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法 走好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十几年修炼的历程中,经历了风风雨雨,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信,堂堂正正的走了过来,我借第五届“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之机,写出自己的修炼历程。与同修们分享。

得法破迷

得法前,我有多种疾病,类风湿关节炎,失眠,头晕,浅表性胃炎,胃出血,妇科病,等等。九五年因生育女儿病情加重,体弱卧床,生活不能自理,夏日炎炎还怕受风,穿着棉衣,毛袜子,带着棉手套,四肢麻木,还经常抽筋儿。由于身体不好,看谁都不顺眼,脾气越来越大,婆媳之间为了一点房产利益十年不合,还经常吵架,真是生不如死,对人生完全失去了信心。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九五年九月份一位朋友看我痛苦的样子,劝我修炼“法轮大法”。并说修炼“法轮大法”即可以祛病健身,又可以修成神佛。我从小就十分敬仰神佛,只是没有遇到真正的佛法,今天给送上门来了,心情无比高兴,我从心底呼唤着:终于找到了我所要找的了,一定一修到底。我为找到真正的佛法一宿都没睡,也不困。清晨一合眼,忽然看见天上飞下好多人来,我心想,他们来干什么来了?这是,从遥远的天空中发出了慈悲、洪大的声音:他们是来同化大法的。当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同化大法。一夜之间我十年的病魔不翼而飞。早上起床,走路感觉老要离地,身体象是气球一样轻的想往起飘,真是不可思议。我只是动了修炼的一念,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真是:“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转法轮》

开始修炼干扰也很大,我认为这是考验我是否信师信法。没过几天,就听同修说大法书来了,我高兴的连饭也没吃,就去请书,辅导员说没有。他认为我还没有听过师父讲法带,不一定是真修弟子,就不给我。我坐在他家不走,我向他诉说着大法给我身心所带来的变化,我时刻盼望着师父的讲法,今天得不到就不走了。辅导员看到我坚修大法的心很感动,给我拿出了《转法轮》和师父的法像。回家后捧起书就看。这时孩子不停的哭,奶也不吃了,哭个不停,没办法,我只好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助,看见师父的法像上的光圈一闪一闪的。可是孩子还是哭个不停,怎么求师父也不管用呢?难道师父的功力小吗?我又点上香,请师父去请观音菩萨(当时我认为天上观音菩萨大慈大悲),孩子还是哭,当时我脑子里又出现了一念,佛法难得,机缘只有一次。我悟到这是师父点悟我放下儿女情,奇迹出现了,孩子不哭了,身上的疙瘩一瞬间就消失了。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体会到,无论遇到任何魔难,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什么都能帮你做。

通过学法,我对公婆的怨气渐渐消失了,生出了慈悲心,并把房子让给了公婆住,乐的公婆见人就说我们媳妇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可变好了,看来法轮功就是好。

用大法赋予的正念走出巨难

就在这大法人传人,心传心迅速传播时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我与本地学法小组的同修切磋,抱着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愿望,在师父的呵护下突破层层封锁,晚上到达北京。当时北京城布满了警察部队。因我们去的人多,为了不引起警察的注意,我们分开走。当走到府右街时,我生出了怕迷失方向的人心。就被警察抓住,我马上向内找,归正一思一念,在师父的呵护下又把我放了。晚上我们集体学法切磋,大家放下生死,坚定的维护法,法不正过来我们决不回家。在七月二十一日早上到中南海上访。中途被恶警拳打脚踢的把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塞進汽车的后备箱里,关到一个看守所的大库房里。整个院内布满了部队,腰围子弹袋,肩膀上挎着带刺刀的枪。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七、八十名来自不同的地区的大法弟子一起背法。邪恶用录音机播放诽谤,侮蔑大法的音量瞬间被解体,震慑了邪恶。我们在那里开了一个神圣的法会。我用自己突破层层封锁進京、为护法的经历和自己修炼体会证实大法,我感觉天上的神都在协助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玄奥,超常。晚上十点多被释放,我们又和北京同修共同切磋,早上炼静功时我眼前出现了北京城進入了一级战备景象,我不被这些假相所带动,第三天在去中南海途中又一次被抓,一车接一车的大法弟子被送往体育馆,各省大法弟子聚集在一起,夏日炎炎,不让吃喝,就这样蹲了一天,虽然我们吃了很多苦,因为我们是宇宙的保卫者,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而来,为兑现自己的誓约而来,也就不觉的苦了。心中只有师父,大法和众生。

