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史前誓约,不负师尊慈悲苦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以往四届书面交流会我都没有投稿,想写又没动笔,总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想说的同修们也都说了,这种种人心不断往出返而又没抓住它、去掉它,从而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了这一神圣的证实法、修去人心的好机会。现在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来临了,我想,这次可不能再错过了!师父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作为大法弟子,我知道,时间很紧,我们真的要抓紧做好才能不负师尊对我们寄予的厚望!下面我就简要的谈谈的我的修炼经历和体会,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尊巧安排,弟子喜得大法。

九六年的一次朋友聚会,我在朋友家很“偶然”的看到一本书──《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随手拿起来看,师父的讲法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我——这不是一般的气功书。我决定借回家去仔细看看,因书是朋友父亲的,我拿回家看了一遍后就还给了朋友。后来这事儿好象就慢慢忘却了,直到九七年上半年,我父亲开始学大法,让我也来学,教我炼功动作,并带我到他们单位提供的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父亲是个懒散的人,经常迟到,炼功点的辅导员就招呼他说尽量不要迟到,父亲跟我说:“都退休了,还受这约束……”,于是就回家自己炼去了,再也没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了,而我呢则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环境,怎能不珍惜呢?在学法点都是退休的老年人,就我一年轻人,平时我要上班,到周末时,我就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回单位时自己在单位学法炼功。

刚开始时,觉的炼功很苦,盘腿时那种疼痛真的很难忍受,但后来突破后慢慢就好了,也不怎么疼了。记的有一次炼功时,我痛的前俯后仰,脚都是紫色的,浑身冒汗(那时是夏天),心里也非常难受,老想着,怎么这时间还没到啊,越想呢就越痛,持续的痛,我很想把腿拿下来,但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有些人盘腿怕疼,拿下来了,不想坚持。有些人盘腿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受不了。把腿一拿下来,白炼。一盘腿疼了,赶快活动活动完了再盘,我们看这就不起作用。”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于是我对自己说,再忍忍吧,你痛就痛吧,放松点。还别说,当我把那个心放下之后,我的腿就不怎么痛了,心里也一下子轻松许多,就这样到炼功结束。炼完功后把腿一拿下来,我感觉非常的轻松,浑身轻飘飘的,无法形容的美妙感觉,自那次炼功后我就更能吃苦了。就这样炼了一个月左右吧,我身体所有不适都好了,浑身是劲,心态平和,而在这之前我是个脾气暴躁的人,并且身体也不好(九三年出过车祸,落下了很多疾病),如腰部旧伤(平时经常腰酸背痛,阴冷天更甚)、尿血、酗酒导致的胃病、抽烟导致的肺部阴影等,炼功以后我把烟酒都戒了,身体所有病状都没了,这只是身体的受益,最重要的是,法轮大法让我明白了人来在这世上的意义,法轮大法让我变成了一个新的生命,让我无比幸福的沐浴在这浩荡的佛恩之中!

二、巨难之中跌倒,师父慈悲再度

九九年七月的一次集体学法炼功是我这一生记忆最深、最为心痛的时刻,那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当时辅导员告诉我们说,政府不允许我们炼功了。这让在场所有的学员都感非常震惊和深深的遗憾,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这次学法炼功后大家无奈的收拾收拾自己的坐垫就解散了,我把坐垫还留在那儿,心里期盼着不久的将来又回来炼功!然而事情并非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紧接着,中共邪党电视里铺天盖地的对大法的谣言攻击每天不断的播出,整个世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明白,这决不是真的,政府决对搞错了!曾有一段时间,我竭力和所接触的人们讲着真相,讲自己的修炼体会。然而在邪党压力下,加上自己学法不深,又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当时我还真就停止了学法炼功。单位让交大法书时,我还愚蠢的把父亲的《转法轮》及自己买的师父在国外讲法的两本书连同挂在客厅的师父法像、法轮图形也一并交给了单位,而将自己的一套精装《转法轮》和师父在国外讲法的另外几本书则偷偷藏了起来,单位让填表格时玩文字游戏,说什么“拥护某某党的正确领导”,现在想来真的很心痛,这都是走的旧势力安排的路,这是我修炼路上的最大耻辱!我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这是旧势力对大法、大法弟子犯下的大罪!

我这一停就是近三年的时间,我浪费了三年的宝贵修炼时间哪,多么可惜啊!在这三年间不断有同修提醒我继续修炼,当时我已经是个常人了,抽烟喝酒赌博什么都来了,执著于常人的名利情而喜而忧,当然身体的各种病也来了,非常的痛苦啊,也很想再次修炼啊,可是迫害还在继续,执著于怕心,又看不到师父新经文,也没有修炼的环境,所以迟迟没有進来,直到有一天,在一同修家看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光盘后我才决定从新修炼。

这一切看似简单,现在才知道,这都是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而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机会啊!

