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干扰也是证实法、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的农村学员,总觉的提笔很难,没什么可写的。前天看到明慧文章汇编《请同修重视法会投稿》,才意识到应该从这一观念中走出来。

零四年霜降的那天,吃过晚饭,丈夫见我向外走,就狠狠的丢下一句:过十点不回家就“上门闩”(方言:意思是关门、锁门)。来到学法点,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十点半了,我们各自回家。我推了几下,果然大门紧闭。(认为自己该提高了)我平静的望着门前的大道,一个人也没有,嘴里念着师父的法“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洪吟》<因果>),开始在大道上炼了四套功法。这时,邻居家的挂钟响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点化我发正念。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夜深人静,“嗖嗖”的北风灌入我单薄的衣服里,我团作一团。想起慈悲伟大的师尊,转过一念,不对,师父绝不安排我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提高,一定是旧势力的安排。“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开始发正念,十几分钟后,邻居大婶拉亮灯走出家门,直奔我家。门开了,是慈悲的师父看到我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呵护着我。我随着大婶走到内屋,大婶吃惊的看着我说:“就穿着这么薄的衣服等到这时候?脸红红的还这么精神!这法轮功真能让人比铁还硬?”我笑着给她讲了真相。她的目光有几分佩服,我知道这是一个生命认同法的表现,大法给了这个生命得救的机会。

丈夫抽了一地的烟头,红着眼对大婶说:“原来约好今晚开车出门,顺路拉你去女儿家,现在都凌晨了,这一夜没合眼,不去了。”大婶听后并没有一丝遗憾,还哼着小曲回家了。我看到了一个生命得救后的喜悦。

零五年盛夏的一个晚上,我去学法点学法,十一点回家,丈夫又上门闩了。心想:我不能承认,怎么办?一眼看到了围墙旁的电线杆,我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对电线杆说:“我选上了你,你就是我的法器,你应该象粘真相一样去配合我。不觉中我便攀登到围墙顶端,我高兴了。就在这颗心刚升起的一秒钟内,抱着电线杆的手下滑了三、四米,同时左右邻居家的三条狗一起向电线杆叫着奔来。我想起师父《转法轮》中讲的一个罗汉生起欢喜心掉下来的法,深感修炼的严肃性,立刻发正念,对三条狗说:你们的职责是看家护院,快回到你们各自的主人家去。三条狗走了。我再次体验了大法的神奇与师尊的呵护。

回到屋,表针指向十一点半,片刻,发正念。丈夫见状说:“是不是在咒我呀!”我发完正念笑着说:“你的认识不对,我只是清除利用你坏思想的外来因素,为了不让你再做坏事,为你将来有一个好归宿。”丈夫听了说:“我这样对你,你也不生气,你们的大法真好!我以后不上门闩了。”

我想和我一样有过家庭魔难的同修,请不要把它当作关和难,只看作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每一颗人心都是修炼路上的绊脚石,我们只有向内找发现它并去掉它,修好自己。那所谓的关和难其实什么也不是。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只有我们抓住一些不好的东西不放的时候,师父才干着急没办法。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