七月二十三日我被送回了县本单位软禁起来,我不被邪恶罚款、开除等各种方式所带动。当时家里亲属们在心灵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整天忧心忡忡,心神不安。

在二零零一年,我为了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一夜走六、七十里路程到农村发真相资料,往树上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电线杆上都写着“真善忍好”,震慑了邪恶,邪党觉的很害怕,于是下令抓捕大法弟子。有一天上午,我正在学法,忽然恶警闯入我家,看我正在学法,喊道:不让炼,还炼。恶狠狠的把我手里的《转法轮》和师父法像抢了过去,我不顾一切的又夺了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说:这本书和师父法像比我的生命还珍贵,决不容许你们带走。并和他们讲真相,不但不听,看见桌子上放着一摞同修写的劝善信,当时我怕警察认出同修的笔体,为对同修的安全着想,放在灶火里烧了,但恶警并不甘心,又从桌子上拿走一本书和《弟子切磋文章》。不一会又调来了坐满恶警的警车,带着录像机,抓人搜抄我家,当时我还没有全部藏好真相资料和条幅,躲進菜窖里,恶警非法搜走了录音机,炼功磁带,真相资料,条幅,并拍照录像,恐吓我刚刚六岁的小女儿:“你妈妈哪去了?”女儿机智的回答:“不知道。”并智慧的跑出去告诉大法弟子把大法书保护好,邪恶在我家“搜书”。又急忙跑回来告诉邻居给她爸爸打电话。孩子才六岁啊,又是个女孩,在这么多恶警面前并没有恐惧,维护大法,又掩护了妈妈,又通知了爸爸,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她是做不到的。恶警打开菜窖的门,准备下去。我发了一念:“下不来,请师父加持'。当时我的心有点紧张,接着我就背《洪吟》,心也平静了,正念场越来越强,恶警立即走了。在邻居的帮助下,我离开了家,被迫流离失所。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大法受迫害,师父蒙受不白之冤之时,我不能东躲西藏,应该堂堂正正证实大法。在四月二十五日我再次来到北京天安门为大法、师父鸣冤。被恶警抓到前门派出所,后遣送到某县城看守所。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对大法弟子们惨无人道的迫害,我生出了怕心动了邪念,心想,我排到最后一个,到时候邪恶也没力气了,就不会迫害我了。由于自己念不正,被邪恶钻了空子,恶警马上先把我拉了進去左右开弓打耳光,把我打倒在地,戴上宝剑铐,向上吊了起来,進行拍照,强行按手印。后来又遣送到公安局進行迫害,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他们听后吓的谁也不敢动我。到了半夜只剩下我时,来了几个恶人要给我上刑,公安局局长等几个人说这个人动不得。我悟到在魔难中,我们和大法溶在一起时,谁也动不了你,师父说:“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五月份邪恶把我铐回本县的公安局。恶警看到我高兴的坐不住了起来说:“可找到你了。”然后,拿出从我家搜到的真相资料和条幅等照片放到一本影集中让我看,问我资料的来源,还说我三次上访,罪上加罪,把资料点的人都说出来,最少也得判五年徒刑,不说的话等着掉脑袋吧!案子由“六一零”处理。当时我的思想压力很大,面临的就是生与死的选择,真象师父说的“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洪吟二》〈心自明〉)。在那种险恶的环境中,我真不想死,可又不想出卖同修,在我很难选择的时候,我想就是天大的事,我自己顶着,决不能让同修受魔难。我堂堂正正的说:“这些照片只能作为法正人间时迫害我的证据,‘六一零’算什么,我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一切由我的师父说了算。”这时我发现恶警就象打了霜的茄子一样,坐下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觉的他们太可怜了,我要真正为他们的生命负责,和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是大法的威力启迪了他们的佛性。他们听后很是震动,说了一句:“你们这些年吃了不少苦。”