三、破除旧势力阻碍,突破家庭关

刚开始走回来我人心太重,干扰很大,学法只能偷偷的在房间里学,后来被家人发现了,家人出于害怕就想阻挡我,于是我借此机会对他们讲真相,然而自己的各种怕心很多,干扰一直不断(现在明白这一切都是针对我的心来的,师父曾说过,发生在大法弟子身边的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都与自己有关系,很多事情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为了学法炼功的事我经常和家里人争吵,好象我修炼与否得经过他们同意似的。有一次妻子和我闹别扭,她把我的《转法轮》藏了起来,后来我问她把我的书怎么了,她说给扔了。我追问她大法书的去向,她就是不说,这下我急了,我强抑内心的悲愤,严正的对她说:“你知道吗?大法书对我非常重要,比这世上任何事情都重要,比我的生命都重要!”她当时听我说的那么严重,于是就告诉了我藏书的地方,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动我的大法书了。没过多少日子,我岳父母和父母四人同时来作我的“思想工作”,给我施加压力,妄图让我放弃修炼,但他们没有任何正当理由,只说政府不让炼了就不要炼了。我对他们说:“大法哪有不好?教人做好人,又对身体有好处,多好啊,为什么不让炼了?”他们说不出来啥,看我说不通就四个人用各种不是理由的理由同时给我施加压力。然而我知道,在这世上我什么都可以放弃,但我决不能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于是我对他们说:“没有人能让我放弃,除非我死了!”就这样,他们放弃了对我的劝阻。自那以后,没有人再来阻碍我学法炼功了。师父说过:“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转法轮》)当时我在法理上并不清晰,只知道大法好,我决不能放弃,所说的话也是带着很强的人心去说的,但师父看到我这颗坚定的心,就让我过了这一关。

四、兑现誓约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师尊赋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我得按师父说的去做!然而我该如何做呢?那时与出来讲真相的同修很少接触,也没有交流过,当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但师父看到我有这么一颗心,师父就让我在同修家拿到了不干胶真相粘贴,于是贴不干胶是我走出去的第一次,记的那时我是在抑制不住的颤抖中贴完的(修炼前我是个很胆小的人)。做了这次后就没做了,只是每天坚持学习师父的经文,心里也在琢磨着怎么讲真相。没过多久,一个往水泥电线杆上喷字的想法从我脑子里冒了出来,于是我用打印机在较厚的纸上打字并刻出模板,然后一个人半夜里骑着自行车在街道边的电线杆子上喷了十多条标语,刚开始喷时也是哆哆嗦嗦的很紧张,喷了几条后就好多了。那会儿我们城里同修很少有出来讲真相的,我很希望这样做能让更多世人在一走一过中了解大法真相,同时也希望让同修看到从而能加持他们走出来讲真相。然而第二天我骑着车去看这些标语时,大部份已被各单位涂抹掉了,听单位上的人讲是接到“六一零”的通知后才抹掉的,当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时也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出于怕心,做了这一次后我又没做了,其实当时如能坚持下去,那效果肯定是非常好的。后来我就采用打印资料邮寄的方式讲真相……,就这样,在师父的指引下,我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通过不断的学法,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怕心也越来越少了,讲真相的事也由被动变为主动了。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本地证实法的形式也在发生变化,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也多了起来,而那时我们的真相资料来源于外地,每次都不多,大老远的去接也不怎么方便,而我九九年就开始接触电脑了,懂些电脑知识(现在想来,这都是师尊的安排),并且那时我已学会突破封锁上明慧网下载师父经文和真相资料。于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中,我认识了几位同修,并由此“很自然”的组建了一个家庭资料点,我们自己做自己发,风霜雪雨都不能阻碍我们证实法救众生的脚步。到二零零五年时在协调人的帮助下,我们又组建了一个大一点的资料点,能够供应数十人的资料,现在在师尊的呵护下一直平稳的运作着。其间也有不少家庭资料点相继建立,相互间并不知道,大家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五、坚定的信师信法,学好法、发好正念你就无所不能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师尊在各地讲法中经常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和发正念的重要性,在讲法中,师尊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大法弟子该怎么做。作为大法弟子,师父怎么说,我们就应该怎么做,否则什么都谈不上啊。你真的信师信法,你真的正念足,师父就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在这些年做资料的过程中,我悟到,重视学法,用心学法,保持一个祥和慈悲的心态才能做好资料。大法弟子做出来的资料不同于常人的白纸黑字,那是除恶救人的法器,心态纯正做出来的资料才会闪闪发光,众生才会珍惜,才能解体盘踞在众生空间场中的邪恶,从而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制作真相资料过程中,师尊也赐予了弟子很多智慧,让我见证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很多技术根本就没有学过,然而当学好了法,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做的时候,那么你真的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就能解决什么问题,那智慧象泉水一样,源源不断的往出涌。例如刻录VCD和DVD,我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了,制作PVC护身符也都是看一遍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就会了,还有不少软件都是学都没学过,拿来就用,并且一用就成功;计算机、打印机出了故障时也是一样,摆弄一会儿,突然就会冒出一个念头,是不是这儿有问题啊,一弄还真的好了,有时怎么弄好的都不是很清楚。而有时自己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技术如何如何时,同样的技术问题用同样的方法还不一定能解决。在技术方面,我还体悟到,善待我们证实法的法器也很重要,它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如何安排好它们的工作也是须要我们去考虑的,有的同修做资料时连续不断的让它做,很可能它会承受不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有这么一段讲法:“给你弄多了,你承受不住,吃苦吃的太大你就不能修了,就是这个道理”。修炼人况且如此,何况我们的法器呢,它承受不了这苦时就可能“不能修了”,它就要烧主板或者烧喷头等,所以,我们作为大法弟子,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好,安排好,在证实法的路上越走越佳。其实,大法弟子的所有技能都是师尊赐予的,是正法的需要才安排弟子们掌握相应的技术的,在证实法、救众生的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非常重要,只是分工不同而已,威德都是一样的。

