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胜怕心 兑现自己的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学员。得法前有多种疾病并学习了大约有十几种气功,所以得法前身体极差,身体上信息非常乱,越学身体越差,离不了药物。后来经原来学气功的功友介绍,看了《转法轮》,觉的以前看了那么多的气功和佛经之类的书也没有师父大法里面讲的明白,就学起了大法。同时也想,如果这个功法再学的不见效果,以后就什么气功也不学了。由于自己按法约束自己不严格,过关拖泥带水。所以身体一直没有突飞猛進的变化,同时自己也感觉原来学的气功信息一直在起着很强的干扰作用,但是确实感觉到了身体上越来越好的变化,并且最终走出了那种其它气功的干扰状态,由此也越来越坚定了自己的学大法的信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当时信息不通,学法悟性太差,所以不能肯定怎样做才对。直到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发表之后,才带着个人圆满的执著去了两次天安门。因为法理不清,被抓捕拘留、勒索罚款还走了弯路。

由于怕心的干扰,同时当地各方面也看的很紧,并且当地利用了邻居看着我,压力很大,因此在家消沉了一段时间。后来通过强制自己学法,再次增强了自己的正念,在同修的带动下又走上了证实法的路。但那时只是看别人怎么做就在后面跟着。最后听同修说可用丝网油印,就买来丝网和胶滚、油墨。当时还不敢买整部油印机,没地方放,派出所经常来检查,就用手工做一些真相资料,然后把东西藏好。印的东西是手写版的也很不规范。因曾经听一被关押的同修说过只要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激光打印机就可以做真相资料,自己也曾想要买台打印机,但几次终于没能下了决心。同时那时家里的钱也被邪恶勒索罚款榨光了,还欠了父母的钱,笔记本电脑也是不可奢望的。有一次一个外地同修来看我,其实是想给我一台刻录机做一些真相资料,因当时压力大、怕心重也没敢答应。不久有外地的同修和本地同修联系上了,他们就从很远的地方坐车来我们这里,他们带着大包大包的真相资料冒着危险一次次的送来,这令我非常感动与震撼。我也就随着本地同修走出去发真相传单、挂条幅、喷字、发光盘等。但那时怕心很重,边做边盼快点做完。有时虽然在做,也没有什么干扰,就是吓的浑身冒汗。不断做的同时也不断的克服着怕心。大约是二零零三年的时候,听说本地区也有了资料点,也听说他们简直太忙了,学不上法、吃不好饭,以至资料点也被破坏了,当时就拿出家里所剩不多的几千元钱分几次支援了资料点,并想分担一下同修们的担子。

由于前两次被抓回来后,当地还没有真相资料,那时大部份做的是喷字和挂真相条幅。自己在家走不出来时,也曾经动过印真相资料的念头。因为当时家里有一台亲属给的旧电脑,不能做别的,但刻光盘还可以。同修支援了一台刻录机和部份光盘,因此走上了做资料的证实法之路。开始的时候觉的刻录机发出的声音太大,所以搬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因为光盘需要打印标签,所以同修又支援了一台彩喷机。因为怕打印机声音太大,又叫同修换了一个声音小的,都得到了同修无私的帮助。同时本地其他同修也承担了复印资料的工作,本地的资料点就这样开始运行了。后来搞协调工作的同修因忽视安全而被抓捕劳教,资料点的重担就落在了我们几个同修身上。因为原来和同修一起配合做事,所以同修出事后对自己的压力也非常的大,自己也一直发正念排斥牵连自己的不正的念头。刚开始的时候要承担同修所承担的一些协调工作,主要是负责本地的资料供应。同修的被抓对当地影响非常之大,很多刚有一些正念走出来的同修又退了回去。因为自己本来怕心就重,原来自己就对那种上网下载资料时的恐惧感的干扰有真切的体会,简直是怕的发抖,好象上网随时会有危险一样,而且下载时间越长这种恐惧感越强烈。这些工作和心理压力全都体现在自己身上。也知道大法的工作不能停止,也不能因为自己的怕心就停止,不能都靠别人给自己做成现成的,然后自己去享受这种现成。自己就强制自己要有正念、强制自己不怕,发正念清除怕心,鼓励自己顶着风雨、顶着怕心、克制自己,不断抢时间学法,同时做好取耗材、送资料等自己应做的工作, 当时冬天那种寒冷和心理上压力的感觉是刻骨铭心的。