几天后本地同修到北京上访被遣送了回来。审问时把我送给她的真相资料说了出来,当时我心里很不平衡,想:你修炼这么多年了,到关键时候怎么什么都说。转念又一想,我太自私了,遇到问题首先想到自己的得失,没有为别人着想,我看见同修发自内心为同修没做好而难过,同修拉着我的手后悔的什么也说不出来,我正念加持同修走好以后的路。

看守所先后关押了三十多名大法弟子,我悟到我们不能配合邪恶,消极承受,闯出魔窟,抓紧救度众生,我们集体绝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被邪恶破坏的胃出血,吐血,便脓到医院检查肠胃已糜烂了,医生要求住院抢救,恶警所长不管死活不让住。从那以后我天天昏昏沉沉,昏倒过数次,有一次夜里身体抖的失去了知觉,不会说话,仿佛生命已到了尽头。我心想:师父啊,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那么多众生没有得救,我的誓约没有兑现,我要活着出去,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于是我一遍一遍的背《洪吟》〈威德〉,在师父的呵护下,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我的身体上显现出来了,看守所里的犯人都觉的不可思议。问我:“大姐,你身体怎么好的?”我说:“大法是超常的,我的身体也是超常的。”从此以后几个犯人也跟着炼起了法轮功。

十月份,从看守所又把我们转到了洗脑班,我听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不進洗脑班,他们把我抬進去,我不吃不喝邪恶的东西。他们说县委书记来了要给我们开会,我就不去。后来书记来到我面前,我就向他揭露看守所灌盐水的邪恶罪行,讲清真相。他们给我们规定了几条要求,我就不听,通过三天的正邪较量,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

找回昔日同修

回家后,我抓紧学法,调整好心态,并投入到协调同修们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行列中,当我看到很多昔日的同修,在邪恶的迫害下,因有怕心而放弃了大法,万古机缘不能错过,我要找回昔日的同修。我先来到一位九九年得法的同修家,她见到我就说你遭受了这么大的迫害,我可不学了。我看到她因放弃大法而病业反映痛苦的样子,很难过,我心想,一定要唤醒同修走回大法中来。我从上午一直劝说到下午,讲到师父正法和为众生巨大的承受,讲到了自己在迫害中是如何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来的,还有很多同修在魔难的考验中,堂堂正正走过来的经历。师父传大法度我们,吃尽了无数的苦,这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啊。师父不愿落下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包括你在内,千万不要错过阿。她听后很是震动,当时就要求请本《转法轮》,她丈夫也要炼,我看到又有两个生命得救了,而为他们高兴。

第二天,我给他们送去了《转法轮》和师父后期讲法,不久他家就成立了学法小组,她妹妹很快也修炼了大法,我和她经常到农村去讲真相,劝三退。我们走到哪把真相带到哪,农村交通不便,我们就行脚。一次我们来到一个门市部和售货员讲真相,售货员明白真相后告诉我们,以前本地有一个邻村也有两个修炼法轮功的,我们听说后,问清了住址和名字,一路打听来到了他家,家里没人,说是上田里干活去了。我们在门口耐心等待。我们一天没吃饭,但并不觉的饿,因为我们做的是最神圣的事。晚上七点多见到了同修,因很少得到师父后期讲法,所以同修学法少。从此以后我们经常带上师父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坐车到他家与他们一起学法,他们提高的很快,还带动了本地五名世人走入修炼,在他家成立了学法小组。还经常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通过找回昔日的同修,我悟到,同修的提高不仅是他一个人得救,而是代表着更庞大的天体的无量众生得救啊。一个大法弟子也是当地世人得救的希望。

在推广新唐人中修好自己

正法洪势進展很快,很多地区推广安装新唐人电视台,世人通过看新唐人电视都明白了真相,有的修炼了大法,救度世人效果非常好。开始我认为安装锅盖是男同修的事,所以我没有参与進来。随着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想看新唐人的人也多了起来,参与安装的同修越来越少,在这种情况下,我主动学习安锅,有时干扰比较大,安一个锅盖就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出去一整天,回家很晚,孩子饿了就吃一袋方便面。有一次我中午给同修安锅盖,同修和我上房一起安装,我俩配合的很好,不一会就安好了。接着又去另一位同修家安锅。那位同修穿的干干净净的,正在做饭,我说:“你和我一起安吧。”他却说:“我不会,你们俩安吧。”当时我心里很不平衡,我俩又脏又累的,我们也不是专业安锅的。我家孩子还没人给做饭呢,你也是修炼人。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一下午连一根线都没拉進屋里,回到家已经黑了,等第二天同修去摊子上卖货去了,家里只剩下孩子,我的心里更不平衡了,怎么今天就我一个?我向内找,发现有很多心,怕心,妒嫉心,争斗心,怕吃苦心,急躁心,名利心,私心等等。当我找到这些心,很快就安好了。