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有不少事让我体会到正念的强大威力。在此我想谈一下退党方面的一些体会。自二零零四年底《九评》问世后,我很快在退党网站上退出了邪党,到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时我以各种借口不参加邪党的组织活动,零六年我不再交党费了,那时邪党搞的“保鲜”活动我也不参加,当时感受到的压力很大,单位邪党书记在开展“保鲜”会上说的话很邪恶,威胁着与会的每一个人,淋漓尽致的体现了邪党的流氓本性。然而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标准修炼的人,怎么能配合邪恶去做这些事呢!于是每次在他们开会时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和中共邪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让写材料我就不写,在黑板报上每个人都贴了他们的体会,唯独没有我的。看到这些害人的东西,我也不能允许它们存在,单位挂了横幅在办公室的阳台上,我就用剪刀剪开个口子,同时经常发正念清除它,没多久,横幅就被大风给刮断了,而黑板上他们贴的体会我每次经过时就扯一些,对于大街上满街的邪恶标语我就半夜里起来拿剪刀边发正念边剪,还有些学校也有不少邪恶标语,我也是用剪刀、刀片解体它们。在做这些事时虽说心里也有些紧张,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每次都很安全。

到了零七年上半年,单位邪党书记因我不参加邪党活动和不交党费又要找我谈话(此前已有多人找我做工作),那时我听到这消息心里不由的又紧张起来,真的在发抖,感觉好冷似的,我想,这是怎么啦,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么能怕邪灵呢?我在心里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很快,我浑身充满了能量,身体暖和起来,也不再紧张了。自己也针对单位邪党书记不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然后我就堂堂正正去了邪党书记办公室,一见面时,我明显感觉到了他很紧张(是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邪恶东西害怕),说话也明显气息不稳,他连忙叫组织委员和一名支部委员过来,我只管发正念,整个谈话过程就十多分钟,他们做我工作,要我补交党费,或者写申请退出。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退党不是你们说了算,那是我的选择,我也不会写退党申请。但后来我还是说,我考虑一下再给回复吧,就这样我后来也没给答复。

到了零七年下半年,单位通知我要我下午到上级单位人事部门去开会(其实是骗我),我问啥事,他们说不知道,我说谁来的通知,他们告诉了我,我一个电话打过去,那人也含含糊糊的说县委组织部门的某书记找我谈话,我明白了,原来如此,又是这事儿,当时心想,去还是不去呢?最后还是决定去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老是回避这问题,我必须去面对它、解体它,不能老让这事来干扰我!中午,我就此事和个别同修切磋了一下,并请俩同修帮忙发正念。到了下午,在上级部门的一位小伙子的陪同下我去见那位书记了,一路上我发着正念,心想着,师父和护法神就在我身边,我浑身充满了解体一切邪恶的正义之气。刚和那邪党书记见面时,她看起来有点居高临下的样子,但我并没有害怕(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毕竟是到了邪恶的黑窝),我稳住心神,直视着她,对着她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很快,我的正念越来越强,谈话过程中我不断揭示着邪党及其党徒的弄虚作假和腐败等,我诚心的跟她说出我的心里话,启发她的善念,引起她的共鸣,后来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说,在单位,我是骨干,又是干部,工作认真负责,成绩突出,真的很想干一番事业,但本人不会吹牛拍马、不会送礼(因为修炼了),多年来一直得不到重用,我已看透了这一切,现在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人,过平静的生活,不想参与任何政治活动。后来这位书记还是不想让我退出,说什么邪党就需要我这样不求名利的人等,让我再考虑考虑,我说,都这么些年不交党费了,我也想了很多年了,我已经决定退出了。至此,谈话结束。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彻底的解体了邪灵因素对我的干扰。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修炼中会遇到很多事情,遇到事情时你怎么动的念,你要怎么做,如果都能用大法来衡量就一定能做好。当然,修炼并不象说的那么简单,能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肯定与自己修炼提高有关,与修炼无关的事情师父也决不会允许它无故出现。我们惟有多学法、多发正念才能时常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兑现我们的史前洪愿,才能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