因为要工作,这一切都是在业余时间做的。业余时间也是相当有限的,有时做资料或克服技术难题直到早晨,只能炼完静功、发完正念就吃饭上班了,以至于动功有几年没能炼上。当然有自己放松的因素在里面的,所以没有感到修炼带来身体上的明显变化,有时工作上感到非常疲劳,就咬咬牙战胜了疲惫,但我却深深知道这是不修大法的人只靠吃苦坚持不来的。早晨的五点和六点的两次发正念和不足一小时的静功只能保持自己把这一切能坚持下来,但我知道我没有选择错,是师父的法救了我的命,也救度了我的心灵,也许这一切都是自己责无旁贷的必须兑现的誓约,而现在回想起那些苦和痛,却是自己过去不想为大法付出、只想索取的为私的生命境界无法体会到的珍贵,同时也证明了在大法修炼中怕心是可以在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中不断的去掉的,也证实了在大法修炼中疲劳是可以冲破的,也证明了在大法修炼中智慧是无穷无尽的。

因为有了同修不注意安全被迫害的教训,所以自己特别重视安全问题,当然其中也有正念不足的因素存在,但这样自己感觉确实对保证资料点的正常运转非常有效。同时我当时学法时也是这样悟的,怕心也不是非得在被迫害中才能去掉的,也是当时修炼的境界的体现。所以我们几个同修基本不用电话联系,有事直接见面,并严格按照明慧网上的要求单线联系。在修口方面时刻提醒对自己也对同修负责,不随口乱说资料点的事,不该知道的人一概不讲做资料的人和事,对无意提起的同修及时提醒堵塞人为的无意识产生的漏洞。有时即使有的同修自己能断定的与资料点有关的人和事,也不从自己口里说出去,尊重和遵守对资料点和同修在安全上的承诺,我认为这是原则问题。和平的时候在安全上也不能放松,大大咧咧会给资料点和同修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和麻烦。对于与资料点无关的人,绝对不允许知道是谁在做什么具体工作,即使是十分可靠的同修也坚持这个原则。还经常提醒同修和自己做事不要太张扬,不要因为显示心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暴露自己已具备的技术能力。这样能给自己平时讲真相带来一定的安全感,可避免常人怀疑自己与资料点有关和去掉某些不必要的麻烦,确保自己在工作场合中也能打开讲真相的局面。同时对家里人适当保密,没必要知道的与资料点有关的人和事不在家里乱说,也不在一起配合的同修家人面前乱说,对家里人要有所保留,即使家里人是同修也不能随意乱说而不修口。去同修家里之前首先把手机电池摘掉、或不带手机,同时严格要求自己必须做到,即使是什么不安全感也没有的情况下,也强制自己做到,同时提醒同修努力做到这一点。必须与同修通话时,都是使用公用电话,事先把要讲的话想好,尽最大努力说些无关的话而又让同修能听的明白,防止通话时出现敏感词。绝对杜绝手机对手机,手机对座机与同修直接通话的现象,时时刻刻为法负责。同时在常人的工作中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在各方面不显示自己技术方面的本事(当然做网络推广的同修不同)。时常提醒同修和自己与资料有关的敏感物品不要随意放在表面,防止被别人轻易看到。并且加强和加长发正念的时间,我悟到这是安全做好资料点工作的一大保证,也认清了应该更理智的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因为我们不是来被迫害的,是要人人走出一条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而这条路是留给未来的。

就这样我们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的前進,使同修在做有关证实法的工作时产生一定的安全感,不会因为对自己工作方式的不信任而打消接受某些大法工作的念头。后来我们经过严格筛选,物色了几位修的好的同修参与了资料点工作,组建了几个新的小型资料点。随着同修的参与,原来的压力也逐渐减小,几个点的同修也越来越能独立担当一些与自己有关的技术工作,独立处理一些有关设备的维修工作,为整体分了忧。

以上是自己配合同修做证实法的工作的点滴经验,谈不上什么收获,有些做法也包涵着正念不足的因素。写出这些希望对没走出来的同修能起一点推动作用,因为这一切不能说是自己做的、自己的功劳,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我们连自己的健康和生命的安全都保障不了,更谈不上面临全宇宙的邪恶与做好证实法的工作和未来的威德。当然这里只是写出了自己好的一面,不足的方面也很严重,只想把自己个人认为对法有益的一面献上,希望能使同修有一个借鉴。即使是迟到的答卷还是应该交的,写法会稿也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不该做好吗?自己的收获总不能让师尊给总结吧,是不?希望在克服怕心方面对某些同修有所帮助,在这最后有限的时刻走出来,不错过这万古机缘,不辜负师尊的等待与期盼,不负众生的渴望。

以上是个人在修炼中所悟,层次有限、水平有限,如有偏差,望同修指正,共同精進。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