有一次给明白真相的常人安锅盖,当时找不到其他同修,就自己拿着工具到他家,他老人住院了,家里没人,只能找一个人给他安装。我又得上房,又得调试电视,又得看信号,确实不容易,但是我抱着抓紧救人这颗心,我把锅盖随便放到房顶上,图像马上就出来了,这是我安锅盖以来从没有出现过的奇迹。其实师父就看弟子那颗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还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到乡下安锅盖,下车后还得走十五里路,我们借了两辆自行车,带上锅和工具,在路上见到世人就讲真相,并给他们真相资料。一位世人听到我们讲大法真相,走过来要大法光盘及真相资料并主动退出党团队。一路上我们劝退了十多名党团队,看到世人都明白真相,生命得到了救度。我们虽然吃了很多苦,但心里却是甜的。因为那天风很大,路又不好走,我俩一路推着车子来到了同修家,顾不上吃饭就上房安锅盖。因是山区,信号又弱,天又冷,整整调了三、四个小时才安好。另外一位同修看到新唐人播放节目真好,也安上了。通过安装新唐人电视台,我体会到了新唐人电视台是解体邪党的最有力的法宝。

在安锅盖的过程中,我修去了怕心,急躁心,求安逸心,不平衡心,名利心和自私心。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也是坎坷的,没有大法我是走不过来的。

向内找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变异的一切,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旧势力以奥运为借口,操控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目地是为了毁灭众生。我悟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放下自我,用正念制止众生对大法弟子犯罪,讲清真相,从而使众生得救。

奥运前七月二十五日,单位以开会为名把我们本系统的几位大法弟子叫到单位,去了后我们就被扣了下来,让我们在单位吃住,实行二十四小时看管我们。宣布邪党黑文件。我们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请师父加持,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们共同切磋,形成一个整体,听师父的话。师父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当天他们给我们盖了一个新厕所,我发了一念,这个厕所让他白盖,我们就不進去,包括你给我们的新床被,房子,吃喝都不要,我们就不進你那个邪恶的空间场,就不受你那空间场的制约。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的使命就是证实法,救度众生。我讲着讲着就冒出想跑的念头。我向内找,动了想跑的念头,导致了他们怕我们跑,看的很紧。多大的私心啊,真是愧对师父。

站正了基点,我的心也纯净了起来,语气和善了,和他们说:“我要想跑早就跑了,要是我们跑了领导开除你们,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处处为别人着想,不管你们态度如何,环境怎样险恶,我们就是来讲真相来了,现在是邪党‘回光返照’。退出邪党才能得到救度,我们是为你们而来的呀。”我觉的他们内心很震慑,说我们真好。对我们的态度也变了,有的说对不起,还有的说上边不应该这样做。

到了中午,给我们买饺子,菜,西瓜,电风扇,好言,好语,好招待。我们不被这一切所带动,善意的说:“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不白吃白拿别人的东西。”他们说:“我们想放你们也做不了主,你们绝食也得五、六天以后才放你们。”我想:“你说了不行,‘去留由师父安排’(《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在这件事情中我想起了我们的基点应该站在救度与被救度的角度从而使众生得救。

我们不在旧势力的安排中修炼,通过这件事我们是在找、在分能救度的众生。他们明白真相并主动向县里请示,释放我们,县长说管两老太太干什么?那个主任面子上过不去,让我们写保证,说不写就送看守所,这时我又动了为私的念头,我修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写保证。这时我向内找到了为自己得道而不写,我善意的说我不写是为了你们不对大法犯罪,不被淘汰。有的说不怕(被淘汰),我说你不怕我也得对你们负责任。可能他们本性那边明白了,晚上七点把我们送回了家。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也是坎坷的,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是走不过来的。正法还没有结束,还有很多有缘人没有得救,这就希望我们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抓紧救度众生。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