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看守所奴役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一、超负荷的体力劳动

看守所是临时关押人的地方,是不应该劳动的,辽宁省抚顺市看守所却具有和沈阳监狱一样的无人性的超负荷劳动。当省里机构来检查时,看守所里就会把活藏起来,让干活的人规规矩矩的坐板等待检查。由于号里人多,早晨5点30分就陆续开始起床洗漱,6点打铃,被褥收拾完毕就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晚上6点左右。活忙时,甚至天天干到晚上10点多。完不成任务,这时号里管事的就会指挥人用群众斗群众的方式把完不成任务的人拽到放风场或便所里,痛打一顿。每当有外来人时,号里管事的就会说我们这里不打人,管教不让打人。对号里人却说,不听话的拽到放风场打,管教不管。

大法弟子由于被非法关押,抵制这种奴役,常常因为抗议而遭到辱骂。由于号里人多(20多人,最多时34人),各种传染病都有(梅毒、肝炎、肺结核、疥疮、脚气等)很多人都被传染上。例如疥疮,新進来的人没有疥疮,挨着有疥疮的人睡觉,就被传染上。有的抹药好了,坐完板回去睡觉时,又被安排到有疥疮的铺位上,抹药也不好。再加上被褥都是垃圾棉。

可是管教赵春燕却说这些人不卫生,不洗澡,不勤换衬衣(夏天每天几乎一人洗一次澡)。停水时,甚至半夜起来接水洗。卷牙签时,号里的人会把牙签用来抠脚或手或抠牙,然后再装進盒里。女号干卷球的活时,臭球臭味十足,对人体有害,所长走到女号门前,会捂起鼻子。夏天干毛活时,毛漫天飞舞,再加上天气炎热,号里人多,每个人都大汗淋漓,头晕眼花,惨不忍睹。

活干不出来,管事的谩骂声不断,简直乌烟瘴气,女号成立个“宽松号”,名叫宽松号,每人每月交500元,开始时不干活,坐板,毛活来时抢任务,也得干活,常常干到半夜。活干的越多,管教得到的奖金越多。殊不知这是昧着良心的钱。

立板睡觉,板凉,姿势难受,人又多,常常为睡觉吵起来。早晨起来个个龇牙咧嘴,腰酸背痛,白天干活干不好时,还被退回来罚钱,如退回一盒牙签,罚10元。

二、极差的卫生条件

夏天看守所为了节约用水,常常停水,人们常常为上便所而发愁,没有水冲便所,人们就用塑料口袋装粪便,有的憋得大便干燥,影响身体健康,夏天小虫满棚,黑压压一片一片下落,满地板都是。

三.经济上的迫害

看守所卖东西是美圆的价格,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话,价格往往是外边的2到3倍,现在被关進二所,家里来钱就先扣200元给所里,号长也不知这钱干什么用。号里换电视,换电扇,都让号里人拿钱。

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经济上本来受各地方的迫害,在看守所里再次受到迫害,每个人都有父母兄弟姐妹,失去自由而见不到亲人的滋味是难以言表,可是抚顺市看守所里的人接见家里人,确是非常难的。用他们的话讲,找熟人,还得“上水”。对于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接见更是难上加难,而且还要接见费100元,用他们的话讲你又没钱又没势的,凭啥叫你接见。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送到医院百般折磨,看守所还要住院费。后期看守所把绝食的大法弟子送到小号百般折磨(如贾乃芝、王国英等大法弟子)。

四.恶劣的伙食

在沈阳监狱,会听到抚顺人说,抚顺看守所是辽宁省吃的最差的。的确是这样。一日三餐窝窝头。窝窝头有时都没蒸熟。早晨两小块咸菜,中午的汤里不见有一点油。刚進去时胖胖的,出来时瘦瘦的,脸色发黄,营养不良。

五.造假

2008年9月份的一天,二所女号的干警赵春艳突然告诉号里的人把活都收起来,面向门坐几排,然后就看到一女子和一男子拿着录像机来录像并告诉人们把头抬起来,赵春艳笑嘻嘻地说:“你们不用害怕,给你们都打上马赛克,镜头看不出来是你们,当然我不用了。”原来她们又在造假,一来检查的就告诉号里说检查的要问你们“吃什么”你们就说“白菜豆腐汤”。问“干活不”就说“不干活”。

类似以上造假的事很多很多。例如大法弟子王秀霞被女管教关晶利用犯人又打又骂拳打脚踢,把腋窝和阴部的毛全部拔光了,在老虎凳上灌窝窝头,结果活活的给折磨死了,却说她绝食绝死了,又让号里人签字做假,关晶也遭到了报应,于2005年左右没被看守所二所招聘上,来到拘留所上班,如她不悔改,遭报的日子在后边呢。

还有很多很多,在这里我只是想说看守所的领导干警们:历史的车轮在走着,人的善恶终将有报,希望你们能够清醒,停止作恶,争取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