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的点滴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一九九六年元旦有缘喜得大法,虽然没有亲自聆听师父讲法,但内心的感受与所有的大法弟子没有丝毫分别,用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崇敬之意。唯有坚修大法,坚定的按师父安排的路修,努力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负师父慈悲救度。

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时,我第一眼从电视屏幕上看到师父那伟大的形像,气质非凡,洪亮流利的话音一下子穿透心底,不知不觉便听的入神。听完第一课后心中感慨万千,觉的自己太幸运了。真是天大的缘份啊。

我是抱着一颗治病的心而来,当听完第一课,即开始明白了许多道理。虽然对法理解不深,但已经清楚知道大法是叫人修炼的,要想真正修炼,首先得把治病这颗心放下。于是在听课期间就开始消业,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所以当时心想,一定要过好第一关。当时高烧,浑身难受,但我仍坚持到班上去听课。听完课回家已是晚九点多钟,丈夫看我这样子就逼我上医院,我说不用去。十一点多钟丈夫看完电视,我说:“你去睡觉吧,我要在客厅打坐炼功”。因为刚炼功打坐盘腿只能坚持几分钟,腿就又痛又麻。拿下来再盘,反复不知多少次。大约下半夜两点多钟,突然间感觉全身刷的一下轻松了,紧接着难受的感觉一下子没有了。我不敢相信,可这却是真的。早晨醒来一切正常,丈夫说你这不神了吗?!简直不可思议。

在这之前,我身体特别不好,患有多种疾病,丈夫三天两头陪我去医院,他整天唉声叹气,为我发愁。最使我难以承受的一种病,就是每到入冬以后,我就不能出门了,不敢接触外面凉气,严重时就连呼吸室内的空气也不行,打针吃药也不顶用,一呼吸凉气就象刀割一样疼痛难忍。没办法只好一个劲的烧开水,把开水倒進杯中,然后去呼吸蒸发的热气。水一会儿就凉了,再换热的。丈夫说你这得的是什么病呀?记得刚学法炼功时,丈夫曾说过,你要炼功能把这个病炼好了,我就服了你。因为我是元旦得法,可以说是冬天最冷的时候。记得有一天特别冷,刚下完雪刮起了大风,早晨炼功时打开录音机不知怎么就不响了,因那时刚学法,悟性太差了。有人说是因为太冷把录音机给冻坏了。就在这样寒冷的情况下,我一直坚持早晚在外面炼功。不知不觉中我这个难治的病真的好了,丈夫和家里人都感到惊讶,在我身上就真的是奇迹出现了。

从此以后学法炼功信心百倍,师父不断的给我清理身体。一天早晨起来腿不能走路了,我知道这又是在消业,悟到了,关马上就过去了。第二天早晨起来时象什么没发生过一样。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那段日子,自己感觉真可算是勇猛精進了,处处都按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能够明显感到心性提高很快;各种执著心去掉相当多,不再跟常人争争斗斗了。因那时也不上班,整天学法炼功,有时一天就读完一遍《转法轮》;凡是为大法所做的事情都全身心的投入。比如到处去洪法,去农村许多地方;帮助建立炼功点。每天学法炼功,真是无求而自得,一心只想好好修炼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

七二零以后迫害开始了。为了证实大法,我和另一同修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上警车,非法遣回被关進拘留所半个月。二零零零年十月因发真相资料,被抓劳教一年半。因家里人给办了保外就医,结果出来摔了个大跟头,两年多没爬起来,自以为已经圆满了,不用再学法炼功了,现在想起真是感到幼稚可笑。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抛弃我,多次梦中点悟,把我拉了起来,给了我从新修炼的机会。零四年我从新开始学法炼功并讲真相。

通过背《转法轮》,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每背完一遍,心性明显提高,更加明确了自己该怎么样去做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在面对面讲真相时,师父真的把有缘人安排和我见面。有一天中午,我抱着不满周岁的外孙在楼下休闲长凳上坐着,两个五十多岁陌生男子走到我跟前先跟我搭话,问我看孩子的活累不累。其中一个说再有两年我也要退休回家哄孙子了。我知道这就是机缘,马上回问:“听你俩口音和我差不多。”结果真是我老家农村那边的。我开门见山就给他俩讲真相,先问是不是党员,知不知道三退的事。原来两人都是党员,我给他俩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为什么要三退等等;很顺利的做了三退。这两人是从附近工地出去办事路过这里,我想这么大一个城市,茫茫人海,也许以后再也不会见到这两人了。临别时还说谢谢,其中一人说我妹妹也学法轮功。此时我感到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机缘是多么的珍贵啊!

我丈夫和大女儿都是恶党党员,劝他们三退一直做不通,我经常在想,怎么跟外面的人讲真相容易,在家里怎么这样难,每次跟他俩讲真相都会争吵的不欢而散,放弃了吧,也许他俩就象师父讲的那种不能救度的。后来女儿不准我再提此事,丈夫说:我被淘汰了就留你吧,我心里真是感到又可怜又可恨。通过学法,向内找,症结究竟在哪?原来是你越是把他当作你的亲人,越是执著于亲情,越是怕被淘汰就越做不了。

对照师父讲法,改变自己的观念和原来的做法,放下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不把他当作亲人对待,把他看作也是应该被救度的众生,果然不一样。一个星期天女儿来我家,我先发正念,然后心平气和的对女儿说,我送你一件珍贵的礼物,你花多少钱也买不来。我把护身符拿出来给她看,我说没有别的目地,就是求个全家人平平安安,这多好啊。她高兴的接受了。我说光接受护身符还不成,你那个党员也该退了吧。她说,退党可得本人同意。我说你说的太对了,找人给你用小名上网上声明一下,又不跟你要钱,又不影响你什么,你没花一分钱就买了个生命大保险,何乐而不为。丈夫和女儿终于三退了。

以上是自己修炼十多年来的点滴体会,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