它大的时候,它就变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我心里的压力顿时没有了,真正体验了师父大法的力量。

我通知同修发正念,上网曝光,针对此事写文章揭露,做成真相资料大量发放。同时,和申、酉一起学法、发正念,我们大家一起学《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这是不是具备了保护自己的能力了?”从中我们坚定了正念,只要我们坚定在法上,谁也动不了我们。

单位找申时,申就智慧的通知我,我在外面发正念,申向邪党书记讲邪党“遭殃电视台”《走進科学》栏目播放的发现藏字石的事,六四、文革中中共邪党的残暴,现在又用自焚欺骗人们,同时告诉邪党书记:“你要把我送進去,你就是在干坏事,现在它们在里面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中国到处出现的换肾、换器官,都是从这儿来的,你要负全部责任的!”恶党书记说:“我知道文革中共产党干的事,我不会把你交给它们的!”

申破除邪恶后,申、酉和我配合建立了全面的资料点。

(八)信师信法的成度

随着我们的升华,协调的范围越来越大。有一次遇到一个外地的同修戌,他说:“我们那里的同修很多,“七•二零”后被迫害很严重,至今很多人因为怕走不出来,是否可以到我们那儿,跟我们切磋切磋,让我们在法上提高上来?”我答应下来。

坐车刚進入那个地区,就感到心里有一种物质干扰,心猛跳动了一下,紧接着有种让人害怕的感觉,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我出发一个强大的“灭”字,这种败物质瞬间解体了。

到了戌家,我一看,来了大约有七十多人,很大的房间,坑上、地上都坐满了。我们正切磋法理时,来了一个同修的家人,此人非常反对法轮功,是邪党官员,他回家下班一看他的家人没在,就到处打听,找到了我们开法会的地方,乱喊一通之后,拿出手机,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说:“我要举报法轮功集会!”人群中有人开始心不稳了,有很多人都看向我,当时我求师父加持,稳住心,一定要用正念破除。戌表现非常好,没有怕。因为我们两个人没有动,大家就都坐在原处,静静的发正念。这时只听电话里说:“我们没有车,不去!”这个官员说:“啊?你们不管?是吧?!”只听里边有人说:“不管!”叭一声,对方把电话挂了,这个官员灰溜溜的走了。同修们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很多人通过此事稳定下来。接下来,在那个地区又开了几次法会,一下子这个地区就整体提高上来了。

不长时间后,附近镇上的一个同修“偶然”参加了我们的一次法会,这个同修七二零以后,被抄家、罚款,身边同修被迫害致死,怕心很重,参加法会后,他怕的物质减少了,有了正念,他说:“我们那儿象我这种情况很多,也到我们那儿去开一次法会吧,让同修听听你们在邪恶迫害时,是怎么坚定在法上,正念破除的。”那天,通知去了几十人,刚开上法会,突然两个同修進来,大意说要为了同修的安全负责,不能开法会,所以让同修都走。这时有一部份人起身走了,剩下的一部份,虽然没有走,但是也被带动了。我开始切磋法理,就切磋为什么同修开法会会被绑架,实际上许多人拿自己的认识当成法,通常说我怎么样怎么样,不是说在这段法中我认识到了什么,从而产生正念。这就是证实自己还是证实法的问题,因为不符合法,也就没有法的力量,法会的场不纯,所以才遭到邪恶迫害。如果我们都在法上,正念很强,邪恶敢進来吗?進来就化成原始之气了,我们不是有师父管吗?为什么不信师信法呢?

很快大家的心态就稳定了,敞开心扉的谈七二零以后,自己心里解不开的事情,大家互相谈,用师父的法衡量,一一解开,正如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扰〉)这个法会开的非常成功,到了半夜二点多,才结束。

之后几天,参加法会的同修又找到那些走了的同修,交流后,我们又开了一次法会,通过切磋我们达到了共识。那两个喊停开法会的同修后来一直和我协调,我们配合的很好。

(九)打破间隔,我们是一个整体

戌同修所在的地区同修们提高后,也面临没有经文和资料来源的问题。他们提出让我们帮助建点。

我把这个事和同修们商量,有很多不同的意见,有的说:“咱们这儿的钱,也不是太富裕,他们那边就不能拿出钱吗?”还有的说:“咱们这儿一次進纸、鼓、粉就要几千,如果给他们买打印机、电脑,花不了多少钱,可是接下来的耗材呢?以后怎么办?”当时我说:“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师父说‘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精進要旨》〈再去执著〉),我们做什么要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先帮他们建点,我们不是还有耗材吗?先做着,有钱就多做,没钱就少做。我们不能因为钱而影响做正事,一切都有师父安排。”

这样大家不再争议,很快我们就在那儿建立起资料点,但是一个资料点远远满足不了需要,这时申同修知道此事,就拿出了一部份钱,另一个协调的地区也送来一些钱,足够我们运作一段时间。看来做什么事都是去我们心的过程,就这样很顺利的在那个地区建立了三个资料点。

后来戌所在地区同修提高之后,自己就能解决很多经济来源了。

以上只是我几年来,在证实法中的几个片段。千言万语也述不尽师父对我的呵护,大法展现出的神奇。师父在《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你们一个人做的好,那是你个人修炼的问题;一个地区的人做的好,那是你这个地区学员做的好;如果我们在全世界或者在整个所有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大家都做的非常好,那么就不是一个地区一个个人的问题了,是整个大法做的好,是大法走的正。”以后我更要勇猛精進,做好协调工作。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